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大話神鵰
大話神鵰 連載中

大話神鵰

來源:google 作者:猛大夫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楊過

小時候很喜歡看老先生寫的小說,對於原版的楊過總覺得很他很倔強又很痴情,但如果楊過不這樣那麼小說故事又會怎麼樣?我現在寫的這位楊過,則是從二十一世紀穿越過去的展開

《大話神鵰》章節試讀:

我上前一看,卻是發現林中正有三人。

首先是一名少女,大約十二歲左右,穿了一件青衫,容貌秀氣可愛,看起來是個大戶人家。

只是此刻臉上升起為難之色,似乎在做什麼抉擇。

另一個則是個大一點的少年,看起來十四五歲,臉上五官還算端正,身材中等,膚色黝黑。此刻卻是呼吸急促,一臉難受。

通過剛才的聊天知道,他就是那個自稱楊過的人。

最後則是一個矮瘦的光頭老人,身形有些萎顫,可是說話卻是尖聲細氣,看着少女少年的神情十分玩味。

我又看了一下情況,發現這老頭竟然有怪癖。

老頭抓了兩人,對那少女的說能放她走。

但卻給那少年下了媚葯。

那少女重情義,看着少年難受,哪裡肯丟下他一個人逃離。

老頭這樣做,除了想看兩人為難的神色外,還有是想看一場活春宮。

我看到這裡,頓時不能忍了,這他喵十歲女孩你也下得了手!

便大喝一聲:「住手!」

我凌空一躍,飛身向前,鐵槍「嗖」一下掃向老頭腦袋。

只見那老頭臉色一駭,竟能彎腰躲開。好傢夥,竟然會武功!

與此同時,臉色大變的還有那少年。

我沒顧得上他們,見一擊不行,立刻變招。只見在半空中,我一把將長槍撐在地上以此接力,翻身一腿踢向老頭。

我出腿是如此迅猛,嚇得老頭也不顧形象,直接在地上就滾了起來,以此來與我拉開距離。

我那裡肯放過他,腳落地的瞬間便抽出鐵槍,如同老農鋤地一樣砸向老頭。

老頭心裏慌張,拼了命地在地上蠕動想要避開這一招。

最終還是被我一招斷了腿。

「啊!!!!!!」老頭慘叫一聲,他見我還想動手頓時頭痛欲裂連忙求饒:「大俠饒命,大俠饒命。我並非惡人!」

我見他失去行動能力,又好像有話要說,便停了下來。

只見那老頭顫顫巍巍地說道:「小的叫梁子翁,乃長白山人。由於年紀漸長,所以就收了個徒弟。最近見徒兒寂寞,就想給他找個媳婦。」

我聽了後,皺了皺眉頭,有點不明所以。

什麼徒弟,什麼媳婦。這與你行惡有什麼關係?

只見那梁子翁又指了指那黝黑少年,說:「這人便是小人的徒… …」

他沒說完,只見那黝黑少年突然暴起,竟然一口咬向梁子翁的喉嚨。

只見梁子翁「啊」一聲,死死的捶打着黝黑少年後背,目光怨毒,憤恨地說著:「你這個……孽徒……」

沒有說完,梁子翁飲恨西去。

我有點不知所措,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情況。

這人怎麼如野獸一般,竟然用口咬死別人。

一時間也不知道如何反應。

旁邊的少女也是嚇得面無血色,她那裡見過這種場面。

只見梁子翁斷氣後,那少年依舊咬了很久。

確認對方斷氣後,黝黑少年才起身,背着我與少女兩人試擦嘴角,後才帶着笑容轉過身來說道:「多謝大俠搭救,這梁子翁乃是江湖上有名的建銀之輩。剛剛那些求救之言,全是為了活命的謊話,大俠千萬別信。」

我覺得梁子翁這個名字有點熟悉。這不是射鵰裏面的小反派嗎?他不是被打下華山絕壁屍骨全無了嗎?

怎麼現在還活着?

我心裏怪異,只覺得眼前少年有點不老實。

那黝黑少年見我神色有異,知我不信。邊忙扯開話題。

他見我腰間別著各種草藥,知道我應該懂點醫理,便跑到梁子翁屍體摸索了一把,只見他拿着一個包裹恭恭敬敬地來到我面前。

「這奸賊曾經在長白山深處偷襲過一個深受重傷的老前輩,這些書籍便是從那老前輩身上取來。」

我聽到書籍,也覺得好奇,取過書籍。

只見上面寫着「藥王內經」,作者竟然是前唐孫思邈。

這人可是有着藥王之稱的猛人。

頓時心裏激動翻開看了起來 。

裏面多是藥名藥理的解釋,還有繪圖講解。

來到這個世界,沒有網絡,練武功成了我的最愛。除此之外,還有鍛鐵,醫學我也有點感興趣。

現在得此奇書,更是喜不自勝。

這醫術高明,也能強身健體,對武功大有幫助。

頓時間一旁的少年少女拋之腦後。

那少年見我看得入神,邊想去跟那個少女說話。

可少女見少年嘴邊還帶了些血絲,腦中全是少年咬人時那猙獰模樣,心生恐懼便是往後退了幾步。

「程姑娘莫怕。」黝黑少年見少女退後,眉頭微皺說道:「適才之事,只是在下中了奇毒,理智全失才做出來的,姑娘莫要誤會。」

那少女這才想起來,這黝黑少年確實中了名叫奇銀合歡散的東西,頓時臉色一羞問道:「那楊公子現在感覺是…」

「那老東西的血似乎有解毒的作用,我好像沒事了。」黝黑男子笑道。

我聽着兩人的對話,突然想起來自己要問的事情。

眼前這黝黑的少年似乎自稱楊過。

這世界上有好多楊過嗎?

按耐不住好奇的心情,我開聲問道。

「請問你的姓名也叫楊過嗎?」

我一開聲,聲音依舊有點稚氣未脫。

配合我這蓬頭垢面,滿臉胡腮的模樣,卻讓人忍俊不禁。

黝黑少年跟少女心裏都忍住了,只覺得這老前輩聲音怎麼如此… …也罷,這天下奇人異事眾多,想想人老聲少應該也是有的。

兩人見我剛才出手迅捷連貫,有大家風範。又見我滿臉鬍鬚,只覺得是年紀不小的老前輩,所以先入為主了。

我見兩人神情怪異,久久不語,還想開口詢問。

卻見那黝黑少年說道:「沒錯老前輩,在下正是楊過。乃太湖長興人士,年幼喪父,與母穆念慈相依為命。不曾想母親也是早夭,只留下我一個人。」

說罷,他長嘆一聲。

我聽完懵了。

他的經歷怎麼跟我一樣,見鬼了,這個世界難道還有一個楊過?

那我是誰?

我迷茫之際,那名叫楊過的黝黑少年卻說:「剛剛蒙前輩搭救,不知道前輩高姓大名。」

我?

我是楊過呀。

可我卻說不出口。如果我叫楊過,別人問我,豈不是麻煩?

只是隨便說了個名字糊弄過去。

「我叫唱跳rap。」

「納尼!」

沒想到那黝黑少年卻是標出了一句讓我震驚的日語,而他接下來的話更是讓我神情獃滯。

「大家好我是練習時長… …」

這明明只是一段普通的話語,可我卻鬼死神猜地接道:「雞你太美,嘔,北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