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帶着空間逃荒後,我躺贏了
帶着空間逃荒後,我躺贏了 連載中

帶着空間逃荒後,我躺贏了

來源:google 作者:橘橘橘橘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周安樂 橘橘橘橘子

【雙潔,1V1,空間+種田+女強+發家致富事業為主,戀愛為輔感情線:日久生情】周安樂穿了,一睜眼父母雙亡,沒車沒房,身後兩個小包子,馬上面臨逃荒現場謝謝,當場去世可以嗎?當然不可以,周安樂只好奮發圖強,幸好自己的空間異能也跟了過來,自己搜集的物資都在裏面就這樣帶着家人硬生生的在災年,活了下來然而沒想到的是,不僅收穫了同『老鄉』的閨蜜,旁邊還有一直盯着的某人一心想要把人拐到自己家,不知不覺中躺贏了……展開

《帶着空間逃荒後,我躺贏了》章節試讀:

周安樂聽到這裡就覺得不好,趕緊回頭去看。

周小輝聽到這裡全身顫抖,眼睛猩紅,牙齒因為咬的太緊臉上的青筋暴起來了,正死死的盯着前面的兩個大娘。

那兩個大娘看到他這個樣子,嚇了一跳,互相拉着就趕緊向前走了。

周小輝不甘心的衝上去想要拉那兩個大娘,被周安樂眼疾手快的拉住了。

低聲的說著,「不要衝動!」

周小輝眼睛赤紅的盯着周安樂,「安樂!我們村整整一百戶人!全都沒了,我爹娘、大哥、大嫂小侄子小侄女全都沒了!」

周安樂心裏暗嘆一口氣,這麼多天周安樂也看出來了,周小輝心地善良,但是行事衝動做事不管不顧,太衝動了。

「我知道,你想報仇我不攔你,但是你現在衝上去怎麼說?難道你要別人知道你是周家村的倖存者嗎?安安和安平也在,你不為她們考慮?」周安樂質問他。

「你們走不走?不走滾一邊去!」後面的人看他們站在那裡不動,不耐煩的吼着。

周小輝轉身就瞪着那個人。

「瞪什麼瞪?想打架?」那個人看着也不是好惹的,一副想要干架的樣子。

周安樂拉住周小輝,帶着幾個人就走,沒有理會身後的人。

看着他們走了,後面的人才哼了一聲,一副勝利者的姿態。

「我們進城之後,先打聽打聽,既然這事鬧得人盡皆知,肯定還有其他的人知道,搞不好城裡的人知道的更多。

如果周癩子還活着, 我們就去賭坊找一下,如果他也沒了,那也是報應,至於安王府,我們現在無權無勢,你直接衝過去報仇無異於以卵擊石,這個我們從長計議。」

整個周家村的人沒有不知道周癩子的,不過三四十歲,整個人整天遊手好閒,不幹正事。

最喜歡的事就是沒事就去城裡的賭坊轉悠,後來就沾上了這個毛病,一發不可收拾,輸光了所有的家當不說,氣死了父母還不收斂,爹娘的頭七都沒過,就又賭上了。

結果又輸的褲衩都差點被人扒了,最後要債的上門之後,他借了一圈的錢,都沒人敢借給他,後來把媳婦孩子抵給了賭坊才算保住了自己一條命。

後來就不怎麼在村裡看到他了。

誰也沒想到,當初人人看不上的周癩子,竟然干出了這件事,整個村的人命全都填了進去。

想到這裡,周小輝恨不得生啖其肉。

周安樂在原身的記憶里也找到了那個人,因為這個人在周家村實在是出名,不管大的小的,無論多大年紀,教育自己的孩子永遠都是:

「你要不學好,以後我就把你給周癩子養!」

進城的路也不順利,前面十個人都進不去一個,守門的護衛有兩個,都斜着眼睛看人,大多數人都還沒走到面前,就一臉不耐煩的揮着手讓人滾。

完全不顧那些人怎麼苦苦哀求,有的上前想要理論,直接被打的半死扔到一邊。

對於這個情況周安樂早就有心理準備,她悄悄的摸出了當初的那兩張五十兩的銀票,狠了狠心拿出一張,又裝作從破布里拿出離開家的時候那個盒子。

裏面是周安樂她們的戶籍和周父周母存了一輩子的二十兩銀子。

想了想,又把在周家那三個人身上摸出來的腰牌拿進了破布里,防患於未然。

終於輪到了周安樂她們,她們這邊的守衛是個國字臉,面色冷淡,看上去就是那種很嚴肅的人,他伸手就想把周安樂她們趕到一邊去。

周安樂上前拿出戶籍文書,把五十兩的銀票夾在裏面,然後遞給守衛,「大哥,我們這剛好要去城裏面尋親,這是我們的戶籍文書。」

說著打開了文書,把銀票給守衛的看,守衛的看到上面是五十兩的銀票,立馬精神了幾分,斜着眼睛看了一下周安樂。

臉上一副正義凜然的樣子,「既然是尋親的,還不趕緊去?!」

周安樂臉上剛剛露出一個笑容,還沒有完全展開,就聽到旁邊另一個守衛上前攔住了。

「你說尋親就是尋親的?你有什麼證據?」這個守衛身材精瘦,眼睛亂轉,看上去就是很精明的人。

都知道城門這裡現在肥的流油,他可是好不容易動用了關係才調到這裡,結果在這裡半天了,一點油水沒撈到,此刻好不容易來了一隻肥羊,不給扒光了,怎麼可能放手。

「看這幾個孩子的面相,也不是那種耍滑頭的,人家年紀都不大,你就別為難人家幾個孩子了。」國字臉守衛想着自己畢竟收了錢,也不好一句話都不說。

但是這話明顯沒什麼說服力,大家心裏都知道怎麼回事。

「哼,這可不好說,耍滑頭的人難道還會給自己臉上刻字不成?」精明的那個守衛這個時候當然不會輕易被別人說兩句就放棄,依然攔在那裡。

周小輝剛才沒有看見周安樂塞錢,還以為那個國字臉的守衛真的是為她們說話,此刻看到那個面色精明的守衛為難他們,火氣直衝天靈蓋。

周小輝梗着脖子怒喝:「那個大哥都同意了,你憑什麼不讓我們進去?」

那個守衛臉色沉了下去,沒想到竟然當眾被人反駁,心裏也有了火氣,伸手就抽出自己腰間的刀,指着周小輝,「小子,我告訴你憑什麼,就憑爺手裡的刀!」

此刻這裡已經圍了一圈的人,看到這一幕都小聲的議論着。

「這也不知道是守衛還是土匪!」

「噓!小聲點,你不要命了?跟他們有什麼道理可講!」

旁邊的人拉了拉,頓時不敢再開口了。

剛才排在周安樂她們後面的那個人,此刻也縮在人群里不敢說話。

大寶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和安安安平手牽着手,此刻也怒視着那個守衛。

周安樂皺着眉頭看着這一幕,心裏猶豫了兩秒鐘,下了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