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之惡毒女配只想救死扶傷
穿越之惡毒女配只想救死扶傷 連載中

穿越之惡毒女配只想救死扶傷

來源:google 作者:聽雨任平生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昭 謝明淵

女外科醫生穿成書里的註定要被祭天的惡毒女配?林昭選擇珍愛生命,遠離男女主!誰知重生而來的女主卻認準她為敵,秉着不原諒不姑息不放過的精神非要把她搞死林昭:這輩子我還沒做什麼對不起你的事,能不能重新認識一下?原書女主楚子柔:不行林昭原本不想和強戰鬥力女主斗,誰知一不小心卻連搶了女主兩個金手指:神醫?我搶來當師傅!戰神男配?我撿來當老公!展開

《穿越之惡毒女配只想救死扶傷》章節試讀:

「什麼?你要解除婚約?」長公主凌琦珍得知自己女兒想和凌煜桓解除婚約,頓時拉下了臉來,她一巴掌拍在桌上吼道:「林昭,當初是你死活要嫁給凌煜桓的,我不同意,你還跪在門前三個時辰,求我去跟太后要懿旨,這事你可還記得?」

林昭覺得她那一巴掌可能更想拍在自己身上,她硬着頭皮點頭道:「女兒記得。」

其實她哪裡記得這個?原書中只說林昭十二歲時,在宮中飲宴遇到了十五歲的凌煜桓,被他扶了一把就決定非他不嫁了。至於後來她是怎麼求了長公主和太后,原書也沒細說。

書變成了一個世界,自動按照邏輯補全了所有事情。這也是林昭穿過來後,沒辦法把這個世界當成假的原因——實在是太有真實感了,身邊的人都是有血有肉有過往,會哭會笑的真人,林昭實在無法把他們都當成游戲裏的NPC。

「記得?那你現在為何同我說,讓我去求母后解除婚約?你是當懿旨是開玩笑嗎?還是你現在在開玩笑?」長公主簡直怒不可遏。

林昭是她和林正卿的女兒,她一想起林正卿就覺得他是自己年輕時無知犯下的錯。因此她往日高興時,見這個女兒還覺得有幾分順眼,現在不高興了,自然對林昭也沒什麼好臉色。

林昭穿過來也有些時日了,在所有見過的人裏面,她最怕的就是這位長公主,原身的母親。相處的這段時日,她發現長公主實在是個喜怒無常的人。雖然年近三十看起來仍然像是個二八少女,但是不笑的時候,是真的嚇人。

林昭在現代的母親是個大學教授,平時都沒有對她高聲說過話。想到這,她更加懷念起自己的家人來。剛穿過來的時候,一想起父母親得知她過世的消息該是多麼難過就一陣心絞痛,夜裡偷偷哭過好幾回。

然而無論怎樣,她也回不去了,以後的日子還要好好過,即使是在一本書的世界裏,好歹也是活着的。

林昭理了理自己的思緒,帶着些討好地道:「請母親息怒,當時女兒年少,懵懵懂懂不知事,遇見中意的就想嫁給他。可是如今女兒年歲大了,懂事了許多,覺得我與他並不合適,所以才想……」

長公主嗤笑一聲打斷她的話,道:「這才兩年,你就懂事啦?別以為我不知道,還不是因為京中有傳言說六皇子中意楚家那個,就算娶了你,以後也是要抬她做側妃的,你氣不過想退婚罷了。」

不過提到此事,長公主的臉色反而好看了些,覺得她這個女兒倒是比她當年清醒多了。

林昭腹誹,這些可不是傳言而是實情啊。她訕笑道:「確實如此,因此還想請母親幫忙,取消這場婚約。」

長公主低頭看着自己染着紅色丹蔻的指甲,想着她是自己親生的女兒,為了她的幸福,自己怎麼也得出分力,便道:「罷了,我明日進宮問問母后的意思,如果母后不同意,那我就無法了。」

