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穿越,前身居然有系統
穿越,前身居然有系統 連載中

穿越,前身居然有系統

來源:google 作者:木子慎之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木子慎之 王雲

王雲沒錢沒車沒房沒女友,一朝穿越大順王朝,成為寧國公家的二小子,本想着生在十大豪門已是富貴之極,可以苟着躺贏一輩子,卻不料,前身有個坑爹系統:【警告!距離「見義勇為」任務完成期限,還有兩天!失敗意味着死亡!】……展開

《穿越,前身居然有系統》章節試讀:

「系統,現在可以告訴我,晚上到底什麼事了吧?」

吃完午飯,王雲躺在院子的葡萄架下,左邊是鴛鴦,右邊是茶點。

鴛鴦拿着扇子,幫自家少爺驅趕蚊蟲,時不時還飲一口茶水,喂王雲一口。

王雲躺的實在舒服,想起晚上的事情,懷疑係統有未卜先知功能,內心再次反問,想多掌握一些信息。

系統好半天都沒回復,當鴛鴦再次貢獻皮杯兒的時候,系統終於有了反應:

「你真是墮落了,前身多麼優秀的單身好青年,瞬間就迷失了。問晚上是吧?你是在想我是不是能未卜先知?不能,隱隱約約有所感之,總之晚上準時到即可。」

「我帶上王靖做護衛,我不倒下,他不出手,可以吧?以我這身手,聽你這意思,我若還像以前那樣孤身前往,怕是有去無回。我要是死了,你哪裡再找這麼好的載體?」

系統彷彿沉思了好久,這才顯示字跡:

「可以,不過,你必須第一個出招,你不倒下,他不能出手!」

「妥!我堂堂穿越客,沒有系統不說,好歹繼承了前身的。可這第一個任務,就弄的跟生離死別似的,一點都不符合穿越條例!」

系統在屏幕上閃出三個字:

「少廢話!」

王雲心知系統肯定有陰謀,可是它不願意透露,自己也沒辦法,只能儘力在晚上,保住自己的小命。

好好享受這一個美妙的下午吧,說不定,就是最後一個下午了。

王雲摟過鴛鴦,香了一口,躺在躺椅上,慢慢睡著了。

鴛鴦見狀,輕聲示意小丫鬟拿來薄毯,輕輕地蓋上,自己坐在一旁,繼續扇着扇子。

睡醒的時候,已是晚上6點。

王靖被請過來一起吃飯,他顯然知道了自己成為王雲護衛統領的事,進來的第一件事,就是行禮,明確主從關係。

腰還沒彎下去,王雲一把攙起,趕走了鴛鴦,和王靖兩人單獨吃飯。

飯後,王雲告知晚上就要出門,去「見義勇為」。

一聽今晚就要出門行俠仗義,王靖有點迷糊,不懂二郎在想些什麼,再想見義勇為、行俠仗義,大白天去不好嗎?非要挑晚上?

晚上還有金吾衛巡城,宵禁,哪裡會有白天方便。

王雲繼續寫道:

「約法三章,極其重要,切記,切記!」

「一,不能暴露身份,尤其是我的身份。」

「二,我必須先出手,不能越俎代庖。」

「三,你只負責救命,不負責其他。」

「不要問為什麼,總之對我極其重要,相信我,我是做好事,不是去找死。」

王靖看着二郎一雙明亮的大眼睛,最終勉強答應了下來。

倆人換裝,改成一身黑色的夜行衣,頭部也罩住了半個臉,只露出眼睛在外面。

王雲反覆感受着唐刀的位置,抽了幾次之後,稍作調整,對着王靖一點頭,倆人走出院子,準備從國公府後門出發。

鴛鴦也想跟着,被一個深吻勸住了,王雲抱了抱她,不再留戀,轉身就走。

晚上九點半,南門外大街,第五條衚衕口,王雲隱藏在陰影處,身後兩米,就是王靖。

王靖不知道王雲到底來這裡做什麼,看着他緊張的有些抖的後背,最終還是沒問出來。

時間距離十點越來越近,王雲深吸一口氣,緩緩吐出,再次檢查了一下全身裝備,尤其是腰間唐刀的位置,緩緩抽出「墨雲」,緩緩插了回去。

「十點了,準備!」

系統顯示出字跡,王雲抽刀在手,走出衚衕,站在大街正中,遙遙望見遠處有一個人影,飛快地掠過來,手中閃着亮閃閃的劍光,在遠處,是熊熊燃燒的火光,聽聲音,像是金吾衛的追兵。

「站住,別跑!」

聲浪襲來,王雲心知目標到了,雙手持刀,擺好了姿勢,按照王靖教的發力技巧,開始蓄力,準備直接施展「你死我活」!

