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後成了三胞胎的逆天娘親
穿書後成了三胞胎的逆天娘親 連載中

穿書後成了三胞胎的逆天娘親

來源:google 作者:初7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白蘇 秦晏

大遙村「死透了嗎?」「死透了吧」一個女人的話音剛落,又踢了地上躺着的人一腳「你看,不動了」「那行,快點走吧,一會過來人了」說完,一個男人拽着另一個女人走遠了白蘇動了動手指,然後坐了起來,這是哪?我是誰?頭很疼,抬手抹了一手的血,腦袋上一個大窟窿「這是讓人殺了?」白蘇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打扮,晃了晃還有些迷糊的腦袋「我這是穿書了?」白蘇昨晚看小說,剛看到書中的女N角意外撞見同村的一對男女苟合,被人用石頭砸死了目前這個狀態,看來砸死的就是她了「穿書後,自己身世迷離被人收養三胞胎聰明絕頂,可愛孝順孩子親生爹爹找上門來,是要還是不要?」展開

《穿書後成了三胞胎的逆天娘親》章節試讀:

老屋裡雖然沒有調料,但是也不耽誤白蘇做魚,正好現在家裡沒有別人了,可以安心的從別墅里拿出東西來了。

白蘇進屋裡看了一眼,三小隻睡得還熟,她正好出門去撿點柴火。

幸好住的偏僻,靠山近,山下很多乾枯的野草什麼的,附近也沒有人。

白蘇從別墅里拿出一把鋒利的匕首用來自衛,這把匕首還是她幼時祖父送的第一份禮物,祖父總是希望她像男孩一樣給自己撐起一片天,在家族裡能有立足之地。

看着匕首,白蘇的思緒又飄得有點遠了,來到這不過一日,彷彿如同做夢一樣,搖搖腦袋,面對現實吧。

白蘇撿了一些乾枯的野草,又往大山腳下走近了幾步,乾枯掉的樹枝也都帶着,火能夠燒的久一點。

她盡量多撿一些,也省的總出門了,畢竟把三小隻放在家裡,她總是有些不放心。

白蘇往前走着,看見樹下面居然還有蘑菇,想都沒想,低着頭就去采蘑菇。

剛蹲下身時,一陣風突然從身後刮過,白蘇本能的伸出手用匕首在空中擋了一下。

一條蛇,段成兩半,掉在地上。

白蘇沒想到自己的反應可以如此的迅捷。

愣了片刻,走上前去檢查這條倒霉的蛇。

這是一條渾身碧綠的翠青蛇,長得還是比較好看的,但是這種蛇脾氣非常溫順,不會主動攻擊人,怎麼會突然襲擊她呢。

白蘇還沒想好怎麼處理這條蛇,就聽見不遠處,有一個男人哎哎的喊着。

本着不想多管閑事的原則,白蘇回頭采完蘑菇就想走。

但是又聽見那人有氣無力的喊着救命,怎麼也是一條人命,白蘇還是往人聲處走去,想着能救就救,不能救的話,她也沒辦法。

白蘇將匕首緊緊地握在手裡,山上危險,她必須時刻保持警惕。

走到聲音的來源處,卻見地上躺着一個灰衣男子,長得還算清秀,不過臉色蒼白的已經沒有血色了,躺在地上哀呼着救命。

白蘇的到來,也被那男子發現了,男子想要起身,卻發現身上一點力氣沒有,剛撐起的上半身,又栽了下去。

白蘇上前檢查了一下男子,發現手腕處有蛇咬的齒痕,看了下四周,也沒有發現有別的蛇。

「你被什麼蛇咬的?」白蘇看着男子問道。

男子顫顫巍巍的說道:「一條綠色的蛇,那麼長。」

男子用雙手想比劃一下多長,剛伸出被蛇咬的那隻手,又突然伸了回去,害怕蛇再咬他一口的樣子。

