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獨寵天才小醫妃
穿越:獨寵天才小醫妃 連載中

穿越:獨寵天才小醫妃

來源:google 作者:寒姑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孟玄燁 楚靈溪

【雙潔+甜寵+隨身空間+醫妃】楚靈溪,堂堂醫學世家千金,竟因一場實驗意外穿越成了從六品小官家備受冷落的嫡女,被繼母送到偏遠的莊子里自生自滅,惡毒繼母一家雀占鳩巢,霸佔她母親的十里紅妝來自21世紀的她註定會在此世掀起一場血腥風雨老天為她大開金手指,手戴的血玉鐲竟是隨身實驗室!隨手救的神秘男子竟是當朝七王爺,王爺厚顏無恥地想要以身相許憑藉一身醫術,她定要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展開

《穿越:獨寵天才小醫妃》章節試讀:

想什麼呢,楚靈溪用手在自己臉上摸了一下。救人要緊。

「茯苓,我們把他抬到東廂房後面的溫泉棚里吧,那裡沒外人進來。」

兩個人半背半拽好不容易把人搬棚里。

楚靈溪喘着氣揉了揉胸口,暗嘆這身子太弱了,要不是茯苓力氣大,她兩還搬不了這看着有一米八幾的個子。

「小姐,你趕緊把濕衣服換了吧,不然又得生病了。我去把溪邊衣服拿回來,不然楊嬤嬤又要罵人了。」

茯苓三兩下換了自己的粗布衣服就一陣風地跑了出去

楚靈溪進了廂房隨手拿了一件簡單的衣服換上。順手給自己把了一下脈,果然有問題,這破敗身體就像四面漏風的牆,照此下去,不出兩年就得掛牆上了。

楚靈溪一陣心酸壓都壓不住,可能是來自這個身體的感應。

「楚靈溪,你安心地去吧,我一定替你養好這身子,也會為你討回你所有委屈和公道。」

楚靈溪頓感身體舒暢不少。

屋裡沒有男裝,楚靈溪拿了一個薄被子就轉身去屋後溫泉棚,男子仍然緊閉雙目,楚靈溪摸了一下他額頭,再熟練的搭上他手腕脈。

楚靈溪眉頭皺了皺。此人體內明顯有中毒和內傷。

「小姐,奴婢回來了,你還好么。」茯苓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茯苓,楊嬤嬤沒在院里么?」楚靈溪問道。

「沒人,楊嬤嬤和香兒可能在睡午覺,張管事和小廝不知有何事回府里了。」

楚靈溪一陣腦仁疼,得趕緊把黑衣男子的濕衣服換下來,不然晚上發燒就嚴重了,她要幫進一步檢查傷勢,又不能讓茯苓看出端倪。

「茯苓,你去前廂房把藥箱子拿過來。」

原主體弱多病,屋裡常備有一些藥材,每次郎中來了也會給她留些應急的葯。

趁茯苓去前屋拿藥箱的時間,楚靈溪手忙腳亂地把黑衣人的濕衣服扒拉了扔地上。

一個來自二十一世紀的靈魂,哪裡有那麼多的男女大防思想,在她看來,他只是一個需要馬上救治的患者。

楚靈溪快速地把他從頭到腳掃描了一遍,除了內傷,這人腿部和背部也有傷,一條傷在大腿,傷口看起猙獰,還好沒傷到動脈,不然神仙也救不了。

茯苓拿了藥箱進來就看到地上的衣服,瞪大眼看着楚靈溪結結巴巴地道,「小姐,這……這……」

「藥箱給我,你去屋裡看看有沒有酒。」

「張管事愛喝酒,我悄悄去外院拿。」

楚靈溪打開藥箱,裏面有退燒的葯和一些止瀉的葯,再有一點外傷用藥,還有一些中藥也沒有解毒功能。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呀,楚靈溪默默地唉嘆。

