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大書生
大書生 連載中

大書生

來源:google 作者:琅琊美男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長生 蘇步煙

【系統】+【魔寵】傳說上古大儒以字為器、以墨為魂引,將天地靈氣轉為書香氣書香氣可開甲利刃,可防身反傷,舉世無敵可惜五千年後陰盛陽衰,儒家也隨之沒落今有黃牙書生,修鍊《天玄劍》,腳踩厲鬼,劍盪魔獸,上斬天魔入仙門,斬天仙「恭喜主公覺醒萬卷書系統,閱讀書籍就可以獲得書香氣」「系統系統,你怎麼才出現,我都讀書一十七年了,以前豈不是白讀了」?李長生心疼啊,他早已讀遍天下書,系統這個時間才出來,你說氣人不氣人?那可是書香氣啊,上古大儒才能修鍊出來的書香氣!「主公以前讀書破萬卷不假,但短板太明顯」「笑話,我讀了那麼多書,早就破萬卷了,哪裡有短板?」李長生很不服氣「那你可讀過黃牙書,可讀過各類仙家功法?」系統問道「黃牙說,那可都是禁書,我...不曾讀過......」,李長生讀盡天下書,唯有黃牙書和仙家功法沒有研讀過「那你還說沒有短板?」系統一句話直接將李長生噎死了後面任由李長生怎麼呼喚系統都沒有動靜展開

《大書生》章節試讀:

李長生進了閣樓,青蓮就轉身出去了,帶上了門。

蘇步煙側身坐在那裡,正翻閱着一本好像是秘籍一樣的東西,然後淡淡的說道:「李長生」。

蘇步煙還在看着秘籍,喊出李長生的名字幾個呼吸後她才看過來。

然後那張絕世容顏說道:「你喜歡看書」?

李長生說道:「從小就喜歡看」。

蘇步晚放下秘籍,將印有文字的一面放在桌面上,看着李長生說道:「你喜歡看什麼書,都看過哪些書」?

「經文子集、鬼怪雜談、水利天文、街邊野史等等,除了仙家功法和黃牙書都讀過」。

蘇步煙聽到黃牙書,白了他一眼。然後她說道:「這麼說你是沒有修鍊過了,我倒是好奇,你是如何第一個登上天梯的」。

李長生笑道:「原來仙子是想問這個,書中自有書香之氣,可助我身輕如燕,事半功倍」。

蘇步煙:「書香之氣?呵呵」,這或許是她聽過最好笑的笑話。

蘇步煙笑了笑,從懷裡拿出一個玉佩,上面寫着一個「庫」字,下面還有一個小小的「三」字。將玉佩交給李長生,說道:「這是天梯第一的獎勵,書庫一至三樓的功法你可以隨意看,但不準帶走。你出去吧,找青蓮給你安排一個地方」。

