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之反派師兄的絆腳石
穿越之反派師兄的絆腳石 連載中

穿越之反派師兄的絆腳石

來源:google 作者:聽妍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男主:舒衍 許飄飄

仙氣飄飄的靈山上,一個綠色瘦小的身影蹲在地上,嘴裏嘟囔着「完了完了,我這是在做夢,肯定不是真的……」就在幾天前,便秘幾天的社交牛逼症女孩許飄飄終於實現了馬桶自由,但沒想到因為馬桶的炸裂把她給送來修仙界,還穿越到一部書里,更可怕的是穿越成反派唯我獨尊的世界,她要抱緊反派師兄的大腿,於是許飄飄的日常生活就是這樣的——片段一:清冷禁慾的大師兄在修鍊,許飄飄坐在他身旁不遠處溫柔的看着他,試圖用愛去感化他,沒想到師兄問她是不是有病?許飄飄:「……」片段二:既然溫柔的方式選不了,那她就用霸道的方式,於是在清冷禁慾的大師兄舒衍從茅房出來的那一刻,許飄飄飛奔過去給了他一個壁咚,沒想到把師兄推進茅坑裡…大師兄舒衍:「……」我倆沒完!片段三:霸道的方式可能徹底的讓舒衍師兄記住了她,那麼她在下一劑猛葯,採用懷柔政策感化大師兄,於是乎……許飄飄用不是很成熟的廚藝,做了一頓豐盛的飯菜,在許飄飄的「勸說」下,讓清冷禁慾的反派大師兄吃了,於是…大師兄成功的被毒倒了大師兄舒衍:「???」展開

《穿越之反派師兄的絆腳石》章節試讀:

「正如你所見……」吳強子娓娓道來。

許飄飄:「……」我看不見吶。

「現在雖然說煉丹是後備人員,但是丹藥對於我們傷勢和保命是非常重要的,可以在重要關頭撿回一條命。故此,現在比拼是四長老教的煉丹……」

許飄飄摸摸下巴,原來如此,看來這次進入的那個什麼,什麼禁忌之地非常重要了?

許飄飄思考了一下自己的歐皇體質,估計還沒進到禁忌之地的入口,就差不多嗝屁了,自己的煉丹、劍術等啥的都一般。

其實許飄飄知道,說一般簡直就是抬舉了她,她簡直不會好嗎?剛穿過來一個月,怎麼可能全部都會。

生產隊的驢都不敢這麼干啊,都學完,也不知道掌門叫她過來幹嘛,湊人數?

吳強子疑惑的問道:「你是哪個門派的啊,我怎麼沒見過你?等會兒你也要上去比試嗎?」

許飄飄木着一張臉,有些麻木了:「說起來可能你不太信,我哪個門派都不屬於,我只是一個藥草園平平無奇的維護工。」

強子有些訝異,但還是點點頭,沒說什麼,估計是知道了什麼。

許飄飄簡直就無語死了,她根本擠不進去這人山人海,突然,她好像看到一個閃亮的衣裙,飄飄然的從她身邊走過。

許飄飄條件反射一手就抓住了她,不再說,穿的這麼騷氣的少女,只能是許擬擬了。

許擬擬好好的走到道上,突然被大力的拉扯,差點沒被勒死,剛吃的飯差點沒給她勒的吐出去。

許擬擬火冒三丈,她看向始作俑者,氣更大了:「許飄飄,你是不是有病,拉我幹嘛?」

許飄飄摸了摸鼻子,有些心虛,她眼神飄忽,然後沒好意思說讓她帶着她進去看比試。

她眼珠子轉了轉,對着許擬擬用非常溫柔的聲音說道:「擬擬啊……」

許擬擬渾身哆嗦,這癟犢子又想搞什麼?

「停,你正常一點。」許擬擬抗拒的拒絕着。

許飄飄:「……」

你就說人與人之間可不可以有一點點的信任,哪怕一點點?

「許擬擬」許飄飄叉腰,然後又有點狗腿的說道:「你等會兒帶我進去看一看大比拼吧。」我賊愛看熱鬧。

許擬擬摸了摸下巴,然後有些倨傲的抬起下巴,一臉嘚瑟的的說道:「帶你進去也不是不行,不過嘛……」

許飄飄盯着她,手中突然就有點癢了?是不是飄了許擬擬,之前沒被打夠?