「小姐,奴婢找到半壇酒,你上次手傷了郎中就是這種用這種罈子的。」

傻丫頭,罈子里的酒才是關鍵,難道罈子裝水也能一樣呀。楚靈溪被這傻丫頭的話逗得哭笑不得。

「有針和線嗎?」楚靈溪回頭問道。

「奴婢有呢。」茯苓從荷包里拿出針和線遞給楚靈溪。

「小姐,你要縫什麼?奴婢幫你,你別扎着手。」

這是扎手的事嗎,這是扎心哪。楚靈溪從七歲後身體都不好,家裡請了先生來家裡授課,莫說四書五經,楚靈溪女戒都沒學明白,只算識得幾個字而已,針線活更拿不出手。

周氏生的大小姐楚靈珠,琴棋書畫學得很好,楚父引以為傲。說楚靈珠最像他。同僚的夫人們辦各種宴周氏也帶着楚靈珠頻頻出席。楚靈珠才女的名聲也不脛而走。

後來楚靈溪長住桃花庄,也不太清楚府里的事,偶有聽楊嬤嬤誇大小姐如何美麗端莊,才貌兼備,公子多聰明孝順。

楚靈溪從她們的隻言片語才知道,府里有了公子和兩房姨娘,還有幾個庶妹。

「茯苓,你去前面盯着,楊嬤嬤和香兒來了你就咳嗽,不能讓她們知道後面藏了人,要是她們知道了就不是沒晚飯那麼簡單了。」

茯苓清楚,畢竟她比小姐還大一歲,很多事她說不出口,心裏明白,這個家小姐就像個外人,面子上不虧待,實際在莊裡還沒張管事和楊嬤嬤日子過得好。

小姐的日常活都是她和小姐自己做,牙尖嘴利的香兒經常欺負她和小姐,楊嬤嬤和香兒是周氏的陪嫁奴婢,楚父還覺得周氏做得賢惠周到。

看着茯苓走出去後,楚靈溪馬上捲起袖子準備給他縫合,剛卷好左手袖口,抬起右手,一道暗紅的光若明若暗從袖口發出來。

原來是一個紅色玉鐲,鐲子中紅光透着光彩,玲瓏剔透,鮮艷奪目,比現代的雞血石還漂亮。楚靈溪如何都記不得這鐲子是啥時候帶上的了。

為了方便操作,她挽好衣袖後想把鐲子取下來。她雖然畢業於中醫藥學院,關於西醫的東西也沒少學,若不是外公是中醫世家,她可能就學西醫了。臨床實習時,科室主任都不准她們帶任何首飾的。

鐲子在瘦小的胳膊上貼合得很好,不緊也不松,就是脫不下來,雪白的肌膚稱得鐲子更是鮮艷奪目。充滿靈氣,不似人間凡物。

楚靈溪一邊摸着鐲子,一邊感嘆實驗室那麼多寶貝,那可是外公花了重金幫她置辦的實驗室。

突然感覺身子一輕,眼前一花。身體失重,一屁股坐到地上。

咦,我的實驗室。楚靈溪揉揉眼再睜開眼。

一陣狂喜,真的在實驗室。難道我又穿回去了!

楚靈溪高興得忘了一身的疼,一咕嚕爬起來就奔向門口。激動得拉着門把就拉,門紋絲不動。

「外面有人嗎,幫我開開門!」楚靈溪用力拍着門。

為了實驗室的安全,當初按的門都是最好的,早知道就按個木門好了,好歹還踢得出個洞,楚靈溪沮喪地暗嘆。

喊了一會沒人答應,楚靈溪一屁股坐地上,憋屈了一天的眼淚唰唰而下。她好想外公了,不知道另一個世界的她還在不在,是不是這裡的楚靈溪過去替她活着。

楚靈溪手不由自主地摸了摸鐲子,想着躺在溫泉棚里的那一個陌生人。眼前一花,她又站在了溫泉棚里。

「原來如此。」她喃喃道。

楚靈溪擦了臉上的眼淚,深呼吸一口氣。既然老天安排她來,她就好好乾吧,有實驗室在手,總能在這個地方行醫。不用像女主母親一樣在後院如何丟了命都不明白。

楚靈溪再次撫摸鐲子,意念一動又進到了實驗室,這次有備而來沒坐地下。

她快速地走到西藥櫃前,拿了消炎的葯和消毒的葯,處理傷口的工具和縫合的醫藥器具。

得趁楊嬤嬤和香兒還沒到東廂房前把外傷處理好。

楚靈溪用溫泉水幫他清理了臉上的血跡,臉上並沒有受傷。可能臉上都是別人的血,一張臉比剛才更俊美,來不及欣賞美人。

楚靈溪快速地清理傷口後縫合,給傷口上了葯後迅速地包紮好。把薄被給他蓋好。又進到實驗室放好用具,拿了吃的葯出來。

「小姐,可以了嗎?再過一刻鐘香兒就要給你送葯過來了。」茯苓緊張的催促聲在廂房門口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