小命之下,不能大意,若是扛不過第一招,估計就喋血當場了。

人影迅速靠近,看到大街正中攔着一個雙手持刀戒備的少年,心中大怒,身劍合一,直接連人帶劍撞了過來。

王雲一聲不吭,顧不上見招拆招,顧不上格擋,唰的一刀,朝着來人劈了下去。

刀鋒劈空,發出尖銳的嗚咽聲,眼看就要劈在人影身上。

來人偏過身子,持劍格擋。

唐刀「墨雲」如此鋒利,直接砍斷了對方的劍,在來人的腿上划了一道大口子。

迸飛的半截劍划過王雲的胳膊,血滴滴答答,流了下來,掉落在地上。

一招「你死我活」使出,王雲感覺渾身的氣力都消失殆盡,就連手中的唐刀「墨雲」都把持不住,噹啷一聲掉在地上,王雲隨之癱軟在地。

來人被劈中了腿,一時間行動不得。

遠處的金吾衛看到有人阻攔,加速跑過來。

王靖看到王雲倒地,再也忍耐不住,持刀上前,一刀就廢了來人,撿起墨雲,背起王雲,亮出寧國公府的腰牌,搶過一匹馬,飛速趕回國公府。

王雲靠在王靖背上,隨着馬蹄紛飛,上下起伏,不多時,秦海韻、王宏業便得知消息,趕到王雲的小院。

王雲臉色煞白,躺在床上,鴛鴦在一旁哭的梨花帶雨。

胳膊上的傷口已經消毒,上了葯,包紮好了,消毒那麼痛,也沒能讓王雲睜開眼睛。

要不是探一下鼻息還有氣,說不定鴛鴦就隨着去了。

王宏業、秦海韻趕到的時候,王靖還跪在門外的台階下,低着頭一聲不吭。

秦海韻上來就是一腳,大聲訓斥:

「怎麼做的護衛!他傷了,為何你沒事?孩子還叫你叔,這麼當叔的嗎?」

王靖一聲不吭,又挨了幾腳。

秦海韻踹完,進了房間,鴛鴦趕緊讓出了位置。

看到兒子慘白的小臉,包紮好的胳膊,秦海韻悲從中來。

王宏業站在台階上,居高臨下,燈火下有些陰晴不定:

「阿靖,說說吧,怎麼回事?」

王靖從晚飯開始說起,說到了王雲的約法三章,說到了南門外大街那一招「你死我活」,說到了金吾衛追蹤。

王宏業聽完,派人去金吾衛打探消息,沒有理會王靖,也進了房間。

王靖繼續在台階下端端正正地跪着。

【恭喜你,見義勇為任務已完成,進度100/100!】

「系統,我這一刀,帥不帥?!」

「你還是想想接下來的麻煩吧!金吾衛都追不上的人,碰巧被你攔截住了,疑點多到是個人都看的出來!」

「狗系統,原來在這裡等着我呢!任務完成,有什麼好處?」

【獎勵即將下發,鑒於載體自身情況,可以三選一:

1,恢復語言功能

2,氣運+1

3,武力+1。】

「系統你也太摳了吧,前身加上我光挨揍就幾十頓了,今晚這麼危險,就加一點?我還選不了。前身被你忽悠,是想開口說話吧?」

「難道你不想?」

「好吧,我也想……」

【獎勵已下發,七日內完成七個環城跑,可以到賬!】

「what?七個環城跑是什麼鬼?繞着京城跑一圈?可別是外城,外城那可是60公里。」

「恭喜你,答對了,外城!讓你開口說話,相當於逆天而行,怎麼可能那麼容易?吃的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你是真狗!」

「你可以不選!」

「別,別,別,我選,我選,我跑還不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