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當沙雕進入恐怖遊戲(無限)
當沙雕進入恐怖遊戲(無限) 連載中

當沙雕進入恐怖遊戲(無限)

來源:google 作者:紀員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紀員外 趙程程

當沙雕女孩趙程程進入恐怖遊戲後,憑藉各種騷操作,被人當成是男神&女神的故事白切黑的魔界王子:「姐姐,我愛你,我願意把一半的壽命渡給你」趙程程:「小逼崽子沒憋好屁」說完就幹掉了他爸爸魔界王子:「撩不動,撩不動」明星小奶狗:「姐姐我……喜歡你」趙程程:「醒醒孩子,你還在劇本里呢吧?」小奶狗哭唧唧:「撩不動,撩不動」霸道高冷女王:「老爺~我愛你么么么」趙程程:「你只是八姨太…」………本文慢熱,作者專註坑女主100年無限流爽文,看我的文不要帶腦子,爽就完了本文微恐怖,搞笑,沙雕,無限流無男主,請不要指望女主談戀愛綜恐作者是老中醫,專治怕鬼!展開

《當沙雕進入恐怖遊戲(無限)》章節試讀:

幾個女生眼睛冒着小星星看着她,百惠說道:「惠子在與我們分享您大戰女鬼時的英勇身姿!」

趙程程聞言心虛道:「你們不準說出去。」

靜香眼珠一轉,神神秘秘的湊過來對趙程程說:「員外姐您難道是某些隱世不出的捉鬼世家的大天師,隱藏身份來到我們學校來除魔衛道?」

趙程程心想:「可把我厲害的。」

又怕他們出去宣揚自己的糗事,只得含含糊糊的說道:「小孩子問那麼多幹什麼,讓你們別說就別說。也別胡亂猜測。反正不準說出去,明白嗎。」她不說,幾個女生更加在心底認定,她就是什麼隱士高人。

靜香只覺得一股莫名的使命感油然而生,她認真的向趙程程保證着:「員外姐您放心,我們一定會為您保守秘密的,哪怕付出生命,我們也絕不會說出去一個字!」三個女生也跟趙程程保證;人在塔在,哦不,人在一天,就不會讓第二個人知道。

趙程程無奈扶額,氣到不想說話,心中無奈的想到:「這幾個中二病腦子裡都在想些什麼啊?還不讓第二個人知道?她們四個,加自己已經五個人了。真想跟這幾個人說:「我媽不讓玩跟傻子玩。」」

正想着,門外擠進來五六個一看就想不良青年的學生,教室內的學生們見到這幾人都紛紛跑出了教室。其中一個染了一頭黃髮,頭髮支棱着,活像個黃色刺蝟的少年,一馬當先的衝過來踹了一腳趙程程眼前的桌子,開口挑釁:「聽說你們二班認了一個新來的轉學生當老大,來來來,讓我看看你們的新老大長什麼樣子?」

趙程程正背對着門口,捂着腦袋犯愁怎麼掰正這些女生的想法,身下的桌子猛然倒下,差點摔個跟頭。靜香見狀,一把伸手扶住了趙程程。

惠子回頭見趙程程沒事,便轉過頭,推搡着黃髮少年,口中像機關槍一樣說著:「喂!你知不知道那是我們老大!我們老大有多厲害你知道嗎,她可是隱士不出的大師!每天都會殺一個人,之後用他的血漱口!我剛剛還看到她一邊抽着煙,一邊暴打女鬼呢!!!惹到她,你們可是會死的!!!」

趙程程差點一個腳滑站不穩,心中瘋狂吐槽:「什麼叫人血漱口,那是女鬼才幹的事情啊喂!(女鬼也不一定會這麼干)我可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干過最壞的事就是遲到,從來不會殺人啊喂!還有啊,剛才你們不是用生命保證不會說出去了嗎,怎麼轉頭就食言了啊啊啊!這群中二少女腦迴路都是怎麼長得啊???還有這位黃毛刺蝟,為什麼上來就踢桌子啊,桌子到底怎麼惹到你們了啊???」

許是趙程程的臉色太過詭異,男生們看了以後第一個想到的不是這姑娘真好看,而是;二班這個新老大一定不好惹,看起來很有威嚴的樣子!