白蘇點點頭,確定了咬他的就是那條被自己殺了的可憐蛇。

男子見白蘇毫無感情的問着,也沒有絲毫要救他的意思。

「你救救我,我家裡就我一個獨苗,我今年還要考秀才,不能死。」

白蘇覺得這個男子有些可笑,一米八幾的身高,不管再怎麼瘦弱,也不能被一條不到一米的小青蛇嚇成這樣。

「你這是…嚇得,沒什麼事,那條蛇是翠青蛇,人家在樹上好好趴着,應該是你不小心碰到它了,不然不會咬的。」

男子似乎根本就不相信白蘇的話,看着白蘇的眼神從祈求變成了生氣。

「你確定?你如此年輕,怎麼會認識蛇?你不要騙我了,我這就是中毒了,娘說了,山上的蛇都有毒,被咬上一口,幾乎就是沒救了。」

「你愛信不信,不信的話,就在這一直躺着吧,蛇毒發作會不會死我不知道,但我肯定的是,如果你一直在這躺着,晚上肯定會有野獸出來覓食,到時候,估計你就沒救了。」

白蘇說完這些話,轉身就要走,真是無藥可救,說了沒毒又不信,早知道她就不過來浪費口舌了。

男子被白蘇的話嚇得臉色越發的白,看着白蘇要走,嘴裏忙喊着:「你別走啊,你就這麼見死不救嗎?」

白蘇沒有理會男子的話,走回發現蘑菇的地方,撿起放在地上的蘑菇和柴火就要下山。

男子見白蘇果真不再管自己,又怕晚上真出來什麼野獸,忙掙扎着起身,跟上白蘇的步伐。

白蘇瞧見男子跟着他,也不理會,自顧自的往回走,耽誤了一會,也不知道三小只有沒有醒,有沒有找娘。

男子起身之後雖然還有點頭暈,但果真沒有其他中毒的不適。

想跟白蘇說些什麼又想起自己被嚇成那個樣子,屬實有些不好意思。

「在下唐行舟,敢問姑娘姓名?」

唐行舟一介讀書人,若不是今日有時間,聽說山腳下有野蘑菇,想撿些野蘑菇回去給爹娘加個菜,斷然不會有此遭遇。

等了片刻,也沒有等到白蘇的回答。

唐行舟又自我介紹了一遍,接着又說道:「詢問姑娘姓名實屬想要報恩,沒有別的意思,姑娘不要誤會。」

白蘇覺得這個被蛇咬的男人有些彆扭,剛才還說自己是胡說八道,現在又要報恩,她停下腳步,轉過身對着跟在身後的唐行舟。

唐行舟沒想到白蘇會突然回頭,嚇了一跳,目光往下一看,又看到了那條咬他一口的毒蛇,白眼一翻,又差點暈倒。

白蘇看着這個沒什麼出息的男子,什麼也沒說,回頭又繼續往回家的路上趕去,好在這次沒有人跟着自己了。

白蘇將匕首收回別墅里,進了老屋院門,沒有動靜,進屋看了一眼,三小隻還在睡着,沒有醒來,今天發生的變故有點多,孩子肯定也是嚇壞了。

白蘇在灶台下填好柴火和枯草,從手裡拿出一個打火機,「啪」就點燃了枯草。

把鍋燒熱後,白蘇往裏面倒了一些從別墅拿出來的橄欖油,將魚頭和魚尾煎了一下,又放了一些料酒,待魚的表皮已經煎至金黃,又往裏面倒了一些水,蓋過了大魚頭和魚尾,將蓋子一放,等着開鍋。

從別墅里拿出來的東西,用完之後,白蘇都會自覺地放回去,生怕被村裡的人發現。

魚頭和魚尾熬魚湯正好,還剩下兩塊魚肉,家裡也沒有什麼材料,白蘇就打算用明火烤了吃。

鍋里的魚頭就讓它那麼熬着,魚頭太大,一時半會肯定煮不熟的。

白蘇在院里找了幾塊結實的木棍,用力的砸進了土裡,將魚肉用樹枝串起來,點燃了支起來的木棍下面的枯草和柴火,就把串號的魚肉架在上面烤了起來。

白蘇因為上一世有野外生存的經驗,所以做這些事都是駕輕就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