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穿越水滸當皇帝(書號:9217)
穿越水滸當皇帝(書號:9217) 連載中

穿越水滸當皇帝(書號:9217)

來源:google 作者:秦楓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秦楓 金星

簡介:帶武松打大老虎,教時遷偷雞摸狗攜李瓶兒花前月下,邀春梅共度春宵撮合扈三娘和林沖,拳打宋江宋徽宗戰場上的浴血拚殺有沒有,謀略中的三十六計有沒有;把妹偷心的本事有沒有,你想知道的大宋十萬個為什麼有沒有?一副絕美的清明上河圖,一曲壯烈的將軍令站在北宋我為大,一部《水滸》平天下展開

《穿越水滸當皇帝(書號:9217)》章節試讀:

『哎呦』,秦楓疼得大叫起來。睜開眼睛奪目的陽光射得他直冒金星,低頭躲避陽光,卻發現自己趴在土地上,嘴巴里灌滿了泥漿,噎得他直嗆。

好不容易他把嘴裏的泥吐出來再從地上爬起,仔細觀察四周,竟然在一座城牆之下。

這座城牆看似有好多年的歷史,由一塊塊人工採集的石頭堆砌而成,牆角邊長滿了青苔,可以看得出其厚重感。

秦楓納悶,現在到處都在搞拆遷,什麼鐘樓鼓樓、衚衕四合院,統統拆個稀巴爛,然後大搞房地產。怎麼還會有一個存在青草遍地、綠水淙淙的好地方?再看遠處,崇山峻岭之間綠油油的一片,天都是湛藍的,水是清澈的,連空氣都是濕潤而又清新的。莫非在夢中,又或者……

「哇靠」,秦楓驚訝的喊了出來:「這裡是什麼地方?難不成是什麼影視基地?」

他只記得自己坐在回家的客車上津津有味看着《水滸全傳》,卻在高速公路上被後面一輛失控的大貨車猛烈碰撞。客車在在道路上翻轉,他感覺天旋地轉,最後聽到一聲巨響,渾身一陣劇痛,然後便失去了知覺。難道是那肇事的司機怕擔責任竟然將受傷的自己扔到這個鬼地方來了?

這時,一位身穿古裝粗布衣服,挑着籮筐的老農慢悠悠的走了過來。秦楓看得傻眼,一口氣差點沒有回過來:「這又是什麼情況,這年頭什麼怪事都讓我給攤上了?」

他深呼吸一口氣喃喃道:「難道是在拍古裝片?也不知道是武俠還是戰爭題材。我是最喜歡就是寫實戰爭片,硬橋硬馬,拳拳到肉,那才叫真實;不像武俠片飛來飛去的,一點都不腳踏實地。」

「還有,千萬不要是什麼古裝言情片,我討厭就是那種愛來來去,讓人虐心的狗血的三角、四角、五角戀情。當然,我最討厭的就是那種穿越,穿着古代人的衣服說著現代人的話,不時還冒幾句潮人的網絡語言,簡直讓人受不了。」

儘管秦楓在不停的說著牢騷話,但是逃出生天的感覺還是讓他興奮異常。感受着陽光的溫暖,心中陰霾一掃而光。

他拍拍身上的塵土,走上前去問老農:「我說哥么,你是群眾演員吧,我一看衣服就知道你是混盒飯吃的,快告訴我,這裡是什麼地方?」

老農瞪大眼睛無辜的望着秦楓,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秦楓見對方裝純真,心中默默的罵了一句,然後從口袋裡掏出十元錢說:「這下可以說了吧,這可是我最後的十塊錢了,我看你都掉錢眼裡去了。」

老農接過錢,翻來覆去的看了又看,卻始終一副茫然的感覺。

秦楓已經無語了,他憤然地說:「你還看什麼看,這是真錢,不是假幣,我秦楓堂堂正正做人,都是死過一次的人了難道還用假錢騙你嗎?快告訴我這是哪裡!」他最後一句話已經近乎咆哮。

老農被他這一驚,丟下錢便跑。慌亂之中還掉了只鞋子都不敢回來揀,一溜煙就不見了。

秦楓看得是目瞪口呆。他想要去揀落在地上的錢,卻不曾想一陣狂風吹過,這唯一的十塊錢順着暖風掉進了河裡,慢悠悠的隨着漂流而下,漸漸沉底,連個泡都沒有冒。

這下秦楓傻眼了,自己最後的錢錢竟這樣莫名其妙的丟了,如何是好?他搖了搖頭,心中想還是找個人問問這是哪裡,再看能不能夠想想辦法弄點吃的,畢竟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心慌慌。

順着城牆走,不到半刻便來到城門口。秦楓看了許久,又揉了揉自己眼睛再瞅,竟然還是一群古裝人在那裡表演。其中一些人穿着盔甲手持兵器在檢查過往的百姓,而這些飾演百姓的人裝痛苦狀被檢查,時而哭泣時而喊冤,讓人不禁啞然失笑。

什麼片子,演得這麼假,一點都不入戲,肯定是剋扣了工錢,不然他們表情怎麼會如此僵硬。那哭泣簡直就是乾哭,連眼淚都沒有;那陣陣喊冤聲音也太尖銳了,根本就是歇斯底里的裝,表情帝,咆哮哥,簡直太做作了。

