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從一隻貓開始的無限升級
從一隻貓開始的無限升級 連載中

從一隻貓開始的無限升級

來源:google 作者:飄雨思洛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楊羽 飄雨思洛

【靠偷女生衣服升級的系統】「喵~」???楊羽:「我穿越成了一隻貓?不是吧,這也太拉了,人家都是什麼絕世天才,神界大佬的」「叮,至尊血脈無限進化系統激活,」「來了來了,我的金手指來了,這才對嘛,我也得出人頭地,不能給穿越大軍丟人!」「叮,第一個任務,請宿主偷十位女修士的衣物」???「這是至尊血脈無限進化系統還是變態養成系統啊喂!?」從此,修士之間就流傳着一個傳說:每當夜黑風高的時候就會有一隻變態的貓會偷衣物,而且這隻貓每次出現修為都會提升而楊羽正偷偷升級,下次見面,我就不是偷衣物的貓了!我就是偷衣物的白虎了,嘿嘿嘿嘿嘿展開

《從一隻貓開始的無限升級》章節試讀:

「少爺,城主府少府主找您。」門外傳來侍從的聲音。

「少爺?」見沒有回應,門外侍從又敲了敲門。

栗梓歌用床單遮住慕容虛寂的屍體,走過去開了門。

「你,你怎麼跑出來了!慕容少爺呢?」見到開門的是栗梓歌,侍從有點慌張。

「放肆,什麼跑出來,以後我就是慕容少爺的正妻,你竟然對我不敬。」栗梓歌臉色陰沉下來。

「見過少奶奶。」聽到栗梓歌的話,侍從急忙跪下。

「少爺他累了,已經休息了。」栗梓歌緩緩的說。

「可是…」侍從有點為難。

「沒有什麼可是的,少爺累了,已經休息了。」栗梓歌冷冷地說。

「是,那小人告退。」侍從聽到栗梓歌的語氣,也不再執着,但心裏卻是不滿,「哼,神氣什麼,裝的難道冰清玉潔,還不是趨炎附勢的主兒。」

侍從走後,栗梓歌頓時鬆了一口氣。

「呼,差點糊弄不過去。」

另一邊,侍從已經告訴城主府少府主雲飛,慕容虛寂已經休息的事情,平日里雲飛和慕容虛寂關係很好,發了一頓牢騷之後,雲飛也便離開了。

接着,侍從便準備把栗梓歌已經同意和慕容虛寂在一起的事情告訴家主。

「你說的是真的?」「早上那個那麼烈性的女子竟然能夠認可寂兒?」慕容雲海問道。

「千真萬確,那女子開門跟小人說少爺正在休息,而她也會成為少奶奶。」侍從回道。

「若是寂兒能娶了那等女子做妻子,也算是美事一樁。」慕容雲海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不過,片刻之後,慕容雲海的笑容突然收斂起來,急忙問道:「你說是那女子開的門?」

