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當未來人遇見採花賊
當未來人遇見採花賊 連載中

當未來人遇見採花賊

來源:google 作者:一隻跳桃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楚月曦 段奕宸 現代言情

「未來人」楚月曦在追殺中陷入昏迷,一覺醒來發現自己竟然到了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世界,這裡不用太口罩,也沒有傳染病,這裡一切都太美好了結果,在莊園里竟然闖入了「採花賊」,俠義心腸的楚月曦可看不下去了,誓言要把他繩之以法之後才發現竟然是同班同學段奕宸,真的是人模狗樣,結果在之後的點點滴滴,曖昧在兩人之間散開來,真香!展開

《當未來人遇見採花賊》章節試讀:

「叮鈴鈴!請所有同學拿好行李,到樓集合,趕快到樓下集合。」

刺耳的鈴聲,刺激着同學的耳膜,段奕宸抱着被子抗拒的翻了個身。

唰的就被許樂揪起來了,「樓下集合了!要去軍訓了,快!要來不及了。」

等段奕宸拿着學校發的統一的行李箱,迷迷糊糊的上了前往軍訓的車,戴上眼罩就睡覺了。

另一邊的楚玥曦就不是這樣了,她對即將到來的軍訓非常的興奮,在原來的世界裏因為環境和科技的原因,大部分的時間都是線上教學,能夠和同學之間交流也是非常的有限,每個人都比較的獨來獨往,只有在之後有相關的工作能和其他人有接觸.

這種實地的體驗根本就是想都不可能想的事情,所以她對軍訓非常的期待,等她被安排上車的時候已經沒有幾個位置了,所以不得不分開坐。

她環顧四周就看到了段奕宸坐在窗邊戴着眼罩睡覺,雖然那天意外之後兩人就沒怎麼說過話,但是看看其他都是不認識的人。

「沒事,那只是個意外。」楚玥曦暗自安慰自己,還是選擇坐在了段奕宸的旁邊。

「反正他睡覺呢,等到了我立馬下車,這樣就發現不了我了。」楚玥曦僵直的坐在旁邊。

太陽緩緩的升起照進了車裡,楚玥曦看着窗外的風景,綠油油的田野,旁邊茂盛的大樹,人在田裡忙碌的身影都讓楚玥曦不禁看呆了,這裡充滿了生命力,原來以前的世界這麼的美好,讓楚玥曦都想讓父母過來看看,這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楚玥曦慢慢的放鬆下來,視線從窗外的風景轉移到了身邊這個讓人很難不注意的男人。