秦楓信步來到城門口,昂首挺胸的走了進去。而守門的官兵都對他厭惡異常,這麼一個衣衫怪異之人,根本就榨不出什麼油水,便任由他進去。

秦楓搖晃着腦袋在城裡轉悠,看到的都是古代服裝的演員,他嗤之以鼻、好不得意,逛了這麼久,竟然沒有看到一個攝製組的人來攔他,簡直就是業餘。

這時,他來到一家當鋪門口。抬頭一看裝修還挺典雅,便進去看看有什麼稀奇。老闆見他身形魁梧,雖然衣服褲子都破爛不堪且髒兮兮的,但質地絕對不普通。而且瞧他器宇不凡,一定是什麼富家子弟賭輸了錢來當東西,這種人見多了,於是熱情的出來招待。

秦楓說:「老闆,這是哪個影視基地呀,怎麼裏面的人演技都這麼差,我看混盒飯都差了點,還是讓他們回回爐,去學習一下《演員的自我修養》吧!」

他四周看了看,覺得無趣又問道:「攝製組的人在哪裡,我在這裡逛了許久都沒有人阻攔,這管理也太混亂了。」

老闆被問得雲里霧裡,便以為這公子哥已經輸傻了,都說起瘋話來。不過這都不重要,最關鍵的是看他拿什麼東西來當。

於是他仍然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客氣地說道:「公子,這裡是大宋治下薊州,我們是城裡最大的當鋪,誠信為本、價格公道、童叟無欺,請問公子要當什麼東西?行里規矩,三日可贖回,利息兩成。不過我看公子氣度不凡,也是明事理的人,就算你一成利息便是。」說完,便恭敬的半彎着腰等他回話。

「什麼!」秦楓驚得差點跳了起來,這裡竟然是宋朝薊州,難道我穿越了,以前無聊時看小說,經常有暢銷小說是穿越題材,不會我也有這樣的經歷吧?不對,一定是這個人在消遣我,看我怎麼收拾他。

秦楓定了定神,淡然的說:「好東西我倒是有,不過就看老闆你有沒有眼力,你看我渾身上下哪件東西最值錢?」

老闆其實打進門早就從上到下把秦楓看了一遍,在他看來這個年輕人身上的物件都是稀世珍品,甚至是他走南闖北這麼多年從未見過的孤品絕品。

那雙鞋子的樣式他從來就沒有見過;衣褲雖然破舊襤褸,但是材質也是聞所未聞。

但是最不可思議的是他腰間系的那根皮帶,純牛皮製作,做工精細,中間還有鑌鐵的扣件,巧妙的是扣件之上還有印花,簡直巧奪天工,價值連城呀!

雖然心中樂開了花,但是面對這樣一個冤大頭,他還是假裝仔細再看了遍,然後皺了皺眉頭說:「公子身上其實已經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了,不過要說還能當幾個錢的就只能是你腰間這根腰帶了。」他看着秦楓的眼睛,彷彿是想將他看透一般。

秦楓哈哈一笑,心中想:果然是消遣我的,這根皮帶不過是在路邊用五十塊錢買的劣質牛皮帶,他竟然說最值錢,分明就是在戲耍我,這也證明我根本沒有穿越,簡直就是騙子!

他表面也不動聲色說:「那老闆你說我這個值多少錢呢?」說完,他將皮帶取下,重重的往櫃檯上扔。

這位老闆立刻將皮帶緊緊攥在手裡細細觀看。這不看則已,一看簡直驚呆了。帶子華麗的樣式簡直見所未見,精緻的做工更是聞所未聞。他斷定這必然是稀世之寶,甚至可以說是無價之寶呀!

他心中沸騰了,再也按耐不住激動說:「公子,我出大價錢把它買下來,你看如何?」

秦楓冷笑一聲,看你還有什麼戲沒有唱完。他抬頭望着用楠木雕花而成的天花板悠悠問道:「那老闆你準備出多少錢呢?」

「五千兩白銀,你看如何?」老闆一臉誠懇的說。

聽了此話,秦楓腦袋頓時轟的一下就像要炸開般,甚至有點天旋地轉的感覺,心中也是五味雜陳不知所謂。五千兩白銀,難道、難道我真的穿越了?難道這不是一場噩夢?

用手撐住櫃檯,恍恍惚惚之間他說:「馬上拿銀票給我看,另外我要百兩現銀。」他要最後驗證一下這件事情是否屬實。

老闆興匆匆跑進內堂,瞬間便拿了一大疊銀票,又拿出一百兩現銀。秦楓掂了掂銀子的分量,確實很沉,看來不是假的,一定穿越了。

一聲嘆息,此刻的他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笑。一方面他永遠的離開了自己所處的時代,離開了他的親人朋友;但是另一方面,他來到這裡立刻就變成了大富翁,可以一展身手了。

不錯,我既然來到了這裡,還成了大富豪,那就一定好好享受下人生,還就要在這個時代這個世界干下一場轟轟烈烈的功績,讓後世永記我的名字,也不枉此生。

秦楓拍拍自己的大腿,拿着銀子和銀票徑直往外走。陽光照耀着這座古老而又厚重的城池,也照耀着他堅毅的臉龐,大宋啊,我來了!

《穿越水滸當皇帝(書號:9217)》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