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盜迷之八子連珠
盜迷之八子連珠 連載中

盜迷之八子連珠

來源:google 作者:ky丶小樓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雲彩嵐 葉小樓 懸疑驚悚

村子裏驚現古墓,但是開墓的方法並不尋常,必須啟用八子連珠的能力才能破解,於是男主女主以及其他的夥伴們歷盡千山萬水,衝破重重難關,一路上戰鬥各種未知的怪物,最終終於獲得八顆珠子,才開啟了古墓,可結局遠遠沒有那麼簡單,原來真正的幕後黑手竟是...展開

《盜迷之八子連珠》章節試讀:

於是我倆就這樣走着,走着,走了也差不多是10來分鐘的樣子,終於又看到那個熟悉的樹林入口了,可是這次卻不見李伯和在擺攤了,也不見周超等人的影子,有的只是一陣又一陣的陰風吹過。我對着旁邊的封神說道:「走吧,李伯和不在。」封神嗯嗯的回答我一下。於是我們打開了手電筒的開關,一邊摸索着原來進樹林的路,說來也奇怪,這次月光基本絲毫都看不見了,要不是有手電筒照着路,連原來怎麼進去的都忘了。我和封神在樹林裏面走着走着,兜兜轉轉差不多走了又有幾分鐘的時間吧,終於是又走到了李伯和的那間屋子前面,我示意旁邊的封神腳步放輕點,不能讓李伯和發現了咱們。

夜特別安靜,樹林里一點多餘的聲音都沒有,更多的是李伯和屋子裡傳出的雲彩嵐和李伯和的對話聲,還有一陣陣笑聲。差不多過去又有了1分鐘的樣子,我倆終於是提心弔膽的走過了李伯和的屋子,已經差不多來到了當初和李伯和拾柴的那個地方,我擔心李伯和有沒有發現我兩,於是在左顧右盼的看着,看了許久發現沒有人跟上來,那我兩才放心的繼續往前走。如果我沒猜錯,咱們再過幾分鐘馬上就要到那個山洞口了,我對着旁邊的封神說道。封神也是照舊例嗯了我一下並沒有說其他話。

於是我倆盲目摸索着,過了3分鐘的樣子終於看見了那個山洞,我看見那個山洞口旁邊都是漆黑一片的,山洞口就更加不用說了,簡直什麼都看不到,如果有黑暗恐懼症的人恐怕是呆不下去的。我朝着旁邊的封神說著:「走了,跟上我,我們要開始探索未知的東西了。」封神說:「好的,走吧。」當我們剛走進山洞口才幾米處的時候還是挺安靜的,什麼事都沒有發生,怪聲當然也沒出現,可是不知道是我還是封神,突然腳下磕到了石頭還是什麼東西,就那瞬間,突然山洞傳出了怪聲,而且還越來越大,我兩本以為這怪聲會離我們越來越近,可是我和封神壯着膽子停着原地等待了幾分鐘後發現這怪聲還是跟原來一樣,絲毫不像有靠近我們的感覺,於是我跟旁邊的封神討論着:「這裏面該不會是有個困獸籠吧,把這怪物困住了,導致它只能發出怪聲,而接近不了我們,」當然這個也是我們的一個假設而已,那行,既然有假設,就要讓它呈現。於是我彎下腰去撿起了一顆山洞裏的石頭,然後用力的往前面一扔,因為前面也是漆黑一片的,幸好的是砸出的石頭剛好撞在了洞壁上,繼而傳來了更大的聲音,只見那一陣陣怪聲越變越大,而我兩依舊在原地等着,因為我兩也想看看到底這個怪聲是何方神聖帶來的,可是等了一會之後,依然並沒見有任何東西衝過來。

