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大唐李世民是我爹李祐
大唐李世民是我爹李祐 連載中

大唐李世民是我爹李祐

來源:google 作者:夢裡做餓夢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世民 李祐 現代言情

皇帝到底是對是錯,這問題還有問?你是皇帝,我敢說你錯了?我又不是魏徵!當然,李世民不是暴君,是聽得進反對意見的,不過.........展開

《大唐李世民是我爹李祐》章節試讀:

小說主人公是李祐的書名叫《大唐李世民是我爹李祐》,小說《大唐李世民是我爹李祐》作者為夢裡做餓夢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
主要講的是:...權萬紀是他的老師,也有監督作用,若是不帶反而會讓李世民心中生疑,所以是一定要帶上的。
權萬紀也是個耿直人,如今正為李祐迷途知返而高興,自然不疑有他。
叮囑了幾句,果真回去要準備收拾東西。
不過在收拾東西之前,權萬紀卻是先進了宮。
御書房內,李世民坐在書案前,桌上堆着的一堆摺子,卻是一眼都沒有看。
他是一個勤奮的皇帝,按說是不會出現這種情況的,實在是最近的左道案搞得他沒有那個心情。
正在此時,就聽到太監在門外稟告。
陛下,權大人求見。
李世民這才回過神來,卻又皺起眉頭。
權萬紀來找他做什麼?
難道又是李祐惹事了?
他之前將權萬紀派去當李祐的老師,基本也只有在李祐惹事的時候,才會過來向他告發,這次顯然也是這麼認為的。
李世民心頭平添了幾分怒火,李承乾的事情才剛剛結束,這個李祐居然又惹事!
讓他進來。
李世民說著,坐直了身子。
話落,御書房大門打開。
老臣叩見陛下。
李世民對權萬紀還是比較看重的,因此語氣也還算柔和。
愛卿不必多禮,是不是李祐又犯什麼事了?
不想,權萬紀卻搖頭,又欣喜道:恭喜陛下,賀喜陛下,齊王殿下剛剛遣散了府上的幕僚,並且還說要於他們斷絕來往。
齊王殿下迷途知返,實在是一大喜事啊!
李世民微愣,他怎麼也想不到會是這個問題,同時心裏也不太相信。
李祐他還不知道,那幾個幕僚,自己早就放話讓李祐斷絕來往,但是李祐只當是耳旁風,平日不也一樣悄悄廝混?
換做別的人,李世民肯定不會信,但這話既然是權萬紀說出來的,他又不得不信。
權萬紀性情耿直,是不屑說謊來討好他的,更何況這種一戳就破的謊言。
難道真是李祐悔改了?
愛卿,究竟是怎麼回事,你快快道來。
李世民忙道。
權萬紀再度躬身:回陛下,今日老臣剛到齊王府,正碰見齊王殿下把幕僚趕走,而且之後齊王殿下還下令把府上所有幕僚都打一頓趕走。
並且齊王殿下還恭敬的行了一個弟子禮,說以後再也不會見他們了。
聽到這話,李世民展顏一笑:李祐果真迷途知返,朕心甚慰啊。
此事,也多虧了權愛卿,想必頭疼了許久吧。
權萬紀其實也有些懵逼,自己剛成為李祐的老師不久,還沒做多少事情呢,齊王自己就醒悟了。
陛下,老臣其實並沒有做多少事情,是齊王殿下自己醒悟的。
不是自己的功勞,權萬紀也不屑佔住。
李世民再度一愣:自己醒悟?
難得,難得,看來輔兒總算是長大了。
輔,是李祐的字,隨着他誤入歧途,李世民已經很多年沒有提起這個稱呼了。
這人和事啊,就怕對比,想到剛剛左道案的李承乾,再想想迷途知返的李祐,李世民心裏可是太高興了。
輔兒還說什麼沒有?
李世民又問。
權萬紀老實回道:回陛下,齊王殿下還說,在長安已經耽擱許久,近幾日就準備趕回封地,還讓老臣一定隨行教導。
聽到這話,李世民心中最後一絲懷疑也沒了。
他本以為這是李祐在演戲,好騙取他的信任,但若是演戲的話,怎麼會讓權萬紀跟着他回齊州?
可見李祐是真的迷途知返了。
李世民想到這裡,竟一時鼻頭有些酸楚,這當爹的能看到兒子回頭,怎麼可能不感動?
想起以前自己只是在重點關注李承乾和李泰,對李祐這個兒子頗有冷落,心中就難免多了幾分慚愧。
想到這裡,李世民乾脆對外喊道:宣齊王李祐進宮。
不久之後,李祐在太監的帶領下來了御書房。
兒臣李祐,叩見父皇,見過老師。
李祐本來心裏還在疑惑,這個時候李世民找他幹什麼,不過一來就看到這兩個人一臉欣慰的笑容,哪兒還能不明白。
輔兒,你傷病未愈不必多禮,快快起來,賜坐。
李世民連忙道,聽聽這話裏面的關切,這都多少年沒有過了。
謝父皇。
李祐起身,然後過去和權萬紀坐到一起。
輔兒啊,如今身上的傷病如何了?
可有好轉?
李世民笑眯眯的問道。
回父皇,兒臣感覺已經痊癒了。
李祐本來就是因為生病才滯留在長安的,否則去年就應該回自己的封地了。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病,就是經常咳嗽,可等他穿越過來就沒有咳過了,身體也沒有絲毫的不適,多半是好了。
病痛之事可不能馬虎,等會朕讓太醫給你看看。
李世民可是十分關係,問了病情之後,這才轉而問道,聽權萬紀說,你將府中的幕僚都趕走了?
李祐頓時正色:是的父皇,兒臣以前受他們矇騙,近日才忽然發覺,他們儘是一些奸妄小人,所以兒臣命人打了他們一頓然後趕走,以後絕不會再與他們來往了。
說到這裡,李祐又露出了一臉的愧色:如今想起以前,父皇對兒臣的諸多教導,兒臣竟然都當作耳旁風,心中實在是懊悔不已。
兒臣有罪,讓父皇擔心了。
千錯萬錯馬屁不錯,自己要走的話,李世民這裡就斷然不能出什麼意外。
再則這個馬屁拍得也十分巧妙,不說李世民多厲害多好,而是說自己的錯誤,反稱李世民的用心良苦。
果然,話音一落,就見到李世民露出老懷大慰的表情。
輔兒,你能迷途知返,朕心甚慰!
說到這裡,李世民忽然想起了什麼,表情逐漸收斂,轉而道:輔兒,左道案結束了,你應該知道吧。
朕罰承乾在宮中閉門思過,你覺得朕此舉是對是錯?
朕是否對承乾,太過偏心了?
李祐心頭一跳,好傢夥,你這個問題問得實在是妙啊,這我該怎麼回答!

《大唐李世民是我爹李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