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大秦:我假太監,被焰靈姬曝光了
大秦:我假太監,被焰靈姬曝光了 連載中

大秦:我假太監,被焰靈姬曝光了

來源:google 作者:秦時祖龍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焰靈姬 白簫

【大秦+天行+秦時+爽文+女主+++】白簫穿越天行九歌,成了韓王宮一名太監,開局覺醒假太監系統,幫別人凈身就能變強,從此東廠西廠遍布七國土地,白簫不是在幫別人凈身,就是在凈身的路上「你凈身白亦非,獲得九陰真經」「你凈身燕太子丹,獲得九陽真經」「你凈身東皇太一,獲得三界傳送法陣」焰靈姬:想要變強嗎?快來東廠吧潮女妖:西廠無痛人流,完事兒獎勵一枚大力丸天澤:我凈身了,我變強了,我成功復國了白亦非:修鍊十幾年的邪功,不如白簫一刀來的直接衛庄:師哥,你最近的實力大增,是去凈身房了嗎?韓非:衛庄兄,你去凈身房幹什麼?玄翦:鬼谷雙劍實力突飛猛進,真是少年天才鬼谷子:什麼鬼谷雙劍,他們已經跟着老夫加入西廠了東皇:為了陰陽家集體飛升,犧牲幾個男人算什麼六國:白神,求求你別來了,你到哪嬴政的軍隊就打到哪嬴政:國戰可以輸,白簫必須是大秦的白簫:心中無女人拔劍自然神,心中有女人託付東廠才是真展開

《大秦:我假太監,被焰靈姬曝光了》章節試讀:

幾人又交談了一會兒。

韓非流露出了拉攏之意,但是被白簫給拒絕了。

「九公子,我深居王宮,無論是對王上還是對王宮中的娘娘,都盡心盡責,絕對不會參與黨羽之爭。」

韓非嘆息一聲,便不再繼續這個話題了。

一直未說話的衛庄,突然說道:「毒蠍門上下數百人,全都被人閹割,我想知道是不是你做的?」

「是的,這是作惡的懲罰。」

懲罰?

韓非突感胯下涼颼颼。

這傢伙真的是太狠了。

男人沒了尊嚴,那活着還有什麼意義?

這傢伙不會是個變態吧。

兀鷲被閹了,那也就算了,毒蠍門一人未死,全部被閹割。

這個白簫絕對有問題。

屋中的氣氛頓時尷尬了起來。

韓非這個調動氣氛的高手,現在也不知道說什麼了。

幾人喝了一會兒悶酒。

胡夫人拉着弄玉,雙眼通紅地走了進來,紫女也跟在二女身後走了進來。

「父親!」

弄玉跪倒在李開面前,眼中的淚水嘩嘩地往下流。

李開哽咽着說道:「快起來,孩子,為父能聽到你叫一聲父親,不枉回來一趟,就算是讓我死,我也瞑目了。」

扶起弄玉,李開再次拜謝了白簫。

如果不是白簫把他救出來,如果不是白簫抓了兀鷲。

他與胡雯估計都會死在兀鷲手中。

這樣的大恩他們無以為報。

有時候李開真想讓自己的尊嚴給白簫。

可惜,他沒有這種能力,他也沒有聽說過其他人有這種能力。

白簫說道:「時候不早了,九公子,今後李開就拜託給你了,我要回王宮了。」

說完,白簫看向胡雯,問道:「你不能在這裡多待,我在外面等你。」

「恩公等下。」

胡雯急忙叫住了白簫。

她看了一眼弄玉,弄玉撲通一聲,跪倒在了白簫面前。

「請恩公收我為義女,我願為恩公養老送終。」

「養老送終就算了,義女我也不感興趣,不過,如果你要是想要跟着我學習劍法的話,我倒是可以教教你。」

「真的?」

弄玉激動不已。

沒想到白簫竟然會教自己劍法。

如果她能夠學的白簫一身本領,那以後也能為白簫分擔壓力。

「還不拜見師父!」

李開急忙提醒弄玉。

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所謂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既然義女做不成,徒弟也一樣。

「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你起來吧,明日清晨到我那裡去,我開始教你劍法。」

「多謝師父!」

弄玉一臉笑意地與胡夫人道了別。

以後她就可以竟然見到母親了。

有白簫這個掌宮令在,出入王宮真的是輕而易舉。

白簫帶着胡夫人離開後。

韓非一臉壞笑地看着紫女,「苦心經營了十幾年,最終為他人做嫁衣。」

「弄玉資質不錯,跟着白簫或許能夠學到更多的東西。」

紫女的嘴角泛起一絲微笑。

真的是為他人做嫁衣嗎?

