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盜門老九
盜門老九 連載中

盜門老九

來源:google 作者:盜門老九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周建軍 陳八牛

【盜墓+探險+尋寶】受命於天的千古謎案,令人嚮往的樓蘭古國,古絲綢之路背後的秘密,甚至於傳說當中山石草木、河流土壤皆為黑色、終年死氣雲繞的黑山……我原本只是潘家園一個古玩販子,無形之中我被捲入了一次又一次的離奇探險當中而這一切要從我爺爺,那位前朝老太監開始說起……展開

《盜門老九》章節試讀:

「我說八爺,您是淘到老佛爺的裹腳布還是找到李蓮英的尿壺了?」

陳八牛跑進屋瞪了我一眼,狠狠朝我吐了幾口口水罵罵咧咧道。

「呸呸,什麼裹腳布臭尿壺的,八爺這次的發現,絕對是爆炸性消息。」

見他興奮的神態不減反增,話語更是空前激動,我也來的興趣,忙追問他到底發現啥了。

他跑去把門窗都給關嚴實了,這才跑到我跟前壓低了聲音神秘兮兮的跟我說道。

「剛剛我去洗澡的時候,無意間聽到這招待所的兩個職工說他們這一個月前有個農場大開荒的時候,還真挖出來一個老大的墳丘子,好像還是什麼烏蘇、鳥孫的!」

「那群考古隊,就是為這事來的。」

陳八牛說的唾沫星子橫飛,那神態彷彿是恨不得現在就出去大幹一場。

「什麼烏蘇鳥孫的,那叫烏孫,是古西域三十六國之一,八爺您得空真應該好好補補課了,咱這一行玩的可就是這些門道。」

我沒好氣的瞪了陳八牛一眼,給他普及了一下基本的歷史知識,那傢伙對這些卻是半點不感興趣,只是抓着我的胳膊興沖沖的嚷嚷道。

「管他什麼孫,九爺您就告訴我,那什麼烏孫國的墳丘子里是不是得有不少寶貝?」

「八爺,我這麼跟你說吧,烏孫國在三十六國當中算不上最強,但也絕對不弱,鼎盛時期更是迎娶了漢朝公主。」

「八爺你想一下,三十六國有幾個能迎娶漢朝公主的?」

聽我說完,陳八牛先是愣了愣,隨即急匆匆穿好鞋子,拿起行李拽着我一邊嚷嚷就要一邊往外走。

「九爺,那咱還等啥?趕緊的啊,去晚了可啥寶貝都落不着了。」

我滿臉無語的看着陳八牛,恨不得照着他屁股就先踢上十塊錢的,那傢伙永遠是這德行,看到什麼好東西就跟鑽錢眼裡似的,完全把腦子當成了陪襯。

「八爺,您能不能稍微冷靜點?」

「你也說了考古隊就是沖這事來的,你難道忘了周教授已經把咱兩當盜墓賊了,這個時候咱要是再去插一腳,不等於是自己把屎盆子往腦袋扣?」

被我這麼一說,陳八牛這才稍微冷靜下來一些,可沒過幾秒鐘,那傢伙又拍着大腿朝我嚷嚷道。

「那咱總不能看着滿地的寶貝疙瘩全歸了那考古隊吧?」

「八爺您甭着急啊,既然農場里挖出來古墓,保不齊就被這裡的居民順出來一些,明兒個咱趕早去探探路不就得了。」

陳八牛雖然莽撞,卻也不是沒腦子的莽夫,他想了想也就點頭同意了我的建議。

那天晚上我兩激動的半宿都沒睡着,好不容易睡著了,夢裡也全都是我兩撞大運,撿了大漏,回到潘家園轉手一賣發大財的美夢。

第二天一大早,我是被陳八牛從被窩裡硬拽起來的。

「九爺,革命成功就在眼前,這會可不是睡懶覺的時候。」

我強忍着被人擾了美夢的怒氣,拿了臉盆去水房洗了臉刷了牙,等我回來陳八牛那傢伙早把行李給收拾好。

等我打着哈欠到了樓下,也是被眼前的陣仗給驚得不輕。

昨天街上還沒多少行人,可今天大街上人來人往,而且那些行人全都是衝著一個方向去的,乍一看就像是成群結隊去趕集似的。

