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村痞下樑歪
村痞下樑歪 連載中

村痞下樑歪

來源:google 作者:呂三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周建 庄琴 都市小說

我爸是個賭鬼,十賭九輸,連我媽都賭進去了……我一輩子,最愛的兩個女人,都被換過錢前者,是我親媽,後者,成為了我的妻子……後來我們家斷了香火,我出去弄了個孩子回來原本以為,這輩子算是圓滿了,卻不知道,人的一生,都是有因果報應的……展開

《村痞下樑歪》章節試讀:

門外走來一個欣長的身影,是舅舅。

他手上拿着一個塑料袋子,遞到了我媽的手上:「我去買了些包子,你和小建吃點。」

聞着大肉包子的香味,我掙扎着起身,抖着手從塑料袋子里拿出一個包子,餓死鬼一樣往嘴巴里塞。

濃濃的豬油味和蔥花味道在我的嘴巴里漫開。

我恨不得把自己舌頭一塊兒吞進去。

原本醫生還在旁邊嘰嘰咕咕,見到我這副模樣,好像一下就想通了什麼似的,搖着頭轉身出去了。

平日里飢一頓,吃不飽又一頓,哪兒見過這樣咬開還會流油的包子?

狼吞虎咽吃了四個包子之後,我慢了下來,才看到袋子里就還剩下兩個包子了。

肚子里有了東西之後,我精神也好了起來。

想起來我媽今天也沒吃東西,心中一酸,使勁兒遏制住了自己的貪慾,將手中剩下的半個包子遞到了我媽的面前:「媽,你吃!」

舅舅站在旁邊,點點頭:「好小子!你媽沒白疼你。」

媽媽應該也是餓得夠嗆,當著舅舅和旁邊病人的面,她沒有推搡,拿起我吃剩下的包子,也是三兩下就塞進了嘴裏。

舅舅在旁邊看着,眼眶都紅了一圈。

等我們一行三人從衛生院出來的時候,已經到了黃昏。

夕陽西下,路上也沒有幾個行人,都回家做飯吃飯去了。

聽媽說回家還有雞湯喝,我想想就開心,腳步也輕盈了起來。

舅舅和媽媽一直都在我身後嘰嘰咕咕說話。

我豎著耳朵想聽,卻只聽到了嗡嗡的風聲。

送到了村口,舅舅看了看日頭,說自己要回去了,家裡還有事情。

媽媽不肯,硬要拖着他過去喝口湯,姐弟兩人在村口僵持了半天。

村裡有兩個女人驚慌失措跑了出來:「倒了一桌人……有鬼啊……有鬼!」

我定睛一看,是村頭徐家的。

村裡怪力亂神的傳言極多,我們老周家向來是不受人待見的。

我媽見人很多時候都躲着走。

舅舅不是這個村裡的人,更加不想管旁人的閑事,匆匆和我們告別,回家去了。

我媽見到村口亂成一團,很多人聽到女人的喊叫都從屋裡出來看熱鬧,她也忙拖着我就回家去了。

回到家,門戶大開,老周在堂屋斜躺坐着,腳底下一堆的雞骨頭,破桌子上的鍋中乾乾淨淨。

我媽握着我的手又緊了幾分,衝上去說話聲有幾分恨意:「你都吃了?連湯都沒給孩子留一口?」

「我以為你們吃了。」

老周起身,眯着眼拿着一根細細的柴火,正用他那黃黃的大板牙剃着牙籤。

我媽的笑聲中帶着一絲凄涼:「孩子今天去衛生院檢查,醫生都說他餓得營養不良了!你知不知道?!」

老周一腳將腳底下的雞骨頭都給踢散了,說話陰陽怪調:「養孩子就和養狗一樣,才平安,呃……你說他營養不良?這小兔崽子今兒咬我的時候,把我手都咬青了,我看他,力氣大得很!」

說話間老周起身,圍着我們娘倆打轉,說話帶着酒肉氣:「還去了衛生院?!你哪兒來的錢?又去賣身了?」

老周的話讓我媽頓時氣得渾身篩糠一樣顫抖。

別說我媽平日里是個要臉面的,這話就連我聽着,都恨得牙痒痒了起來。

就在我們咬牙切齒六目相對的時候,門外風一樣闖進來一個身影,揮起巴掌就把老周打倒在地。

那是我長那麼大,心裏最痛快的一次。

想着自己一定要快長快大,以後隨時都能將老周掐在地上痛扁。

等我抬眼看來人,原來是剛剛才和我們分手的舅舅。

外公家境殷實,手底下的孩子又都是勤勞肯乾的,從小不缺吃,舅舅長得高高大大,足比老周高出一個頭。

現在他過來動手打老周,簡直就像是掐着一個小雞仔一樣輕鬆。

我站在一邊,看着自己親爸被親舅舅痛打,心裏別提多雀躍了。

就算是幫自己出頭,我媽的心也是難受的。

畢竟是親弟弟打自己的老公,誰受傷,她都不好過,她一直都顫聲,上前想要把弟弟從地上拉起來:「別打了,別打了……」

我恨不得這齣戲再唱久一些。

事實證明,老周這貨就是個欺軟怕硬的。

之前舅舅沒露面的時候,他對着我們娘倆趾高氣揚,還要說那些戳我媽心窩子的話。

現在被舅舅按在地上一頓暴打,他頓時像一隻軟腳蝦。

就在我媽將兩人稍微拉開一點之後,老周三兩下就縮到房間,哐當一聲把門給關上了。

那模樣,就像是一隻過街老鼠。

動作又快又敏捷。

舅舅追過去在門外大聲罵道:「姓周的!有本事你出來,我今天就讓我姐當寡婦!」

門被牢牢從裏面頂上,老周欠扁的聲音傳了出來:「你有本事進來!狗十的,看看你姐,到時候是哭男人還是哭老弟!」

看着舅舅在旁邊氣得直打轉,地上的小板凳都被他踢到了好幾張。

我走上前,想要告訴舅舅從另外一個房間可以爬過去,卻被我媽拎着耳朵拉到了一邊。

老周和小舅子就這樣一個在里,一個在外,兩人唾沫亂飛的罵了好長一段時間。

我媽站在一邊哭笑不得,應該是想着好歹沒有動手,也就由着他們兩嘴戰。

就在屋子裡罵戰升級的時候,門外傳來凄厲的警笛聲。

這在我們這種小山村,實在是特別的聲音了。

屋子裡一下就安靜了下來。

舅舅和媽媽兩人面面相覷了一會兒。

舅舅一拍腦袋:「剛剛我過來的時候,聽說是村頭老徐家出大事了……**應該是過去老徐家的。」

我和媽媽頓時也想起來了,剛剛進村時候,那邊有幾個女人喊着有鬼有鬼。

屋裡的老周也忍不住在屋裡插嘴:「你還不走?狗十的,小心鬼來抓了你!」

原本已經停息的罵戰一下就被老周點了起來。

「鬼要抓也是抓你這樣的賭鬼!」

……

門外的警笛聲越來越近,就那麼停在了我家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