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穿越:我有一個影視世界
穿越:我有一個影視世界 連載中

穿越:我有一個影視世界

來源:google 作者:范愁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蘇垣 范愁

蘇垣因為不滿電視劇結局砸出了一個影視世界的系統出來,有了系統的他可以無限次穿越進自己想要選擇的電視劇,琅琊榜的梅長蘇?不好意思,他叫蘇垣,周生如故的周生辰,不好意思,他叫蘇垣,鶴唳華亭的蕭定權,不好意思他也是蘇垣,既然男主總是不能給女主一個he的結局,那麼蘇垣就給改了它,有喜歡的電視劇歡迎大家的留言展開

《穿越:我有一個影視世界》章節試讀:

「希望來生我們都能生在平常人家,平淡安穩地攜手終老。」

「兄長此諾,來生一定要記得。」

蘇垣看着電視機里梅長蘇和霓凰的依依惜別,內心無比壓抑。

「不能答應他走啊大姐,不然這傢伙就回不來了!」

此刻的他作為觀眾無比清楚一旦梅長蘇離開了金陵離開了霓凰,他就真的再也回不來了。

鏡頭再轉,宮羽將林殊的臨別信送到了霓凰的跟前。

她接過了宮羽跪着呈上來的信件,內心已經明白了一大半,整個人都涼了。

顫顫巍巍的接過信件,上面寫着:吾妹霓凰親啟。

悲傷的音樂渲染着,就連蘇垣的心也跟着難過,這世間最可惜最可痛的可不就是相愛的人不能廝守。

再看向電視里的畫面。

吾妹霓凰,見字如面。

兄有三願,一願長安康,二願常喜樂,三願莫痴候。

戎馬倥傯,逝水如斯,不可彷徨獨宿。今生奈何,情深緣淺。偷得朝夕已是奢,蒼天憐我。承君一諾,來生必踐。青青河畔,尋常人家,粗衣淡茶,共白頭,長相守。

元佑六年十一月廿三兄長,林殊字。

蘇垣看着形單影隻的霓凰,簡直恨死了林殊,恨他一腔忠義只能委屈愛人。

恨他明知自己無法給她完美的一個家庭還給了她嚮往未來的希望。

對於be結局他有些忍無可忍,憤怒下將手裡的遙控器砸向了液晶電視。

「什麼結局啊!老子不接受!」

砰的一聲,液晶電視被砸以後,突然發出了滋滋的電流雜聲,人物圖像出現了雪花和黑屏的交織。

一時間蘇垣也顧不上心裏的難過了。

「不能吧,沒有使多大勁啊,這就給電視機砸壞了?」

蘇垣滿臉擔憂,畢竟電視機是剛換沒多久的,他可不是什麼大款能隨意購置家電。

「叮~恭喜主人覺醒影視世界系統」

這一聲把蘇垣嚇了一跳,差點心臟都給飛了出來。

「什麼?我竟然還有系統?」

「是的主人,我們的系統是在您砸向電視機以後觸發啟動的」

「本系統一旦啟動就無法關閉,希望主人可以在系統的幫助下尋找到屬於你自己的快樂」

「我的快樂?我現在的快樂就是希望你們能夠把林殊給救回來,你能嗎?」

其實這也就是蘇垣的隨口一說,畢竟他可沒有把系統當做萬能的,這都是已經拍攝播出的電視劇了,咋改?

「回答主人,我當然可以做到,因為您的系統就叫做影視世界系統,只要您喜歡,在任意的一個影視世界裏,您就是唯一的主角」

「不止是主角還擁有上帝視角,已知未來人物結局並且可以努力改變結局」

這一下子就把蘇垣的興趣給勾起來了,他是一個十足的電視劇迷,看過的電視劇多了自然就會有無數的意難平結局。

就像是剛剛在看的琅琊榜一樣,如果擁有影視世界的話,那麼他就可以隨意的更改結局了呀,只要他作為主角改動軌跡,其他的必然也會跟着改變。

「這個好,不過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麼條件?畢竟要是隨意亂改的話,那就劇情不完整了」

「回答主人,我們的劇情更改是基於大框架下的操作,所以您即使是劇中的主角也不可以改變劇情的大框架」

「當然,我們是有每個劇情人物的設定的,只要您完成的好就會有相應的獎勵,完成不了的話就會被相應的影視劇驅逐出來」

蘇垣搓着下巴思考這個條件,其實還是不錯的,反正既能體驗主角的快樂,又有機會可以改變人物的悲慘命運。

而且就整體而言對於他來說也沒有什麼損失,最多幹得不好被驅逐出那部電視劇而已,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好的,我選擇接受這個系統」

「那麼請主人在我們的影視世界裏選擇一部電視劇進入到裏面吧」

立馬一幅橫屏藍色透明框就出現在蘇垣的眼前,上千部的影視劇可以供他選擇,只要他想去,哪裡都可以。

眼前的一切讓蘇垣有些眼花繚亂,他突然想到自己其實沒必要做那麼多的糾結,因為剛剛的琅琊榜就擁有太多遺憾了。

他也正是因為林殊和霓凰的遺憾才會用遙控器砸電視機,因此砸出了一個系統出來。

「我選擇琅琊榜」

「好的主人,現在由本系統幫您標記」

「主角標記百分之三十、百分之七十、百分之百」

「綁定完成,開始進入琅琊榜影視世界」

「進入電視劇影視世界以後,絕大部分的劇情改編需要依靠主人自己」

「在劇情中,主人身為主角擁有不死之身,擁有百毒不侵的身體,擁有已知劇情的上帝視覺」

「除此之外,其餘的一切需要依靠主人自己完成,只要結局由be變成he,本系統就會在劇情結束以後的現實世界頒發獎勵」

「開始進入琅琊榜影視世界,祝您好運」

說完最後一句話以後,系統的聲音就消失了,隨之而來的是耳邊的呼呼風聲以及周圍物體的快速移動,直至看不清任何東西,只有一束光晃着眼睛。

「宗主,六皇子追過來了」

一個男人雄厚的聲音從耳邊傳來,蘇垣終於看清楚了周圍的一切。

此刻的他正坐在一輛行駛在路上的馬車上,車外則是刮過耳邊的呼呼風聲。

蘇垣掀開帘子朝外看去,剛剛和他說話的正是梅長蘇身邊的護衛黎剛。

他好像不記得劇中有眼前的這一幕場景。

而這裡的環境顯然是北方的荒涼之地。

難道這裡是劇中一開始的北燕?

嘈雜的馬蹄聲由遠及近。

只見一個皮膚黝黑身穿盔甲的少年騎馬而來,盔甲里依舊是游牧民族的裝扮。

少年發現蘇垣撩起了帘子看向車外立馬下馬上前。

這正是北燕剛剛繼承太子之位的六皇子。

「先生」

蘇垣開口「殿下不遠千里的追來可還有事交代?」

「我此番追來是想和先生最後再道個別,此一去不知何時才能再見,慕容嵐今日能夠登上太子之位全憑先生運籌帷幄」

六皇子雙手抱拳躬身,「就此拜謝先生對於慕容家的大恩」

蘇垣明白了,看來這是在梅長蘇回大梁的路上,北燕六皇子前來送行。

「殿下不必如此,蘇某幫殿下也是在幫自己,之後的事情還望殿下能夠助我一臂之力」

「先生所說我必當牢記在心,過幾天大梁會遣使臣出使我北燕,先生交代的我會一字不落的傳回金陵」

蘇垣滿意的點頭,隨後向黎剛使了一個眼神,黎剛立馬心領神會。

車馬再次啟程,浩浩蕩蕩的朝着大梁的境內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