高挺的鼻樑,在陽光的照射下臉上的小絨毛都看的一清二楚,身體因為在睡覺而均勻的起伏,眼睛不自覺的盯着他的嘴唇看。

因為車的顛簸,段奕宸睡得並不安穩,動了動身子,終於把楚玥曦紛擾的思緒打破了,為了掩飾自己剛剛的行為就閉上眼睛裝睡。

昨晚她太興奮了導致直接失眠,所以現在睡意慢慢的涌了上來,進入了睡眠,車裡其他人也都因為早起而寂靜無聲。

段奕宸睡着就感覺肩上一沉,眉毛微皺,抬手摘下眼罩,就看到自己的肩上靠着一個頭。

「楚玥曦?」經過這幾天的上課,段奕宸終於知道這個小冤家的名字,淡淡的洗髮露的味道縈繞在鼻間,很好聞。

雖然不知道她什麼時候坐在自己的旁邊。

看着她因為刺眼的陽光微微皺眉,鬼使神差的把自己的身後的外套輕輕的拿出來,用胳膊把它撐着幫楚玥曦擋住了陽光。

看楚玥曦慢慢舒緩的眉間,還動一動,咂巴咂巴了嘴。

段奕宸看着嘴角一彎,「原來是只貪吃的小豬啊。」

被自己這個稱呼戳中了笑點,眼裡盛滿了笑意。

段奕宸覺得自己肯定是病了,不然幹嘛好好的覺不睡幫別人擋陽光,尤其還是次次遇到就倒霉的人。

段奕宸越想越不對勁,「對啊,我幹嘛要給她擋啊。」

於是,這個母胎單身的男子,「啪!」地把楚玥曦從他的肩上推開。

「嗯?肘子…」楚玥曦夢到她在家裡徐阿姨給她做了一大桌子的菜,其中她在吃她最愛的大肘子,吃得正香,突然有人給她頭來了一肘子把她弄醒了。

她怒視着段奕宸:「你幹嘛推我。」

段奕宸調整了下剛剛幫她擋了半個小時太陽的姿勢,好笑的看着她,道:「口水都快流成小溪了,我都快被淹沒了,吃得香嗎夢裡?」

楚玥曦臉頰通紅,抹了下不存在的口水,狠狠給了他一拳。

段奕宸被突如其來的一拳打的正着,驚訝的看着楚玥曦。

「讓你剛剛推我,脖子都快斷了。」楚玥曦扭了扭脖子說道。

「那是你自己歪着脖子靠我肩上太久了,我都感覺我快高低肩了好嘛。」段奕宸感覺自己比竇娥還冤。

「咳..不好意思,你就當我剛剛是應激反應吧。」楚玥曦知道自己理虧,其實打他那拳主要是有點尷尬,還有一部分是之前未報之仇和親她的原因。

段奕宸感受到了尷尬,說:「算了沒事,之前見了幾面也沒有好好認識,我做下自我介紹,我叫段奕宸。你打我這下就把之前的那些事一筆勾銷吧,可以不?」

段奕宸伸出手,段奕宸看到她微微撩了下頭髮,伸出白皙的手與他握住,姣好的臉上露出燦爛的微笑,露出整齊的牙齒,杏仁般的眼睛變成彎彎笑眼。

「你好,我叫楚玥曦,我們算是不打不相識。」楚玥曦道。

「撲通..撲通..」和那日的一瞬間的柔軟不一樣。

段奕宸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此刻自己震耳發聵的心跳聲,在胸腔,在腦袋,在那緊緊相握的手,這是一種完全不一樣的感覺。

「你沒事吧?」楚玥曦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啊?沒事,沒事。」慌亂的收回了手,段奕宸整理自己的心緒。

果然,是因為沒睡醒。就這樣兩個人也算是冰釋前嫌,大巴也終於到了目的地。

這個地方稱為是荒郊野外真的一點都不為過,周圍都是大樹,這裡是一個軍事訓練基地,雖然不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地方,每個班都會在不同的地方進行軍訓,周圍都是柵欄,士兵在那裡訓練,大鐵門一關。

許樂睡醒了在後面幽幽的道:「我們是進了監獄嗎,看來我們的軍訓真的有的受的了。」

來這個學校的大部分都是家長放在手心上捧的,哪有看到過這架勢,大家都憂心忡忡。

許樂站起來,抱着前面段奕宸的頭蹭,大喊:「段哥,我徐小弟就靠你罩着了,一定不要忘了我。」

段奕宸一整個被鎖喉,掙開道:「你是?不好意思,我忘了」

許樂在旁邊假哭抹眼淚一旁的陳浩傑看着許樂這樣,默默的把他拽回位置上,許樂抹了不存在的眼淚,看着陳浩傑說:「果然,只有你還記得我,我好感動。」

然後就被薯片塞滿了,強行閉麥。

在旁邊的楚玥曦津津有味的看着他們打鬧,許樂好不容易吃完看着楚玥曦:「你好呀,我叫許樂,我很喜歡音樂。」

楚玥曦記不太起來是誰。「就是那個花園裡戴老奶奶頭套那個,你怎麼記得我段哥不記得我呀。」

段奕宸在一旁聽着心裏略微有些得意

楚玥曦才想起來:「哈哈,是你啊,你好,我叫楚玥曦。」

「陳浩傑」酷蓋陳浩傑說道。

「你好你好。」就在打鬧間,車到了地點,同學們陸陸續續下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