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大秦帝國之二世皇帝
大秦帝國之二世皇帝 連載中

大秦帝國之二世皇帝

來源:外網 作者:嬴胡亥司馬欣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嬴胡亥司馬欣 玄幻魔法

火爆新書《大秦帝國之二世皇帝》是零七度傾心創作的一本穿越重生類小說,本小說的主角嬴胡亥司馬欣,書中主要講述了:錯亂的時空下,始皇帝嬴政加白起的組合,能否鎮壓秦末農民大起義?可夠擊潰大澤鄉起義、劉邦項羽等不世豪傑?十世善人陰差陽錯之下成為秦二展開

《大秦帝國之二世皇帝》章節試讀:

「哈哈……」看到盛裝迎接自己的李斯,嬴胡亥忍不住站在帝輦上大笑出聲:「朕深夜不請自來,丞相可不要見怪?」

李斯上前拱手一拜,這才笑道:「吾皇蒞臨,臣榮幸無比,況且臣身為人臣,天上星辰,地下玉露瓦礫,沒有一塊不是陛下恩賜,臣怎麼敢說見怪?陛下快請,臣已經掃榻了!」

進入丞相府邸以後,眾人分主次坐下。

嬴胡亥朗笑一聲:「丞相才學古今為尊,朕深夜失眠,唯恐繼承大統,難以將天下治理好,而今出宮,便是想要聽聽丞相有什麼建議。」

李斯心頭古怪至極,皇帝不一直都只是貪圖享樂,怎麼問出這樣的話來?

心中做這般想法,但李斯卻還是拱手恭敬道:「先帝在時,天下大治,故而臣斗膽進言,陛下可依照先帝治理天下的法子治理天下,在以日書上所寫的風俗約束民眾。

以我大秦律法,來懲罰那些不臣之心的人,那樣不出幾年,天下風氣必定為之一振,萬民自然稱頌吾皇聖明。」

嬴胡亥嘴角微翹,心中暗道一聲「老狐狸」,這幾句話就是標準的廢話了,他覺得李斯已經看出來,自己深夜造訪,只不過是為了安撫他得知趙高身死以後驚恐的內心。

自己還需要他制衡一些人,所以現在說話,才能這般鎮定自若,揮袖而談。

「朕以為,天下之治,在於文武之策,現而今天下一統,但六國餘孽尚且存在於民間。

因此武功不可自廢,倒是先帝在世的時候,極為推崇蒙恬將軍,且蒙氏一族,世代都在我大秦為將,伐滅六國,也是立下不少功勞,那不知道丞相如何看待蒙恬這個人?」

李斯心中詫異到了極點,皇帝難道不知道自己之前是怎麼看待蒙恬的?

蒙恬回朝,那自己必定勢弱,且現在趙高都被皇帝殺了,自己該怎麼回答?

更況且,皇帝難道不知道自己的皇位怎麼到手的?

「倒是看皇帝言談之間,對蒙氏極為看好……」李斯心中沉思着:「到底發生了什麼,讓皇帝一下子改變了對於蒙氏的看法?」

心中疑惑無比,李斯卻淡笑一聲:「蒙氏一族時代為將,自然深諳用兵之道。先帝在時,也視蒙恬為肱骨之臣。」

嬴胡亥聽了這話,就差沒直接失態的翻個白眼了,這話看似是在說蒙恬的好話,可實際上卻依舊是在試探自己。

蒙恬好不好?

好!

可那是先皇時代好,至於在自己做皇帝這一朝,好不好李斯沒說。小說更新最快 電腦端:https://www../

這才當真是避重就輕的好手段。

這大致也在嬴胡亥預料之中,如果李斯一來,就直接表態,那恐怕這個李斯也不是真的李斯了。

「既然丞相有此言,那九卿之中,郎中令尚缺一人手,朕與打算拜蒙恬為郎中令,你看如何?」

李斯微微抬了一下眉,顯然內心十分煎熬,恐怕就差沒有直接把自己心中那句徘徊許久的話問出來:皇帝您是怎麼了?不知道自己的皇位怎麼得來的嗎?