林昭差點喜極而泣,沒想到這事這麼容易就成了。她上前抱住長公主的手臂,撒嬌道:「我知道娘最好了,謝謝娘。」

長公主目露嫌棄地看向林昭,但是最終也沒甩開她的手。

自從林昭懂事以來,就沒再和她撒過嬌,不過這也怪她自己,她當年因為林正卿的事,對自己的女兒也是不冷不熱的,導致女兒後來與她並不十分親近。難得此次女兒同自己撒嬌,這事自然要給她辦好。

所以第二日長公主就遞了牌子進宮見太后。

當今太后是先帝的原配嫡妻,卻不是現在聖上的生母。太后只為先帝生育了一女,就是長公主凌琦珍。雖然現在的皇上記在了太后名下,但是她太后自己親生女兒的偏寵是顯而易見的,如今這種寵愛也延續到了林昭身上。

「今日怎麼有空進宮來看哀家?」太后慈愛地笑着對長公主道。

長公主思索該如何跟太后說明林昭想與凌煜桓退婚的事宜。腦海中念頭轉了一轉,才道:「之前聽聞母后偶有咳嗽,昭兒便從民間尋了張專治咳嗽的方子,兒臣今日帶了來,待會給太醫署的人瞧瞧得不得用。」

對於後輩的挂念,太后十分欣慰,她笑道:「昭兒有心了,改日叫她進宮來陪哀家說說話,說起來也許久未見她了。」

「是,今日她本想跟著兒臣一起來的,不過兒臣想着還有些其他事要與母后說,便沒讓她來。」長公主斟酌道。

太后是她母親沒錯,但是同時也是這世間權勢最高的女人。皇室的親人之間,遠不像尋常百姓家中那樣可以無話不談,在皇家,任何話說出口之前都要三思。

「哦?何事?」太后好奇地問道。

太后對自己的女兒十分了解,這些年來,自從與林正卿分居後,除了在公主府養了個面首之外她再無其他所求,如今這麼鄭重其事地來同自己說事兒,想必是什麼大事。

長公主打好了腹稿,才說道:「是昭兒和桓兒之間的婚事。當年她是因為年紀小,不斷糾纏才倉促定下,如今兩人年紀漸長,婚事也要正式開始籌備起來。只是現下,我觀他二人並無太多情誼,兒臣便想着不如此事便作罷吧?也好過讓她以後如我這般。」

說著,長公主想到自己與林正卿,臉上便帶了些哀傷來。

隨後她便見太后的笑意慢慢收了起來,聽太后說道:「嘉和,這事是你的主意還是有人讓你來我面前說些什麼?」

長公主有些訥訥地道:「這是兒臣的主意。」

嘉和是她的稱號,太后只有在她做的事不順意時才會叫她的稱號。

「既是你的主意,便趁早打消了吧。」太后道:「以後也不可再提,哀家這也是為你們母女着想。」

長公主本想追問緣由,見着太后的臉色,卻不敢再說些什麼,隨意聊了些其他話題,把此事給蓋了過去。

回公主府的路上,她苦苦想了許久才明白太后的意思。

凌煜桓原本不過是後宮中一個生母早逝不受寵的皇子,這樣的皇子在宮中的生活如何,凌琦珍是知道的。後來不知為何他突然得了太后的青眼,在太后的時常照拂下,日子漸漸好過了起來,再後來林昭說要嫁與他,太后二話沒說就下了懿旨,似是樂見兩人之間成就姻緣。

如此想來,怕是太后有意培養他。

想透了這一點,長公主恍然大悟。她匆匆回府,將今日之事同林昭講了,讓她安心待嫁,不許再提解除婚約之事。

林昭彷彿被一盆涼水澆在了頭上,原本答應得好好的,怎麼從宮裡回來就變了呢?看來這皇宮內院真是龍潭虎穴。

此路不通,再過個一年多,她跟男主就該完婚了。林昭不想眼睜睜看着自己走回原書的老路,看來要另想其他法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