「回家主,正是」見到慕容雲海突然嚴肅的神色,侍從緊張的說。

「你沒有見到少爺?」慕容雲海又問。

「沒有,當時那女子說少爺正在休息,而她擋在門口,屋內情況我並沒有看見。」此時侍從也明白事情的不對勁了。

聽到這,慕容雲海急忙衝著慕容虛寂所在的房間奔去。

轟的一聲打開房門,戲劇性的一幕呈現在慕容雲海眼前。

原本被綁在床上的栗梓歌已經消失不見了,只有已經被割壞的繩子。

突然,慕容雲海注意到腳邊的血液,慕容雲海看見了血液的來源在鋪在地上的床單底下。

慕容雲海走過去,緩緩地掀開床單,慕容虛寂死不瞑目的神態也隨之顯露出來。

「寂兒!」慕容雲海心痛的喊。

因為慕容雲海身患疾病,和妻子幾十年來都沒有孩子,這慕容虛寂是三十多年的努力才好不容易懷上的唯一一個孩子。

正是如此,從小到大,慕容雲海十分疼愛慕容虛寂,不管慕容虛寂想要什麼都會滿足他,這也是慕容虛寂成為一個頑固子弟的原因。

看着,自己唯一的子嗣竟然被人殺死,慕容雲海怒火中燒。

「廢物!都是廢物!」回過頭,慕容雲海直接朝着跟過來的侍從一掌拍去。

沒等侍從反應過來,已經被拍成了一攤肉泥。

「來人!傳我命令,封鎖慕容家,開啟大陣,不允許一隻蒼蠅飛出去。」慕容雲海怒吼道。

此時,罪魁禍首楊羽正被栗梓歌抱着,躲在一間柴房。

其實栗梓歌也想過直接逃走,不過若是直接向外逃竄,一旦被發現,慕容家內不光有一位武皇,還有眾多武王強者,她一個武王中期,實在寡不敵眾。

「這個小傢伙是什麼修為,我怎麼看不透呢?」

栗梓歌低頭看了一眼楊羽,想到它之前把慕容虛寂一擊斃命的事情。

「說不定他能…」

「哎不對,想啥呢,這個小傢伙也就是一隻小貓,修為頂多也就在武靈境界,畢竟殺死慕容虛寂是趁他不注意才偷襲成功的。」

栗梓歌看着懷裡的楊羽,竟然有說不定楊羽可以突出重圍的想法,不過又很快被自己否定了。

很快,門外傳來了腳步聲。

「慕容少爺竟然被殺了,家主現在大怒,看那樣子得抓到那女人碎屍萬段呢。」一行人經過柴房。

「也不知道慕容少爺啥時候就被殺了,說不定那女人早就跑了。」一人說道。

「噓,快別說了,萬一那女人跑了,倒霉的可是我們。」一旁的人連忙攔住。

「對對對,少爺手下的那個侍從都已經被家主一怒之下給殺了。」其餘人連聲附和。

幾人雖然路過柴房,不過卻沒有打開查看,徑直走了過去。

「好險,差點就被發現了。」

栗梓歌剛才緊張的都不敢喘息,要是一個不小心被發現了,可真就栽在這裡了。

楊羽倒沒有栗梓歌那麼緊張,悠哉悠哉的看來看去,時不時的還蹭兩下栗梓歌。

「小傢伙,真羨慕你,無憂無慮的,沒有什麼煩惱。」栗梓歌揉了揉楊羽的頭。

「小爺怎麼就沒有煩惱了,你知道面對着這麼一個大美女,自己卻還不能化形這件事對我造成多大傷害嗎?」

楊羽在心裏發了一頓牢騷。

「不過一直耗着也不是個事兒,要不然我直接把那什麼慕容家主弄死?」

「不行不行,我真是飄了,連苟的原則都忘了。」

楊羽覺得一直躲在這個破柴房也不是個事兒,竟然起了弄死慕容雲海的心思。

不過這個想法很快就被楊羽打消了,畢竟武皇和武王的差距不是一點半點,他再陰險,連破人家的防都做不到,又有什麼用?

就在這時,地面突然一陣晃動,從破舊的柴房屋頂的小洞中可以看到,一個巨大的能量罩正在慢慢地將慕容家籠罩。

「是守護大陣!」

正當楊羽還在琢磨那透明的能量罩是啥的時候,同樣看到能量罩的栗梓歌驚呼。

楊羽還是一頭霧水,「守護大陣?有敵人入侵?」

「看來這次真的是跑不掉了。」栗梓歌有些絕望。

聽了栗梓歌的話,楊羽猛地醒悟過來,看來這什麼守護大陣,不僅能夠抵禦外敵,也有封鎖這一片區域的能力。

「這不扯嗎,要是敵人提前潛入這裏面,等到敵人入侵,大陣一開,內奸再對着裏面的人殺戮,想跑都跑不了。」楊羽明白大陣的機制後,又是一陣吐槽。

一股能量波動從楊羽和栗梓歌身上掠過。

楊羽突然有種熟悉的感覺。

「對了,這是在清玉宗那種感覺。」

楊羽還在因為自己想起來感到高興。

「等等,那這不就意味着…我靠,我們他媽的被發現了!」楊羽突然反應過來。

而在楊羽反應的時候,一道磅礴的能量衝天而起,接着一道人影飛快地向栗梓歌和楊羽所在的柴房飛來。

「妖女,還我兒命來!」慕容雲海的聲音響徹雲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