她還沒有那麼傻。

弄玉與她親如姐妹,如果自己想要得到白簫的情報,那還不是輕而易舉。

回到宮中,白簫決定去一趟掌宮令的駐地。

掌宮令手下有兩名從事,可以全是閹官,或則女子。

原本的掌宮令,直接被調到廷尉手下去了。

而他也把兩名從事帶走了。

白簫只能重新提拔兩人上來。

不過,平時掌宮令也沒有多少事情。

巡視後宮,不需要他親自去。

「見過掌宮令大人!」

「恭喜白大人榮升掌宮令。」

「大人真是少年英才,小小年紀,就能掌管後宮侍衛。」

一眾宦官紛紛向白簫祝賀。

白簫撇了撇嘴。

這些人表面上對自己很恭敬。

但是眼中那不屑的神情,他看得一清二楚。

後宮侍衛之中,有不少出身宗室,往日對於自己這個掌宮令根本就不屑一顧。

但由於自己會武的事情散播了出去,他們才不敢輕易得罪自己。

「我們掌宮侍衛一共有多少人?主要職責是什麼?」

一人回答道:「一共有兩百二十四人,負責夜晚的後宮巡邏。」

白簫說道:「從明天開始,凡是歸掌宮令管的侍衛,全部換成閹人,如果被我查到有人不是,要麼我親自動手閹了,要麼你們自己動手。」

白簫留下這麼一句話便離開了。

留下面面相覷的眾人。

竟然把掌宮令麾下的侍衛,全部換成閹官。

這個白簫不會是嫉妒他們是男人吧?

這個無恥混蛋竟然敢擅自做主。

大王都沒有要求,掌宮侍衛全部是閹官,他算老幾……

以為自己是天閹就了不起嗎?

再次回到自己的住處。

胡雯已經準備好了飯菜。

「夫君,你也忙碌一天了,趕緊趁熱吃了吧。」

白簫說道:「你直接叫我名字就行,對食夫妻,不過是大王的命令罷了,你在這裡不必當真。」

「夫君這說的是哪裡話?大王的命令不遵從,那不是大逆不道嘛。」

胡雯倒是沒覺得有什麼不妥。

在她看來,白簫並不算是男人,叫什麼只是個稱呼罷了。

「你愛怎麼叫就怎麼叫吧。」

白簫吃完飯之後,洗了個澡,準備美美地睡上一覺。

可讓他無語的是,胡雯沒有睡在外面,而是直接躺到了他床上。

這誰能擋得住……

白簫強忍着『怒意』說道:「你習慣嗎?」

「習慣就好了。」

「……」

白簫無語了。

難不成她真把我當成姐妹了?

不知為何,胡雯躺在白簫身邊,有種莫名的安全感。

以往的傷心,恐懼,很快就被她給忘記了。

睡到半夜時分,胡雯突然被一隻作惡的大手給驚醒了。

她看了看自己胸前的那不老實的手,心中一陣慌亂。

難道白簫還有什麼不良嗜好?

她對於閹人的習性不甚了解。

也不敢推開白簫的手。

只能讓他胡作非為了。

反正是個閹人,也沒法把自己怎麼樣。

胡雯翻了個身,面對面地看着白簫。

白皙的臉龐,精緻的五官,如果是個男人的話,她都會動心。

「唉!」

胡雯握住白簫的手,放到自己胸前,輕聲說道:「你要是個男人該多好。」

此刻的白簫蜷着雙腿,胡雯根本察覺不到異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