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當神跡降臨的那一刻
當神跡降臨的那一刻 連載中

當神跡降臨的那一刻

來源:google 作者:米酒蛋花湯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夕 米酒蛋花湯 都市小說

一場波及全球的人口失蹤,改變了現今人類的格局!一次詭異的精神污染,開啟了異能者時代的到來!夢魘!神使!無序之地!當林夕踏上尋找雙親的旅程後,他才發現,原來這個世界和他想像的完全不同!而這種種的一切,都要從神跡降臨的那一刻說起展開

《當神跡降臨的那一刻》章節試讀:

2022年12月21日,陽港市一高

剛下晚自習的林夕,連校服都沒有換,就直接攔了一輛的士。

「師傅,去思念廣場」林夕交代完目的地後,便斜靠在後排座上,扭頭看着窗外的街景,發起了呆。

而這時,司機王師傅,則是好奇的問道:「小夥子,怎麼就你一個人啊?。

「只剩我自己了」林夕語氣平靜的回答。

「咳,不好意思」王師傅輕咳了一聲,表達了自己的歉意。

而林夕則是笑了笑,說了句這沒什麼,他已經習慣了。

然後便不再說話,繼續看着窗外。

隨着的士緩緩開動,一時間,車內的氣氛顯得有些沉悶。

或許是覺得自己之前的問題有些冒失,王師傅主動說起了自己的經歷。

也不知是這王師傅本身就比較健談,還是想找一個人傾訴。

總之,這一路上,他都在不停說。

而林夕也非常識趣的沒有插話,安靜的在一旁當起了聽眾。

漸漸的,林夕對於這位司機,也有了大概的了解。

原來對方和他一樣,都在十年前的今天失去了親人。

只不過對方只是老婆和女兒失蹤了,他的其他親人都在。

也不知道這算好事還是壞事。

當的士來到目的地後,王師傅看着林夕感慨道:「小夥子,看你今年也就十五六歲吧,說實話,如果我家姑娘還在,應該和你差不多年齡」。

林夕沒有說話,因為他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默默的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張皺巴巴的二十元鈔票遞了過去。

「你一個人也挺不容易的,這趟就不收你路費了」王師傅擺了擺手,沒有去接。

「那怎麼能行!您也不容易啊」林夕不樂意了,說罷,就打算把錢塞到對方懷裡。

「好了,小夥子,趕緊下車,我還得繼續拉活呢,別耽誤我做生意」見林夕塞錢過來,王師傅趕忙阻止,並且佯裝生氣,直接下了逐客令。

看着對方堅決的態度,林夕嘆了口氣,他知道,今天這錢怕是給不成了。

在語氣誠懇的說了聲謝謝後,林夕便直接下車了。

不過臨走前,他對王師傅說道:「我堅信他們都還活着」。

說完這句話後,林夕便消失在了來往的人潮中。

感受着對方語氣中透露出的堅定,王師傅微微一愣,眼神有些迷離的看着窗外的夜空,喃喃道:「還活着嗎?」

或許吧!

就在他出神的時候,一位女子坐上了的士,然後說:「師傅,麻煩到祥和花園」。

「啊?哦哦,好的,好的」回過神來的王師傅立刻應道,然後便發動汽車離開了這裡。

結果,的士剛走出去沒多遠,後排的女子突然咦了一聲。

「咦?師傅,這座上怎麼有二十塊錢啊,是誰落下的嗎?」

聽了女子的話後,王師傅立刻明白了是怎麼回事,有些無奈的輕聲道:「哎,這小子…」。

此時的林夕也已經來到思念廣場,而這裡早已是人頭攢動,幸好這廣場夠大,才顯得不是那麼擁擠。

當然,也是因為那一天的失蹤者太多,若是廣場太小,就沒辦法把所有失蹤者的照片全部放下。

而在廣場的四周,則零零散散的停放着好幾輛裝甲防爆車和救護車,同時大批的特警也在外圍巡邏警戒着。

畢竟今天是個特殊的日子,所以大部分人都會在這一天來,帶着親人的照片,來到盼歸牆,表達着相思之情。

所謂盼歸牆,其實就是一道蜿蜒盤旋猶如蚊香般的,黑色大理石牆壁,牆壁上掛着本市以及周邊城市那些失蹤人口的相片。

在這裡你可以看到眾生百態。

有人說著說著就哭了,也有人說著說著就笑了,還有一些人則帶着新組建的家庭齊聚盼歸牆。

畢竟在大家經歷了十年漫長的等待後,大部分人內心的想法已經開始出現轉變。

有些人選擇繼續等待,如同林夕,而有些人則選擇繼續向前看,重新組建家庭,重新開始自己的人生。

你沒辦法去衡量這些人的做法是對是錯,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選擇的權利,你可以說那些選擇堅守的人很傻,是自欺欺人,你也可以說他們忠貞不渝。