可唯恐這樣的話一出口,下一個掉腦袋的人就是李斯自己了。

「看樣子,皇帝是打算用我來權衡制約蒙恬,同樣也用蒙恬來權衡制約我了。」李斯心中無比確定下來了,同時也有些慶幸,殺趙高那恐怕也是殺雞儆猴。

若不聽話,那隻怕自己也就會成為下一個趙高。

可若是乖乖聽話,自己廢了那麼大的心思,不讓長公子扶蘇即位,而扶持嬴胡亥即位,有圖個什麼?不就是圖自己將來能權傾朝野嗎?

嬴胡亥微微一笑,不給李斯說話的機會,目光一轉,看向了李斯身後立着的李由:「此子何人?看起來甚是雄偉!」

李斯看了一眼李由,李由趕緊走上前去,雙膝跪下,低着頭不敢說話。

「啟奏陛下,這真是微臣那個不成器的兒子由!」李斯心中又是一驚,因為他已經知道皇帝接下來要封賞自己的兒子。

可是他卻沒有想到,這個前兩日看起來依舊不懂政事,不理朝政的嬴胡亥,怎麼一下子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精明無比?

甚至於行事作風,倒是有點像個令李斯靈魂都會感到恐懼的人――嬴政!

「朕看他孔武有力,不如來禁軍中做一個衛士令,常伴朕身邊如何?」

李由聞言,欣喜不已,急忙謝恩:「臣謝陛下隆恩,豈敢不以死相報?」

李斯也急忙離席謝恩,心中卻苦澀萬分,又冒出來一句:皇帝到底怎麼了?

嬴胡亥哈哈一笑:「那不知,丞相對於蒙恬出任郎中令一職,可做他想?」

李斯抬頭看了一眼嬴胡亥的眼神,下意識的眼神一凝,他有種錯覺,自己像是看到了那個令天下都顫抖的男人。

「臣以為,陛下聖明,蒙恬速來知曉軍事,可以為郎中令!」說完這番話,李斯卻也鬆了一口氣。

至少嬴胡亥在拉攏蒙恬的時候,還知道防備着一下,沒有直接把太尉這和自己平起平坐的官職給出去。

郎中令雖然說不大不小,九卿之一,但卻依舊還在自己之下,被自己壓一頭。

畢竟,嬴胡亥的帝位怎麼到手的,他自己最清楚。

同樣,蒙恬素來支持誰繼承大統,嬴胡亥也最為清楚。

「那時辰不早,且等待蒙恬會朝,便傳報此事!」嬴胡亥起身,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李斯:「回宮!」

李斯送走了嬴胡亥,這才神色鬱結的回到自己房屋裡邊去,只是這個時代,還沒有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這句話。

如果有的話,李斯一定會跳着腳罵一句,然後再加上一百句卧槽來表達自己內心的鬱悶之情。

「聽說蒙恬有一個女兒?」帝輦上,嬴胡亥忽然開口對這身邊的一個宦官說道。

那侍奉在帝輦中的宦官趕緊道:「確實,據說年歲也與陛下相仿。」

「哦?」嬴胡亥沉吟了片刻,接著說道:「你看丞相像不像是一個會做媒的人?」

那宦官低着頭,不敢接話。

嬴胡亥卻笑道:「但說無妨。」

不為別的,因為他知道這個宦官的名字叫做韓談,正史上子嬰斬趙高,這個宦官就出過大力氣。

足可見其對於大秦帝國是有忠誠之心的。

宦官韓談這才說道:「奴婢覺得,子嬰似乎更合適說媒,丞相於蒙將軍素來不合,說媒恐怕是毀壞姻緣。」

嬴胡亥聽了這話,臉上的笑容更濃密了:「這麼說,你知道朕要給誰賜婚了?」

韓談一聽,頓時嚇得跪下,匍匐在嬴胡亥腳邊上,半個字也不敢再多說什麼。

嬴胡亥瞥了一眼韓談:「起來吧,朕不計較這些,不過這事情你既然覺得子嬰更合適,那就你就跑一趟,讓子嬰把這件事情辦成。」

韓談方才爬起來的身子,聽到這句話,再一次嚇得癱軟在馬車車廂上頭。

皇帝是真不知道自己的帝位怎麼來的嗎?

此時,韓談心中只有這個忤逆犯上的想法徘徊心頭,揮之不去。

《大秦帝國之二世皇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