「阿達西,外面這是什麼情況?」

我回頭朝招待所的前台喊了一聲。

阿達西是維語,相當於我們常說的朋友兄弟的意思。

招待所前台是個土生土長的西疆人,有着維吾爾族很立體的五官和深邃的眼眸,同樣也有着一臉的絡腮鬍。

「他們嘛都是去卡達農場看熱鬧的嘛。」

「前不久卡達農場不是挖出個古墓嘛,今天國家的考古隊要正式挖掘,大傢伙都去了嘛。」

一聽這話陳八牛先急了,一個勁的朝我埋怨,為啥昨晚不跟他一塊去探路子,現在好了啥事都讓人搶在前頭了。

我沒好氣的瞪了那傢伙一眼,告訴他要是不怕蹲號子,你現在也可以提着工兵鏟去挖一鋤頭。

被我這麼一嚇,那傢伙這才算是消停下來。

現在卡達農場的古墓,考古隊已經開始正式挖掘保護了,我兩想要再去老店好處已經不可能了,沒法我只好把希望全部寄托在撿漏上了。

「阿達西,我聽說農場里那古墓一個月前就被人挖出來,難道這裡就沒人從那古墓撿到點東西出來?」

嚼舌根這東西,絕對是不分民族、不分男女老幼的。

我順嘴那麼一問,招待所那前台立馬就打開了話匣子,炫耀似的跟我兩講了整件事的始末。

「我跟你們說嘛,那古墓里寶貝可多了,挖出來的時候嘛,還香氣撲鼻,把周圍的蜜蜂蝴蝶都吸引過去了嘛。」

「倒是也有人從裏面撿到些東西,不過很快就被考古隊派人給收走了嘛。」

聽到這話,我兩眉頭一皺心涼了半截。

「不過我倒是知道,巴圖爾家裡還有件東西的嘛,他覺得考古隊給的錢太少了嘛,就沒交給考古隊。」

當時我兩的心可真算是一上一下,那種從絕望在一下子看到一線希望的感覺,絕對不能說舒坦,只能說是一種折磨。

「九爺,那咱還等啥趕緊的啊,去晚了可連這最後一件寶貝都撈不着咯!」

有些時候我是真受不了陳八牛的個性,說好聽點那叫說干就乾雷厲風行,可說難聽點那就是不動腦子。

我沒搭理咋咋呼呼的陳八牛,而是繼續跟那招待所前台進一步打探着消息。

「阿達西,那你知道巴圖爾家在什麼地方?」

「還有他手裡那東西是什麼?」

古玩行當,講究個全,這全指的不單單是古玩物件越齊全越值錢,更指你在淘貨之前,打探到的消息越齊全,對於你就越有利。

「巴圖爾家就在卡達農場旁邊嘛,門口停着二八大杠那家就是嘛。」

「至於那東西是啥,就沒人知道了嘛。」

雖然沒能打探出巴圖爾從古墓裡帶出來的是什麼物件,可至少我不僅知道了巴圖爾家的位置,更知道那巴圖爾是個貪婪無度的主,而我兩想要做成這買賣,只怕是有些難度。

和前台到了謝之後,陳八牛興沖沖的拽着我就離開了招待所。

「九爺,你聽到沒,那古墓挖出來的時候香氣四溢,把蜜蜂蝴蝶都吸引過來的,這是要出大寶貝的徵兆啊!」

「咱得抓緊時間!」

我被陳八牛生拉硬拽着,一路朝着卡達農場的方向小跑了去。

卡達農場距離城區並不遠,只有七八公里。

等我兩趕到卡大農場,那裡早就人山人海了,甚至於路邊的樹上、電線杆子上還拴着很多馬匹,顯然有不少其他地方的人,專程騎着馬過來看着挖掘現場。

說是看熱鬧,其實也看不到什麼東西,因為卡達農場早被兵團的士兵給圍了起來,除了考古隊的人,其他閑雜人等也只能站在外面,拚命伸長脖子往裡張望着。

我兩混跡在人群中看了好一會,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就在我兩興趣索然,打算離開去找巴圖爾的時候,突然卡達農場里傳來了一聲低沉的悶響,地面似乎都跟着狠狠顫抖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