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後,王爺說我是愛情騙子
穿越後,王爺說我是愛情騙子 連載中

穿越後,王爺說我是愛情騙子

來源:google 作者:雞毛菜菜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如微 蕭鶴唯

【穿越甜寵+雙c,帶點沙雕+追妻】【反覆橫跳俊王爺×貪戀美色小財迷】一朝穿越,沈如微遇到了一個奇怪的男人他竟然說和自己躺在一起才能安睡——放什麼狗屁!什麼?有錢拿!那我們拉勾勾,說好了啊後來……沈如微:智者不入愛河,什麼權臣什麼王爺我才不稀罕呢,886蕭鶴唯:來人……算了,本王親自把王妃找回來展開

《穿越後,王爺說我是愛情騙子》章節試讀:

蕭鶴唯負手站在窗前,神色不明。

此前和那女子躲在床底下時,因為受傷和疲倦,他竟然放下了防備,不由自主睡著了。那女子還以為他暈厥了,給他渡氣,真是離譜。

不過他很久沒有睡過那樣安穩的一覺了,這一點還是挺難得的。

「那個女子,查過她的行蹤了?」他開口問道。

陸吾恭敬地回答:「是,密州知州之女,名叫沈如微,生母已經去世。為何出現在客棧目前還不得而知,不過她沒有回家,而是繼續西去,宿在了一家驛館之中。」

蕭鶴唯冷笑,「女扮男裝,過所估計都是假的,竟然能讓她一路暢通無阻,查驗的小吏眼睛都是瞎的么?」

陸吾問道:「還需要繼續跟着沈姑娘嗎?」

「跟。」

雖然沈如微給他渡氣是存了救他的心,但他有一種被輕薄了的感覺。就那麼放她走了,有點可惜。

驛館中,沈如微感嘆真是倒霉到喝涼水都塞牙縫。

還沒等她確認便宜表哥的身份,就迎頭撞上了劉夫人——她的嫡母。

劉夫人帶着一群家丁,很是張揚,不過並不是來找她的,而是來接庄實,也就是那位便宜表哥。

庄實是沈家老太太唯一的女兒生的,老太太尤為寶貝,所以才特地讓劉夫人前來迎接。

劉夫人本來很是不滿,覺得老太太使喚她像是使喚下人一樣。

但是她轉念一想,那位小姑子嫁得好,夫家家底殷實,祖上還出過一位高官。庄實今年二十歲,是新科舉人,此次北上正是打算在密州住上一陣子,隨後上京趕考的。

因此把庄實招待好了,對他們家只有裨益沒有害處。

但劉夫人怎麼也沒想到跑了的庶女竟然也出現在這驛館之中。

面對這情境,沈如微就是生了對翅膀也飛不出去了,只能灰溜溜地束手就擒。

馬車內,劉夫人吩咐下人把沈如微綁了,這還得避着庄實呢。畢竟家醜不可外揚。

劉夫人橫眉冷對,「我問你,跑出來幹什麼?」

沈如微可不怵她,哪怕手腳被綁了十分狼狽,她也有錚錚鐵骨。

於是她梗着脖子道:「夫人不要裝糊塗,你不是要把我嫁給巡撫大人嗎?」

「嫁給巡撫還不好?雖不至於是潑天富貴,那也是吃穿不愁僕從眾多的。」

沈如微冷笑,「說是嫁,不就是給他當小妾嘛。不是我說,張大人那麼多小妾,我怕他府里都住不開了,恨不得每間廂房搞個上下鋪吧!」

劉夫人皺了皺眉,「什麼上下鋪,你這孩子怎麼最近怪怪的?以前不哼不哈的,近來老是說些胡話!」

沈如微撇撇嘴,「張大人的年紀都快能做夫人的爹了!別告訴我你不知道啊。我嫁給他圖什麼?圖他年紀大不洗澡?」

「如微,這就是你不懂了。年紀大會疼人!哎呀,反正你嫁過去就知道了,這其中的妙處……母親斷然不會騙你。」

沈如微總覺得夫人在開車,但她沒有證據。

接着小沈嗤笑:「張大人府上若是真那麼好,夫人怎麼不將二姐姐嫁過去?」

這就戳到劉夫人的肺管子了,沈家二小姐如夢是她親生的孩子,怎麼可能去嫁給一個五十多歲的老頭呢。

「來人,給我把她的嘴堵上!」

隨着劉夫人氣急敗壞的怪叫,沈如微喜提了堵嘴、睡柴房外加綁手綁腳三件套。

入夜了,窩在柴房裡的沈如微隱隱約約聽到前廳傳來的推杯換盞之聲,想來是沈家在款待表少爺。

而她,兩天了,肚子里吃的那點麵條早就消化了,如今正咕咕直叫呢。

沈如微有點後悔,何不先服軟,假意逢迎,先吃飽喝足了再想辦法逃出魔窟呢。

想着想着,她就睡著了,睡得倒是香甜,還做了個夢。

夢裡她回到了現代的世界,盤着腿坐在沙發上打遊戲,甚至還有閑暇之餘喝一杯氣泡充足的可樂,再來一口香脆多汁的炸雞,太絕了。

只是盤腿盤久了,腿有點麻,她換了個姿勢卻發現動不了。

再定睛一瞧,面前竟然出現了一個男人的睡顏。

「王公子?!」

沈如微驚呼着,又看到他的中衣敞開着,露出了一些胸肌。

「好傢夥,這就是傳說中的穿衣顯瘦,脫衣有肉吧。」

沈如微笑嘻嘻地看着結實的胸肌,想着摸上一把應該沒事,反正是做夢。

說干就干,沈如微的魔爪已經襲向了小麥色的胸肌,「嚯,夢的觸感這麼真實的嗎?還有些溫熱呢。胸肌都如此壯觀了,不知道腹肌如何?」

胸膛隨着主人的呼吸一起一伏,沈如微只顧盯着看,沒想到頭頂傳來一個聲音:「摸夠了嗎?」

沈如微嚇了一跳,喃喃道:「這個夢好真實啊,就像在我耳邊說話一樣。」

蕭鶴唯將沈如微的手從他的中衣里拿出來,「老實點睡覺。」

這話說的,沈如微不服了,「不是,為什麼你在夢裡也這麼命令我?我的夢境我主宰,懂嗎?」

蕭鶴唯困意沉重,沒有搭理她。

沈如微卻來勁兒了,直接把他的中衣掀開,光滑的皮膚暴露在微涼的空氣中,讓蕭鶴唯打了個寒顫。

「哇,我也太會夢了吧!可以說是栩栩如生了。」沈如微直接坐了起身,卻發現她被蕭鶴唯抱在懷中,腿也被他壓着,怪不得動不了。

「這腿麻的感覺怎麼也這麼真實?」沈如微一邊碎碎念,一邊揉着自己的腿。

接着,柴房外頭傳來了腳步聲,躺着的蕭鶴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站起來,打開窗子,飛身而出,就這麼消失在了朦朧的清晨之中。

沈如微:?

下一瞬,柴房的門被打開了,走進來的是沈家大小姐如清。

「三妹妹,我趁着夫人還沒起身,過來給你送點吃的。」如清壓低了聲音,將食盒裡裝着的點心拿了出來。

同時如清奇怪道:「咦,你的繩子解開了?」

一臉懵的沈如微看看地上的繩子,又看看沒關好的窗子,被冷風吹了個激靈,喃喃道:「這不是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