「嘿嘿,你求求我,說不定我還挺樂意帶你進去的。」

「……」就這?我褲子都脫了你給我來一個這兒。

許飄飄完全沒有什麼羞恥之心,她立馬狗腿的給許擬擬錘了錘她的肩,然後道:「求求你了,擬擬,你真是個漂亮聰明可愛的美女小姐姐,……」

「行叭行叭,你既然這麼誠懇,那我就帶你進去吧!豆芽帶路」

然後摻雜着伺候這位大小姐婢女的低聲吐槽:「都說了我叫玉芽了小姐。」

許飄飄跟着許擬擬就這麼擠進去了人群中,現在終於能看到那些遠處坐在座位的人了,其中還不乏有認識的。

掌門本來還挺昏昏欲睡,看到許擬擬跟許飄飄過來的那一剎那間,嘴角抽了抽,然後又堆上滿臉笑容的招呼她們過去。

許飄飄:「……」

師傅,你別以為我沒有看到你臉上的嫌棄,你能再給我看的清楚點嗎?嫌棄都快要寫在臉上了。

不就是那件事兒嗎?有必要記恨到現在嗎?小氣的小老頭。

許飄飄氣呼呼,還有她現在不也跟許擬擬和平相處嗎?會出什麼事兒。

人與人之間就不能多一點信任嗎?

我真是服了你們這些老六了。

許飄飄被許擬擬拉着坐在了下座,然後許飄飄就被吸引了。

媽媽,我戀愛了,那個美女姐姐真的好好看。

許飄飄帶着非常欣賞的眼神,看向那盈盈不堪一握的小腰,羨慕的淚水從嘴裏流了出來。

許擬擬:「……」出息!

「喂」許飄飄用手肘捅了捅坐在身旁的許擬擬,眼神猥瑣閃亮的盯着美女。

「幹嘛?」許擬擬一臉嫌棄的往旁邊靠了靠,似乎是想裝作不認識她,簡直讓人無語。

許飄飄嘿嘿一笑,眼眸閃爍着對光芒:「你知道那個煉丹的美女是誰不?」

許擬擬:「……」

她沒好氣的說道:「那個可是人家四長老的關門大弟子,泠鳶師姐,你可別在這兒丟臉了,這麼有名厲害的師姐你都不知道,出去可別說你是掌門的弟子。」

「泠鳶這名字好聽啊」許飄飄自動忽略許擬擬後面的話,對着旁邊的許擬擬繼續嘮嗑:「泠鳶師姐沒想到這麼好看,名字也還這麼好聽,嘖~」

許擬擬:「……」干我屁事兒,你剛剛不是說,我才是最美的嗎?

我們沒這麼熟好嗎?幹嘛靠我這麼近還跟我講這麼多,服了服了。

許擬擬心裏吐槽,僵硬着一張臉,沒敢大罵許飄飄,主要是她的兩顆大門牙根本不允許啊。

突然,泠鳶師姐的丹爐傳來丹香,她纖纖素手拿起蓋子,一顆丹藥就這麼出現在她的手裡。

淡綠色的綠色青煙還環繞在丹藥周圍,下面的學員看到這一幕,紛紛躁動起來。

「天啊,泠鳶師姐竟然練出丹香,還是淡綠色的,這就使丹藥等級更上一層了,我現在就想知道,這個丹藥到底是什麼功效。」

「不愧是四長老的大弟子,果然與眾不同……」

「泠鳶師姐這才多久啊,怎麼又可以練出丹香,嗚嗚嗚,果然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時間過的不久,其他學員也紛紛的把丹藥練出來了,有其他負責的長老把隸屬於每個人的丹藥按順序排號,然後把丹藥遞呈上去。

四長老摩擦腰邊掛着的小藥瓶,拿着到手的丹藥瓶準備評估。

一身深綠色的長袍,身上無任何掛飾,顯得四長老仙氣飄飄,頗有種仙人的趕腳。

「泠鳶獲勝!」

負責的張長老登記出每個丹藥的功效,等級之後,看到評定結果後,立馬宣布最後勝出的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