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帶空間穿六零:嫁廠工後旺夫旺崽
帶空間穿六零:嫁廠工後旺夫旺崽 連載中

帶空間穿六零:嫁廠工後旺夫旺崽

來源:google 作者:許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硯名 宋櫻 現代言情

【穿越+美食+空間+養娃+爽文+女強+馬甲】頂級世家繼承人宋櫻在洗澡時不慎滑倒,磕破了腦袋,再次睜開眼,穿到了六十年代的宋櫻身上擁有眾多馬甲的宋櫻不甘心在鄉下平平庸庸的過完一生,她要抱緊大佬的大腿,利用自己所學,外加空間的加持,讓自己在這個世界大放異彩且看宋櫻如何一步步在這個世界中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展開

《帶空間穿六零:嫁廠工後旺夫旺崽》章節試讀:

吉寧市市中心醫院二樓急救室門外,傅硯名和他的搭檔杜明忠在焦急的等待着。

三天前,他們大隊接到廠長下達的命令,需要前往郊區某煤礦勘測開採條件,本來前面的任務進行的很順利,誰知他們在最後爆破時發生了意外,肖天為了保護工友意外受傷。

雖然他們第一時間就將肖天送入醫院,但傅硯名看着自己衣服上以及雙手上的血,心中微微發沉。

大約過了五個小時,陸醫生從手術室走出。

「陸醫生,他怎麼樣了?」傅硯名沙啞着聲音問道。

陸醫生搖了搖頭:「現在暫且穩定了,但他全身大面積被炸傷,背部三分之二被燒傷,左腿肌肉被燒焦,為了防止感染我們進行了肌肉切除,並且在檢查中我們發現他的右耳大量失血,右耳以後可能會聽不見。」

傅硯名聽了心沉入谷底,向來沉着冷靜的他也眼眶發紅,良久,出聲道:「活着就好。」

肖天和他同年進入煤廠,一進廠兩人便被分到了同一個大隊,他們一起鍛煉、一起下礦,在煤廠的這十年,兩人早已成了兄弟,現在突然變成這樣,他心底泛着無限酸意。他從小生活在煤廠大院,從小就聽別人說這份工作很危險,每次看到工友受傷,他心如刀絞。

清遠國國土面積不算大但也不算小,但農作物產量低下,國家煤礦、石油等資源豐富,自獨立後,主要以出口這些資源為生。

一旁,杜明忠伸手拍了拍傅硯名的肩膀:「阿硯。」

傅硯名平復了下心情,打斷了杜明忠的話:「我沒事。」

因為肖天現在怕被感染,所以兩人只是走到病房門口看了看,留下廠里專管後勤這一方面的人員,交代他好好照顧肖天。兩人就回廠里對之前的任務進行總結、彙報,他們廠里風氣很好,每個人可以說是盡職盡責,無論何時,都秉承着拿一份工資就要克服一切困難,完成廠子里交給自己的任務。

一個月之後,肖天身體漸漸好轉。

期間,他向廠子里提出了辭職,因為這次負傷,他的身體狀況大不如從前,而他右耳又失聰,縱使有萬般不舍,他也不得不承認自己已經不適合再從事這份體力工作。

因為肖天左腿還沒康復,走路還不利索,傅硯名向廠里提出申請,用掉自己之前沒有使用過的假期,送肖天回家。

出發的前一晚,傅硯名扶着肖天走了一遍以往進行訓練的訓練場。做他們這個工作的,身體鍛煉很重要,每天早上,廠子里都會組織工人進行鍛煉。肖天看着熟悉的地方,有點恍惚,他想起了自己剛來煤廠時,他家在農村,十五歲那年父親生病離世,家裡欠下大筆債務,而弟弟妹妹還小,只靠他和母親兩人上工根本還不起債務。後來聽說煤廠招工人,每月除了管飽,還有工資可以拿,就說服母親遠離家鄉來到煤廠當工人。

那時候,他為了早點還清家裡的債務,將廠里發的錢都寄回家裡,就連廠里發的衣服他也捨不得穿,他想省下來留給弟弟妹妹。和傅硯名熟識,是有一次他往家裡寄東西時,發現有寄往自己家裡的包裹,他疑惑之下,找人打聽,才知道那是傅硯名悄悄寄的。他沒選擇辜負傅硯名的好意,因為他知道家裡母親和弟弟妹妹日子難過,但從那之後,他就悄悄地幫傅硯名打水,幫他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活。

思緒回籠,肖天看着傅硯名:「阿硯,不必為我感到難過,就算離開了煤廠,回到鄉下,我依然可以用自己的身體支撐起家裡。在廠里的這十年,我收穫了很多:兄弟、工友、個人能力等等,我已滿足。工作的這十年,為了掙夠錢,我只回過一次家,從父親去世後,母親獨自在家撫養弟弟妹妹長大,這些年過得不容易,以後我可以多花些時間陪陪母親。」

傅硯名沒說話,他知道肖天的話大半在安慰他,離開煤廠,沒有遺憾是假的。

肖天又道:「我隊里的兄弟就辛苦你了,幫他們找一個好隊長。明天我走時,也別讓他們來送,讓他們早點忘記我,也好讓新隊長早日開展工作。我抽屜里有一封給他們的信,你幫我交給他們,看了信他們會明白的。」

傅澈輕輕嗯了聲。

「好了,時間不早了,扶我回去吧。」

兩人回到病房,看到床上放了一沓信件,傅澈知道那是肖天隊里的工友寫給他的,就轉身出去,順便將房門關上。

肖天坐到床邊,將信放進自己的懷裡,低聲痛哭。

翌日,早上五點,傅硯名便和肖天坐車離開。

吉春市在北方,而肖天的家在南方,湖溪省,肖村。兩人需要坐兩天兩夜的火車趕到湖溪省,之後會有車來接。

因為在這個國家,煤礦是國家的主要產業,統一歸國家管理,這些年,兩人在廠里有些名氣,肖天又身體未愈,廠里提前聯繫了車站說明了情況,所以兩人直接被安排到了一個獨立的車廂。到了火車上,傅硯名扶着肖天躺下,吃了一些火車上買的早點之後便睡下了。

經過兩天兩夜,兩人到達了湖溪省,一下車站,便看到一個身穿煤礦服裝的工人上前迎來:「你好,傅大隊長、肖小隊長,我是馮剛,負責接送您二位。」

傅硯名和肖天兩人和對方握手後說道:「辛苦你了,馮剛同志。」

「不辛苦,不辛苦。」馮剛說著就上前接過傅硯名手中的行李,走到車前,將行李放入車中,並打開后座的車門,請傅硯名和肖天上車。

等傅硯名和肖天上車之後,馮剛坐到到駕駛座位上開車。

「傅大隊長、肖小隊長,坐了一路車累壞了吧,領導已經吩咐過了,請您二位先到廠里招待處休息休息,等明天我再送您們去肖村。」

傅硯名考慮到肖天的身體狀況也就答應了。

兩人到了招待所,登記身份之後,馮剛領着兩人進了二樓的房間:「兩位隊長,我去弄點吃的,您們先洗漱一下。」

「麻煩你了,小馮。」傅硯名說道。

兩人吃過晚飯之後,傅硯名給肖天換了一下後背的葯,便回房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