蘇步煙目送李長生出去,雖然他認為李長生有機會做第一人,但是也沒想到他確實做到了。

「不錯,不愧是玉女娘娘相中的鼎爐,孺子可教」。

她剛才之所以叫他過來,可不僅僅是問幾句話,她是要確認玉女娘娘是否在他體內呆的開心。

畢竟那是玉女峰的鼻祖,而且靈魂剛剛遭受重創,她不敢有絲毫的馬虎。

確認玉女娘娘在那裡很舒適之後,終於放心了。不過也多了一件心事,那就是她必須隨時注意這個書生的動靜,以免玉女娘娘有什麼閃失。出了問題,聖女峰可是要拿她問罪的。

所以她必須將書生安排在閣樓旁邊的廂房裡。

至於教導十品赤金書生,開玩笑,她是不敢的,有玉女娘娘在,她倒是毫無壓力。她只管將玉女峰入門功法傳給眾人,讓他們自行領悟就可以了。

有不懂的她可以指點一二。

青蓮見李長生出來,不明所以的看了他一眼,然後就將他安排在東廂房,這個位置可是很親近的。

因為她這個貼身丫鬟只能住在西廂房。

這還不算完,小姐竟然將自己看過無數遍的書都讓她搬到了東廂房。難道小姐看上這個書生了?這也太明顯了,會被人說閑話的。

回到小姐身旁,蘇步煙說道:「青蓮,平時不用管他,他那個僕人你也不必管」。

青蓮說道:「好的小姐,我現在出去就跟他們講講規矩,從明天開始傳授他們入門功法」。

蘇步煙:「嗯,好」。

到了晚上臨睡之前,蘇步煙發現東廂房的窗戶透出那個書生翻書的身影,她趁着夜深人靜正好修鍊,也不去多管。

過了兩個時辰,蘇步煙發現那書生還在讀書。

看了看西廂房,青蓮已經睡了許久,拿起一件外衣,蘇步煙推開屋門,敲了敲東廂房的門。

「請進」。

本以為是青蓮,沒想到是蘇仙子,李長生趕緊放下書,說道:「蘇仙子,快請坐」。

「這麼晚了,你怎麼還看書,從明天開始就要修鍊了」。

李長生說道:「平日里看書習慣了,沒有睡覺的習慣」。

蘇步煙說道:「不睡覺?你是說每天都不睡覺」?她倒是有些好奇了,吃飯睡覺這是日常,是比修鍊還要重要的事,這個傢伙說他不睡覺?

李長生也知道自己比較另類,一開始連父母都覺得奇怪,但是一時之間好像也無法讓蘇仙子明白。

蘇步煙說道:「修鍊很辛苦,還是早點休息。」

說完退出屋門睡覺去了。

蘇步晚一向有早起的習慣,通常在天微亮時就起床修鍊,這也是她這麼年輕就能踏入七品境界的原因。

推開窗戶,蘇步煙發現東廂房那個書生還在翻書。

「這傢伙真的不睡覺?一定困的跟狗一樣了吧」?

蘇步煙再次敲開東廂房的門,進門發現這個傢伙精神出奇的好,臉上毫無疲倦色,反而精神奕奕。

對於修鍊之人,自然可以做到不睡覺,但是長了,比如一個月之後,也會有疲倦之感。而且這種疲憊感是很難恢復的,兩個月甚至三個月也難以恢復。

所以對於修鍊之人,也會堅持每天睡覺。

「你這樣多久了?」蘇步煙希望這個傢伙是剛得毛病,如果時間久了,對修鍊也有影響。

「三五年了吧」

李長生覺得蘇仙子的目光有些異樣。

「三五年了」?

李長生十分確定的點了點頭,一開始他也睡覺的,開始是睡四個時辰,幾年後睡三個時辰,再過幾年只睡一個時辰。

李長生讀仙家功法,體內書香氣開始繚繞。這說明系統在線,我謝謝你啊系統,你終於上班了。

回到屋裡,蘇步煙覺得這個傢伙不像是說謊的模樣。這件事被青蓮知道後,她說:「小姐,我今天出去問問他的僕人,他就在陣法外面徘徊」。

不是蘇仙子多心,她是真的想確認這個傢伙到底是不是在說謊話,如果是,那麼他死定了。

青蓮早就對李長生有意見了,巴不得自己長八條腿才好。現在她就要出去找那個僕人,問個清楚。

她現在已經在暢想自己戳破他謊言的景象了。

誠實,那是一個書生的脊樑,一旦脊樑塌陷了,他還有什麼臉稱作讀書人?

青蓮剛走出,就看到老蘭一臉灰,躲在一側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吃燒雞,看着雖然噁心,但是聞着太香了,她竟然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青蓮稍微被自己的想法噁心了一番,說道:「喂,老頭,你灰頭土臉的幹什麼了」?

老蘭嘿嘿一笑:「這個仙子,一會可否給我家公子捎個雞腿」?老蘭拿着一隻雞腿舉在半空中。

青蓮說道:「我有個問題,你老實回答我,我就給你捎過去」。

老蘭說道:「仙子請說,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保證句句屬實」,老蘭舉起手作發誓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