想到這,我就知道了我的假設是正確的,它們應該是被什麼困住了。接着我又對封神說道:「它們就是被什麼東西關住了,我們再往前看看,怎樣?」封神看到我問他這個事,自然就是說沒問題了。於是我們又在山洞裏摸黑的走了幾分鐘,突然順着手電筒的照明位置,看到了前面有許多的分叉口,接着我又對封神說道:「咱們再仔細聽聽這聲音是從哪個分叉口傳出來的,是我們正前面這個還是左邊還是右邊這個?這時那怪聲是越來越響了,封神仔細聽着,然後轉過頭對我說:「應該是前邊那個,我感覺這聲音都像是前面這個地方傳來的。」行,那我們就儘管再往前看看。我把手搭着封神的背說道,這山洞是越往前走就越黑,而且路又是坑坑窪窪,凹凸不平的,而且分叉口特別的多,每走一小會就要分辨出聲音是從哪裡分叉口傳出的,可是每次封神都能準確的分辨出來,所以說封神啊真不愧是以前班上的順風耳啊。你聽,只見前面走着的封神突然回過頭來對我說:「聲音越來越大了,如果我沒猜錯,咱們應該快到那個目的地了。」哎呀,這還着實有點緊張啊,到底看到的會是什麼東西呢?又是不是未被發現的生物呢?我心裏一直都是這樣重複想着的。那裡,那裡有個出口,走快點,前面的封神對着我說道。哇,只見已經走到出口的封神突然哇了一句,我問他哇什麼?封神說,你自己出來看,我有些奇怪,也一下子蹦到了山洞的出口,真是不看不知道啊,越看越奇妙。

只見在我們面前有個類似金字塔那樣的大墓,該怎麼形容呢?有像一座小山一樣大小,而且岩石構造用肉眼都可以看得很清楚,不是一般的石頭,這麼長時間沒被人動過的痕迹,估計也是非常堅硬的守墓石,墓門前還有兩尊獅子在旁,離我們的不遠處有一條鐵索橋,要過到墓那邊的話這是唯一的一條路,但是破爛不堪的樣子很有可能都承載不住人,而且也不清楚鐵索橋底下有什麼東西,最主要的是不知道哪裡傳過來的一股瘴氣,越來越濃,而且人呼吸之後好像有點喘不過氣的感覺,再看回墓,通過手電筒的照明,可以隱隱約約看到在墓門的上面好像有個什麼機關,好像是一個石頭圓盤,上面但是缺少了什麼東西一樣,只見只鑲嵌着八個圓形的坑,這個坑不大不小,如雞蛋般大,根據我看過那麼多盜墓類的小說,上面的石頭圓盤很有可能就是開啟墓門的機關,但是問題又來了,這坑上的東西去哪裡了呢?外面都這麼神奇了,裏面又會是什麼樣子的呢,而且這又是誰的墓啊?建得那麼明顯就不怕別人盜嗎?一連串的問題在我腦海里揮之不去。算了,先過去看看吧,走近點看會更清楚點,而且那個怪聲越來越大了,應該就是從這大墓裏面傳出來的。就在我和封神準備踏出第一步走過去看清楚仔細點的時候後面一個人喊住了我們,聲音挺熟悉的,但是在這種漆黑的環境下被這麼一喊確實是一種驚嚇,只見豆大的冷汗嚇得我兩不斷從太陽穴往下掉,我們雖然害怕但是還是好奇的回頭看了一下。

後面的人不是誰正是李伯和。李伯?你怎麼來了?剛…那…你不是…封神對着李伯和有點語無倫次的說道,然後又迅速地對着我小聲的說著:「他什麼時候跟上來的,你沒留意嗎?」說實話,轉過頭看到李伯和的一瞬間我也是亂了方寸的,因為我壓根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來的,於是我把這句話對着我旁邊的封神回了一下。我說你兩小子膽挺大啊,在夜晚這麼漆黑的地方都敢闖進來,當真是不要命了?幸虧我都留了一手,今天拾柴的時候我就應該早點跟你說,也不至於會鬧這麼大件事,不過以我對你兩個人的特別了解,我發現你們肯定是個不會對這件事善罷甘休的人,所以我知道你兩肯定是還要過來的,我告訴你,你兩幾點過來的我都知道,別以為從我家門口悄悄的走過我就發現不了?我開始以為你兩個人是會逗留在洞外面看看就算了,還真想不到還敢這麼大膽闖進來,你知道你們再往前一步會有什麼危險嗎?只見李伯和憤怒的說著一大串的話,而且明顯是很生氣的。