黃毛少年不愧是領頭的,並沒有被惠子忽悠到,而是反手一把將惠子揮開,口中罵罵咧咧:「殺人是吧,老子也殺過人,不過老子沒見過女鬼,什麼女鬼,有本事讓她來找我」百惠冷冷的一笑,挑唆道:「哼……如你所願,今晚就帶你去。」

惠子被她推得一個趔趄,差點摔倒,聞言也得意的笑道:「對,你今天放學別走,我們帶你去見女鬼,也讓你見識見識,我們老大的英勇身姿。」

趙程程本就心虛,一聽她還要拿可憐的伽葉子開涮,急忙制止道:「別別別,哪個公寓你們以後不準去!」幾個女生們乖乖的點頭稱是。

而男生們則得意的嘲笑道:「吹什麼牛B呢,你們老大都怕了,一群慫包。」女生們可不慣着他,衝上去就要動手,少年們也躍躍欲試。

正在僵持着,一旁的趙程程卻突然犯起了沙雕:「各位施主~不要打架!我們要用愛來感化眾生。我們要心向和平,世界才會更美好。讓我們一起奔向那美好滴明~天~」

說著說著,還唱了起來。

趙程程有個毛病,一緊張就想笑,還是笑出聲的那種,為了緩解,只能用沙雕來掩蓋。眼看幾人要打起來,不知如何勸說,一着急,就習慣性的開始犯沙雕。

男生見她這麼不着調,只覺得自己被趙程程看不起了,憤而朝着趙程程攻來 。趙程程一把抓住黃毛的手腕,抬腳踹向少年的肚子(師傅說過,肚子上的肉最軟,沒有骨頭保護,一 拳下去就能讓人失去行動能力)

回身踢了一個少年的襠,趁着少年捉雞上火的慘嚎時,抄起旁邊課桌上的字典,用書脊敲在右手邊跟百惠廝打的長髮少年脖子上(師傅說過,要想打暈一個人,不能打後腦勺,會致死的,打暈一個人的力道和打死一個人是一樣的。手刀砍後頸,只要力度夠,就能致人昏迷。 )

手裡的字典砸完人後丟向一個不知道從哪裡掏出小刀,向自己衝來的寸頭男,寸頭男被砸的一個趔趄,趙程程趁機一個助跑,衝過去一個飛踢將他踹倒,趙程程半途收了力,怕將他直接踹死,也導致了自己身形不穩,從半空直直摔在地上。而寸頭男的倒在地上,小聲的哼哼着,看樣子是肋骨斷了。

說時遲那時快,兩分鐘不到,這場群架就這樣簡簡單單的打完了。

女生們解決完了其餘兩個男生,忙衝過來扶起趙程程,明美諂媚的吹捧着:「員外姐真是仁慈啊。」

惠子沖寸頭男道:「喂小子,我們員外姐腳下留情,不然你就死了哦,員外姐說了一天殺一個人,就不會再殺第二個。饒你一命,你還不趕緊跪下來舔她的鞋子!」

寸頭男疼得說不出話,只小聲地哼哼着

百惠傲嬌道:「渣渣們,都是垃圾,還不跪下!」

靜香則冷冷一笑,陰惻惻的道:「都殺了吧」

男生們瑟瑟發抖,趙程程也心有餘悸。她真的沒打過群架,尤其是跟上中學的孩子打架。

要知道,這群孩子打架是不要命的!而且殺人還不犯法!!!她雖然會點拳腳,但也只限於強身健體,頂多揍過晚上跟蹤她的流氓。師傅講的理論,她雖然都記住了,但也從來沒實踐過。

聽聞女生們此番言論,少年們和趙程程都嚇傻了。

尤其是黃髮少年,想到趙程程輕而易舉就將他們打敗,臉上還掛着興奮的笑容(趙程程的過度緊張綜合征)而自己剛才還出言挑釁於她。趕緊捂着疼痛不已的肚子,咬着牙勉強站起身,向著趙程程走來:「大姐頭,小的們有眼不識泰山,您大人有大量,不要殺我們,我們以後就跟着您混了,您讓往東我們不往西,您讓抓狗我們不攆雞。」

