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秦:麻了,祖龍非要我造反
大秦:麻了,祖龍非要我造反 連載中

大秦:麻了,祖龍非要我造反

來源:google 作者:秦草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秦始皇 秦草

【爆笑+種田+吐槽+輕鬆+考究黨速進】始皇二十八年,秦草穿越而來他有個素未謀面的渣爹每每來信,除開要錢就是抨擊秦國暴虐嘶!渣爹該不是想造反吧?!……這天,秦始皇出巡而歸陰差陽錯下,被秦草誤認為渣爹秦草:老頭,可不能造反啊!秦始皇:不行,必須得造反!不造反,朕怎麼抓這票反賊?滿朝文武+六國餘孽:麻了,毀滅吧!誰能想到,最大的反賊就是始皇帝?展開

《大秦:麻了,祖龍非要我造反》章節試讀:

入夜。

秦始皇躺在暖炕上,蓋着被子。

沒錯,暖炕也是秦草想出來的。廚房的爐灶和暖炕有着暗道連接,大冬天的睡在上面相當暖和,比用火爐都要強。

他還真沒想到秦草是個多面手,能有如此奇思妙想。等回到宮中後,他就讓人仿造,如此也能更暖和。用火爐還得擔心會中毒,還沒暖炕暖和。

方才穗苗所言,令秦始皇想起很多不愉快的事。昔日受質於趙時,他的母親對他極好。每每遭仇家尋門,母親會將他緊緊摟在懷裡。曾有人想刺殺他,也是母親擋在前面。即便為此負傷昏厥,母親也在叫着他的名字。

回到秦國後,他成了秦王。可他的母親卻與嫪毐這奸賊在後宮苟合,這是他的恥辱,更是秦國宗室的恥辱。更令秦始皇感到悲憤的是,他們還生了兩個孩子!

嫪毐發動蘄年宮之變,意圖謀逆篡權。當然,叛亂被秦始皇以狠辣手段鎮壓。嫪毐被判車裂,夷三族,數千戶人家遭受牽連。

等他來至後宮,他的母親卻不關心他是否負傷,只在意嫪毐如何。那一刻,秦始皇的心徹底死了,因為他的母親只要情人不要他。

他當著趙姬的面,親手將那兩個孽種摔死。自那後,他便是真正的孤家寡人。他的心裏再也放不下任何感情,只有江山社稷。

「陛下。」

「進來吧。」

蒙毅緩緩踱步而入,順手點燃燭火。

「查的如何了?」

「玄鳥衛馬不停蹄遍尋各地,終於查到秦震下落。其自河東郡至武功縣,期間遭遇山匪,與管事皆是遭山匪所殺。玄鳥衛已誅殺所有山匪,確保沒有任何活口。而後,將秦震屍首葬于山澗。現在,只剩下這驗傳。」

驗就是身份證,傳就是介紹信。

在秦國,甭管去哪裡都得有這兩樣東西。特別是傳,需要亭長及以上的官吏才能開。從哪裡來到哪裡去,做什麼……這些都有記錄。如果中途犯了法,那麼開傳的官吏也得受罰。

秦始皇接過驗傳木條。

掃視幾眼後,便順手收起。

「陛下,還有一事。」

「嗯?」

「秦震極可能是六國餘孽!」

剎那間,殺機迸現。

「何意?」

「秦震管事名為項季,出自荊楚項氏,乃昔日楚國名將項燕庶孫。另外,還有信箋,是要讓秦震至咸陽收集情報,同時暗中聯絡反秦逆賊。」

砰!

秦始皇狠狠一掌劈在木桌上。

「給朕查!」

「唯!」

「等等……」

秦始皇突兀抬手,似是想到什麼。

「這秦震與朕長得極其神似?」

「按玄鳥衛所言,的確如此。」

「蒙卿,朕突然想起件事。」秦始皇負手而立,遙望窗外的明月,若有所思道:「二十年前,嫪毐妄圖篡秦。朕記得曾有密報,說是嫪毐在民間找到個與朕極其神似的人。為的是殺了朕後,取而代之。」

「這……」

蒙毅頓時大驚失色。

這事他還真不知道!

「速速去查清此事!」

「唯!」蒙毅抬手作揖,「陛下,那秦氏當如何處置?若秦震為反賊,依律其三族皆要被坑殺!」

「先不急!」

秦始皇冷冷一笑。

「蒙卿,朕突然想到件極其有趣的事。這些年來,反秦逆賊除之不盡。他們躲藏在暗處,伺機而動。即便命人暗中徹查,收穫也是寥寥無幾。昔日嫪毐能讓人冒充朕,朕為何不能冒充這秦震?」

「嘶……陛下是要?」

「對,朕要造反!」

「……」

蒙毅嘴角抽了抽,怎麼感覺怪怪的呢?

「朕要冒充秦震,坐等反賊上鉤。等找到機會後,再將他們一網打盡。朕相信,他們一定會來的!」

「陛下聖明!」

秦始皇轉過身來,冷冷一笑。

「蒙卿,此事勿要聲張。非朕允許,絕不允許旁人知曉。朕要將那些躲藏在暗處的碩鼠,一一抓住捏死!」

……

……

翌日,清晨。

秦始皇自暖炕起來,只覺得有些口渴。昨晚睡了一宿,相當的暖和,比妃嬪暖床還香。

「起來先洗漱,待會吃早飯。」

秦草端着銅盆,淡淡開口。

「朕……」

「朕什麼朕?你不怕殺頭嗎?這稱呼,始皇帝前年就規定只能他用,乃是天子自稱。」

「額?」

秦國兼并天下後,采上古帝號自封為始皇帝。同時規定以朕用作天子自稱,其他人都不能再用。

『朕』這稱呼,其實先前不論男女老少都能用,相當於就是『我』。比如說屈原在離騷開頭就寫了:帝高陽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

秦草還以為渣爹沒搞清楚情況,習慣性的以朕為自稱,自然是破口大罵。秦國的連坐可不是開玩笑的,一人犯法舉族受罰,犯罪成本相當高!

秦始皇望着牙刷和青鹽愣了下。

這玩意兒是啥?刷牙的?

好傢夥,還用青鹽刷牙?

就是咸陽勛貴,也沒幾個這麼奢侈的!

秦始皇試着用了下牙刷,的確要比柳枝好用的多。他仔細觀察過,應當是以豬鬃毛所做。

真是個心靈手巧的少年郎!

……

等秦始皇來至廳堂,朝食都已備好。

還在冒着熱氣的粟米粥,燉的相當軟爛,看了就讓人胃口大開。還有對半切開的鹹鴨蛋,流淌着着黃油。另外就是些菜羹,都是家常小菜。當然,還離不開蒸紅薯。

「咦,這是雞蛋?」

「你瞎了?這是鴨蛋!」

秦草白了眼自顧自坐着的蒙毅,差點沒吐血。有這樣的管事在,買賣能做好才有鬼了。連鴨蛋雞蛋都認不出來,活該在外面混的不好。

「……」

蒙毅瞪着眼。

老夫忍了!

你小子給老夫等着!

他還不至於五穀不分,純粹沒看仔細。

「唔,這鴨蛋倒是頗為美味。特別是這蛋黃,味道咸鮮,齒頰留香。不錯不錯,額得再嘗嘗!」

「吃個早飯,你話怎的這麼多?這鴨蛋最香的就是蛋黃,可你也不能光吃蛋黃。你以為自己是皇帝,能只吃蛋黃不吃蛋白?」

「……」

秦始皇無奈乾咳聲。

嘿,你小子還真是個人才!,

朕真的是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