我…李伯,你聽我解釋,只見我有點口齒不清的對着李伯和說道。其實是……爺爺?小樓?你們在幹嘛啊?只見李伯和後面又傳出一陣熟悉的聲音,不過這回是個女聲。李伯和也是個闖過大風大浪的人,所以表現得沒有多大害怕。唉?這聲音?怎麼這麼熟悉,只見從李伯和後面幾米處緩緩走出一個黑影,果然,我猜的沒錯,就是她,雲彩嵐。彩嵐?李伯和也呆了,這彩嵐怎麼也跟來了啊,有些緊張的對着身後的彩嵐說著:「你這孩子怎麼又跟來了呀,哎喲。」只見雲彩嵐有些天真地說道:「我上個廁所出來不見你人了,不過從廁所出來的時候好像看見個黑影,於是我就躡手躡腳的跟着黑影過來了,可我竟然不知道黑影竟是爺爺你,於是我就有點疑惑了,便一路跟,一路跟,就跟到了這裡了啊,爺爺。」哎喲,這…只見李伯和有些無奈的說著。

哇!!!這裡竟然有墓耶,而且這麼高大雄偉的墓還真的是第一次見,而且怎麼還有一股怪聲啊,好像就是從那個墓里傳來的吧?只見雲彩嵐說道。爺爺,我能走近點去看看嗎?畢竟第一次看見這種大墓啊。你可別,只見李伯和瞪大雙眼說道。算了,現在墓你們也看過了,可以走了吧?聽我一句勸,這裡真的不能停留太長時間,難道你們沒發現周圍的空氣開始變渾濁了嗎?而且…而且只見李伯和有些支支吾吾地說道,這種渾濁的空氣吸入多了會有生命危險的。說這話的時候還故意加大了音量。啊?我,封神,雲彩嵐那是被這句話嚇得膽都要掉了下來了。因為實在不敢相信李伯和說的這番話,以為他誇大了。這樣吧?你跟我先回我樹林里那屋子裡,我把這件事的一五一十都給你說清楚,行吧?只見李伯和說著這話的時候雖帶慈祥卻也是無奈的感覺。果然,我早就猜到了,李伯和果然知道點什麼,看來我猜得還是很準的。走吧,孩子們,說著就要過來拖着我和封神。行,但是你剛也答應過我們了,可不能騙我們啊,回到樹林里你得把這個事情跟我們講清楚啊。我對着李伯和說道。行了,行了,答應過你肯定不會反悔的,走吧。

只見李伯和用有些擔心而又有些焦急的語氣說道。彩嵐,你先原路返回,我們馬上跟上,只見李伯頭扭轉了頭繼續對後邊的雲彩嵐說道,然後又補上了一句,小心點,不要被石頭磕到了,我們馬上就來,說完一手抓着我的手,一手抓住封神的手,然後說了一句:「走吧。」我和封神確實也是被他那番話嚇到了,畢竟生命這事可不能拿來開玩笑的。就這樣,李伯和抓着我倆的手,然後匆匆忙忙的跑進洞里,只見前面帶頭的雲彩嵐一手拿着手電筒照路,一邊也匆匆忙忙的往前面趕。只見一路上,李伯和都在給我們指路,而且都是完全正確的,完全縮短了我們回到樹林里的時間,我就知道了李伯和絕對知道這事的來龍去脈,連地勢都了解得那麼清楚。唉,李伯,可以放手了,放心吧。我對着一邊匆忙趕路的李伯和說道。李伯和回頭看了一眼,看到已經快走出山洞了,那怪聲也差不多聽不見了,才放心的把抓着我兩的手鬆了下來。只見又過了幾十秒,雲彩嵐已經走出了山洞外面了,那個熟悉的樹林也逐漸看得清晰了,然後我們出了山洞之後又沿着剛過來的那條熟悉的路過了一會,終於是再次回到了李伯和的家裡。

那晚,夜特別靜也特別黑。我們進門之後彩嵐跑去門後面亮起了燈才看到一絲絲真正的光,接着雲彩嵐趕緊的給我們三個倒上了點開水,然後讓我們趁熱喝。而我和封神由於一路都在跑,都有些喘不上氣的感覺,所以回到李伯和的家裡我們誰也沒說話,只有喘氣的份,而首先開腔的卻是李伯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