林夕就這麼獨自穿行在人群之中,默默的看着牆上那一個個名字,一張張照片,聆聽着身旁的人們一句句的傾訴着心中思念。

「老伴啊,我很快要去陪你了,昨天我去醫院,被檢查出了肝癌晚期,估計沒有多少時日了」

「爸媽,你們看,這是你們的外孫,是不是很可愛。」

「素娟,你放心吧,淑美對我很好,咱們的孩子也認這個後媽」

林夕一路傾聽,一路前行。

其實他也無法分辨,這些人中,有多少人已經找回了失去的記憶。

畢竟在十年前的那一天,失蹤的不光牆上的這些人,還是那些與之相關的記憶。

就比如林夕,他現在只知道自己的父母叫什麼,長什麼樣,至於其他的,一概不知。

最終,他在繞了一大圈之後,停在了一處石牆的下邊,然後眼神複雜的看着牆上的那一張婚紗照和上邊的兩個名字。

林廣義,男,31歲

白怡華,女,29歲

這兩人便是林夕的父母了,其實最開始,這上邊掛的並不是婚紗照,而是標準的八寸簡妝照,只不過後來林夕長大後,將照片給換了。

更換照片的原因,也很簡單,就是他相信自己的父母還活着,既然人沒死,幹嘛要搞的跟墓碑一樣?

與別人的滔滔不絕不同,林夕就只是靜靜的站着,靜靜的看着。

他不知道該說什麼,也不知道能說什麼。

這十年的獨自生活,讓他習慣了把所有事都藏在心上。

就在這時,一聲撕心裂肺的哭喊,瞬間蓋住了這裡原本的喧鬧,原來,有位女子因承受不了思念之苦,當場崩潰了,開始躺在地上不停的打滾,嚎啕大哭。

不過這種事情,每年的今天基本上都會發生好幾次,所以當大家看到這一幕後,就立刻跑過去安慰,同時還有人呼喊醫生。

然而,這一次卻有所不同,或許是因為那人悲傷的情緒過於濃烈,以至於她附近百米內的行人竟是同時小聲抽泣起來。

就連遠處的林夕也突然覺得鼻子酸酸的,同時心中非常的憋悶,大有不哭不快的感覺,就連腦袋也變得有些昏昏沉沉。

下一刻,一幕幕不堪回首的往事,就如同幻燈片一樣,在自己的腦海中不停的閃現。

這些畫面,有父母的突然消失之後,自己的不知所措,也有自己孤苦伶仃,猶如小強般的苟活。

想着想着,他的雙眼就已經被淚水浸濕,就在他即將控制不住自己內心的悲傷,打算放聲痛哭的時候,腦海中突然響起了一道尖銳的聲音:「醒來」。

醒來…..醒來…..醒來…..

轟!

這醒來二字,彷彿晴天霹靂,白日炸雷,不停的在他腦中回蕩。

原本還沉浸在悲傷中的林夕,渾身一個激靈,瞬間清醒了過來,腦海中的那些畫面也是頃刻間破裂,消散的無影無蹤。

我,這是怎麼了?

摸着眼眶中的淚水,林夕有些發懵,完全搞不懂狀況,自己剛才還好好的,怎麼突然間說哭就哭了?

與此同時,在遙遠的北方,一處閃爍着微弱燈光的石窟內,一位雙目緊閉,身着白袍,頭戴白色面具的神秘人正在盤膝而坐。

只見一團團黑色的能量,伴隨着他的呼吸,不斷的透過鼻腔進出於他的身體。

就在林夕清醒的瞬間,神秘人突然睜開了眼睛,喃喃道:「這股氣息,難道是祂?」。

但是,當他再次細細感受之後,卻什麼也沒有發現。

難道是錯覺?神秘人眉頭微皺,就在他準備重新閉目修鍊的時候,卻見一條水桶粗細的黑色巨蟒,從他的身體中探出了一個腦袋,然後朝天空中的某個方向不斷吐着蛇信。

神秘人輕輕撫摸着巨蟒的腦袋,輕聲道:「老夥計,你也感受到了嗎?看來我們的計劃要加快進度了」。

而在另一處,昏黃天空之下的荒土上,一位中年人正在漫天黃沙中與未知生物戰鬥,此時,他腰間的鈴鐺開始瘋狂作響,它好像被什麼吸引一般,不斷朝着一個方向拉扯,但是僅僅幾個呼吸後,又歸於平靜。

將斬殺怪物後,中年人看着這枚十年都不曾響起過的鈴鐺,陷入了沉思,隨後分析道:「算算時間,祂差不多也該蘇醒了,看來需要準備一下了」。

說罷,中年人彎腰從怪物體內翻找出了一塊紅色晶石,隨後消失於漫天黃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