趙程程心情還沒平復,臉上還帶着詭異的笑,嘿嘿嘿嘿個不停。一聽黃髮少年這麼說,一下子就笑不出來了。彷彿感覺到了來自中二病人的「森森惡意」趙程程連吐槽的心情都沒有了,扭頭朝外走去:「你們先聊,我上廁所抽根煙」

她這回算是看出來了,還要什麼臉面呢,今天的形象給她毀了個徹徹底底。

這邊黃髮少年心中揣揣的問明美:「喂,大姐頭是不是嫌棄我們太弱了,不想要我們 ?」明美鄙夷道:「你也知道,你看你那頭,就跟個黃色海膽一樣,醜死了,員外姐看着你都沒胃口了」

山本正雄,也就是黃髮少年心裏咯噔了一下心道,這位老大難道還吃人肉?

隨即邊聽明美顯擺:「哪像我們,老大說我們什麼秀啊什麼餐的,就是說看着我們長得好看,能多吃兩碗。」

被砸了後頸的少年此刻正悠悠轉醒,聽到明美的話,忍不住捂着脖子道:「蠢貨,那叫秀色可餐。」

百惠聞言不悅道:「居然敢覬覦我們的美貌,你這個猥瑣男!」說著,一腳狠狠踩上了少年的肚子,少年慘叫一聲,又暈了過去。

山本正雄氣到:「我們也是大姐頭的人,你居然敢對我們動手,你就不怕老大生氣嗎?」

惠子得意的說:「我們是員外姐第一批小弟,都是跟員外姐闖過險境(恐怖公寓)面對過強敵(伽葉子和君雄)出生入死(「逃出」恐怖公寓)過的核心小弟,你們只能排在我們後面。」

山本正雄等人雖心有不甘,但也捏着鼻子接受了,然後幾人將倒在地上的寸頭男七手八腳的附近醫務室,不理會身後崩潰大吼着:「骨折病人不能隨意挪動啊啊啊啊!!!!」的校醫

幾人湊在一起,聽惠子分享自己這位新晉老大,大戰女鬼的「英姿」

躲在女廁所抽着煙,哀嘆着自己那撒丫子跑的無影無蹤的淑女形象(你有那東西嗎?)的趙程程,渾然不知自己已經被幾個女生出賣了個徹徹底底。

抽完煙回來,趙程程才後知後覺的知道,自己又多了一群所謂的小弟。頓時只覺得五雷轟頂,剛想說些什麼,上課鈴聲響起,趙程程只得回到座位上去。

第四節課的期間,幾個女生眼睛放光的盯着趙程程。三班的一眾新晉小弟竟然不在班級里上課,呼啦啦的一群圍在二班教室門口的走廊上,指着趙程程小聲嘀嘀咕咕,似是在分享自己老大的光榮戰績。

趙程程死死壓制住額角抽風一樣亂跳的青筋,眼睛盯着黑板。只覺得如坐針氈,尷尬的腳趾摳地。

好容易熬到了中午放學期間,幾個女生起去了一家據說很好吃的拉麵店。而男生們怕影響趙程程的食慾,便也識趣的沒有跟上來。

趙程程終於鬆了一口氣,見到好吃的,她的立馬心情好了起來。看着老闆花式拉麵,聞着店裡經久不散的濃湯香氣,頓時眼冒小星星。

她人長得好看,嘴又甜,還能貧,把做拉麵的老爺爺哄得給她多加了好幾塊肉。懷着對美食的感恩之心,趙程程舀起一勺麵湯送入口中,濃郁的骨頭湯,伴隨着海鮮的鮮香,再佐以蔥花調味。這美妙的味道瞬間就征服了趙程程的味蕾。她挑起兩根拉麵放入口中咀嚼,這爽滑彈牙的口感……她都多少年沒有吃過了。海鮮的火候恰到好處,大塊五花肉,肥瘦相間,一口咬下去不柴也不膩。面上還鋪着一個湯心的荷包蛋。感謝過漫天神佛以後趙程程開始埋頭苦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