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穿越農女想當紈絝
穿越農女想當紈絝 連載中

穿越農女想當紈絝

來源:google 作者:薛雯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李冉 穿越重生 薛雯

李冉:小玖,你穿越後的理想是什麼?薛雯:做紈絝!李冉:你爹是農民哦,紈絝不是你能想的,換一個吧薛雯歪着小腦袋認真思考,那就讓爹爹考狀元,我再當紈絝李冉紅着臉說,考科舉要十多年呢,我有一個最快的辦法哦什麼辦法?你嫁給我老實巴交的庶子爹爹為了貼心的小棉襖發奮苦讀祖母打壓,大伯算計,二伯搞破壞薛雯要防祖母,防大伯,防二伯,還要防備小搗蛋鬼李冉佔便宜為了爹爹能考中,薛雯使出渾身解數展開

《穿越農女想當紈絝》章節試讀:

薛雯感覺李冉很黏人。
他雖然比自己大了八歲,學問也很好,但是感覺智商偏低,大約是跟薛衍差不多的那種。
薛崇德把雞腿夾到他的碗里,他呵呵笑着說,「我天天吃雞,這個留給小侄女。」
「啊呸,要麼叫妹妹,要麼叫玖兒,你憑什麼要長我一輩?」
薛雯生氣的瞪他。
李冉笑道,「你爹爹跟我是同窗,我當然長你一輩呀。」
好想捏她的小臉怎麼辦?
肉呼呼,軟軟的,肯定很好捏!
李冉的手指在桌子底下搓搓。
薛雯現在拿筷子還拿不穩,她用手抓起雞腿丟到薛衍的碗里,「他不吃給你!」
「妹,你真是太可愛了。」
薛衍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雞腿,迫不及待的抓起來狼吞虎咽。
薛崇德感覺自己的兒女好丟臉,尷尬的笑着對李冉說,「讓你笑話了,孩子們日子過的艱辛,難得見到葷腥,你將就着吃一點。」
李冉和氣的笑道,「兄長這麼說就見外了,若不是你出手相救,小弟現在還不知道是怎樣,救命之恩當湧泉相報,我今日出來的急,沒帶表禮,明日再送來給侄兒,侄女,你可千萬別跟我客氣。」
「當不起,這個絕對當不起。」
薛崇德尷尬的臉都紅了。
一頓飯在吵吵鬧鬧中吃完。
李冉閑來無事,便要教薛衍寫字。
薛崇德為了抄書,新買了兩刀紙,一下午不到便被他們兩個給霍禍完了。
柳氏心疼的問薛崇德,「爹有沒有留下什麼靈丹妙藥?」
薛崇德苦着臉問,「沒有,你問這個幹嘛?」
「我好後悔引狼入室,這位公子,根本不懂艱難辛苦啊。」
柳氏胸口悶悶的疼,一刀紙三錢銀子,兩刀紙就是大半個月的花銷,一下午折騰沒了能不心疼嘛。
薛雯躺在床上聽到夫妻倆個長噓短嘆,隔壁卻傳來一大一小的笑鬧聲,她覺得頭更疼了。
熊孩子傷不起啊!
好在是吃過午飯,李冉的小廝找過來,千說萬說把他給帶走了。
書房裡扔了一地的廢字紙,一向老實的薛崇德忍無可忍,狠狠打了薛衍的屁股,柳氏也沒說情。
薛衍委屈巴拉的跟薛雯訴苦,薛雯卻跟他算賬說。
「一刀紙能買七八隻雞,你們一下午算是把十多雞折騰沒了,你不挨揍誰挨揍?」
「我還覺得爹爹打輕了,就沒見過你這樣人來瘋的,他是富家公子,咱們是地里的苦瓜秧子,你怎麼能真的以為他叫你一聲侄兒,你就當他是叔叔?」
「可是,他對我是真的很好啊,大哥,二哥都不帶我玩兒,他帶我玩兒。」
薛衍捂着被打疼的屁股,還要替李冉爭辯。
薛雯翻了個白眼兒,完了,這傢伙徹底叛變了。
……
李冉走在路上吩咐小廝阿遠,「我腳崴傷的事情,不許跟奶奶說。」
「可是老夫人會責怪小人沒看護好。」
阿遠為難的說。
李冉頓住腳步,眼神冷厲道,「難道你不怕我怪罪你嗎?」
阿遠心一揪,低下頭道,「遵命!」
李冉對阿遠恭敬的態度很滿意,吩咐道:「去打聽清楚薛崇德的底細,不許露出一點風聲。」
「小人稍後就去打聽。」
他再不敢違逆李冉的命令了,因為這位要是發起脾氣來,可比老夫人兇殘多了。
李府離方先生家並不遠,就隔了一條街,門臉寬闊,氣度不凡。
阿遠背着李冉一到門口,門子立馬來報信兒說,「方先生來了,還很生氣。」
李冉皺了皺眉,「知道了,去收拾一些布匹吃食不要太好的,普通的就行,給方先生家裡的薛兄送去。」
門子很納悶的應了,乖乖去收拾。
李冉單腿蹦進二門。
一個丫鬟激動的跑進裡屋報信,「老夫人,少爺回來了。」
一個雍容和藹的老太太,顫巍巍的從屋裡走出來,站在她身邊的,還有一個白鬍子老頭。
李冉恭敬的見了禮,「讓祖母擔心了,孫兒不孝。」
「擔心倒是小事,怎麼聽你老師說,你今兒又逃學了?」
老太太唬着臉質問。
李冉回答說,「有個壞小子欺負薛兄的女兒,孫兒怎能袖手旁觀,就想抓住那小子好好教訓一頓,可誰知道他翻院牆想跑,孫兒肯定要追啦,我就爬上去,可誰知道我一不小心摔下來。」
「哎呀我的心肝,可傷到了?」
老太太早把逃課的事情丟到一邊,只擔心李冉有沒有受傷。
李冉伸出自己的腳說,「還好被薛兄接住,只傷了腳,別的沒有大礙。」
「快去請大夫來!」
老太太急得數落阿遠。
「你是怎麼伺候的,怎麼能出這樣的事情,來人,把他拖下去打二十板子,扣他兩個月的月錢。」
李冉趕忙攔住道,「奶奶,這板子先記下,他還要替我跑腿兒送東西呢,薛兄為我治腳忙活了大半天,我還在他家混了一頓飽飯,日後再罰阿遠吧。」
「好好,依你,都依你!」
老太太拉着李冉進屋,全忘了方先生還站在門口。
方先生看到祖孫倆個親密的樣子,無奈的揪着自己的鬍子嘆息着回家。
「慈母多敗兒,李相聲名顯赫,後輩不肖,不肖啊!」
……
方先生前腳回到家中,後腳李冉的謝禮就到了。
方先生不放心,過來先查看了一下薛雯的傷勢,再跟薛崇德核實李冉有沒有撒謊。
結果薛崇德滴水不漏,把事實真相瞞了個嚴嚴實實。
方先生警告薛崇德說。
「科舉之路艱辛異常,你要是想靠走關係考取功名,那咱們的師徒關係就算是到頭了。」
薛崇德趕緊解釋道,「沒有,學生只想好好跟老師學習,從沒想過走誰的門路,再說了,我也沒想過進京,只要能考中秀才,保自己一家老小不受人欺凌,我就心滿意足了。」
方先生知道他說的是真心話,點點頭道,「後院有個書屋,裏面的書盡夠你看的,不要跟李家走的太近,我是為了你好。」
「多謝老師提點。」
薛崇德恭敬的把方先生送出去,看着滿桌子的謝禮,長長嘆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