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後白月光她跑路了
穿書後白月光她跑路了 連載中

穿書後白月光她跑路了

來源:google 作者:棋不語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寧萱 棋不語

一道驚雷把寧萱劈進了一篇狗血修仙文里,和她同名的女配撿了三個人,為他們修經脈,治眼疾,退仇家結果慘遭背叛女配以身殉陣,三人則成了當世大能,遇到與女配長相相似的女主,經歷一系列虐戀情深後,上界恩愛去了穿書過來的寧萱:???我可去你的吧,收拾包袱果斷跑路重生的三人終於找到了寧萱,卻發現他們的白月光身邊多了個作天作地的小綠茶「姐姐,geigei好凶啊,不像我只會心疼姐姐」寧萱:??另外三人:???展開

《穿書後白月光她跑路了》章節試讀:

殘陽西墜,傾泄而下的光影把閣樓的檐角渡上一層淺黃的餘暉。亭台樓閣青山翠柏掩映在層層清煙中,藤蘿翠竹點綴其間,好似一幅畫卷。

「唉,唉,唉」,一聲聲拐着彎的嘆息打破了此刻的寧靜。寧萱捧着小臉坐在閣樓前的台階上,長吁短嘆。

旁邊趴着一條膘肥體壯的大黃狗,它好像對此已經見怪不怪了,只是時不時的瞥寧萱一眼,細細看來,眼睛裏彷彿透露着嫌棄。

花了兩天時間的寧萱終於接受了關於自己被一道雷劈進一篇古早狗血修仙文里的這件事。回想當初,那是一個兩天前的夜晚,寧.社畜.萱一如既往的在被子里熬夜衝浪看小說。

其中有一篇叫《純情女仙:帝君狠狠寵》的小說吸引了寧萱的注意,當看到這個書名的時候寧萱的表情是老人地鐵手機,但因為書里有一個和她同名同姓的女配,為了看這個女配的後續發展,她關注了這本小說。

說不定人家是臭豆腐呢?聞着臭吃着香啊,沒想到它是聞着臭吃着餿啊。

書中和她同名同姓的女配,是藥王谷傳人,卻天生劍骨,天賦卓絕。涉世未深的女配在路邊撿了三個人,女配為他們修經脈,治眼疾,退仇家。

結果這三個人,一個偷了鎮谷法器、一個偷了秘籍、還有一個偷了靈丹。最後女配被逼以身殉陣,而這三人分別則成了劍修大能,醫毒聖手,修道奇才。而女配則是他們心中早亡的白月光。

後來幾人遇到了與女配長相相似的女主,隨即和女主展開了虐戀情深的狗血橋段,虐身虐心,最後幾人踏破虛空去了上界,繼續談情說愛去了。

寧萱:????我可去你的吧,這哪是白月光,這踏馬純純的工具人啊!口區。還有這三個渣渣是怎麼回事?小偷家族嗎他們??有這麼恩將仇報的嗎?什麼仇什麼怨啊!

女配的結局看的寧萱火冒三丈,「這是那個煞筆作者寫的劇本,這三個宰渣一路踩着女配上路,還和女配長得像的女主虐念情深,最後四個人還大團圓了???沒事吧你??女配完全踏馬就是個送經驗的大冤種好吧!這破書狗都不看!」。

關了手機後,寧萱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着,窗外不知什麼時候開始下起了雨,伴着雷聲的轟鳴,一顆顆的雨點打在窗外,不時有一些水花濺進來。

寧萱起身打算把窗戶合上,抬手碰到窗檯的那一刻,一道驚雷猛地劈了下來,然後寧萱就什麼也不知道了,再睜開眼就成了書里和她同名同姓的女配寧萱。

「如果我有罪,請讓我接受法律的制裁,而不是讓我成為炮灰工具人啊!!老天啊,作者大大我錯了,嗚嗚嗚,我不該罵你,罵你的小說」,寧萱淚流滿面的懺悔,痛心疾首的反省。

「咕~」,寧萱的肚子傳來一陣聲響,摸了摸自己乾癟的肚子,暫時收起了自己的情緒,起身去廚房覓食了,畢竟不吃飽哪有力氣幹活啊。

含淚吃完不知道從哪個犄角旮旯里找出來的食物,寧萱回到了原主的房間。

隨着與原主記憶的融合,在房間里思考人生的寧萱更苦惱了。

怎麼說呢,這個世界是一個修仙的世界,主要是以凌霄宗、劍池峰、靈淵寺、玄雪閣為首的四大修仙宗門、與赤沙島妖修,冥祭山的魔修。

這個世界的修為等級是:練氣(一到十級)、築基、金丹、元嬰、化神、分神、渡劫、大乘(除練氣期,其餘各分前中後三期)。

還有煉丹師與煉器師,分別是一品到九品。品級越高越難,八品上的煉丹師與煉器師更是鳳毛麟角,舉世難尋。

藥王谷作為隱世的宗門,雖然名聲在外,但其個中內情卻鮮有人知。藥王谷自古便一脈單傳,通過先祖留下來的傳承來繼承延續,其選擇傳人的條件尤為苛刻,自古便人丁稀薄,到了寧萱這一代更是寥寥無幾。

藥王谷一向逢亂既出,濟世救民。寧萱的兩位師叔在多年前便已離谷,至今未歸。如今的藥王谷內只有寧萱一人,哦不對,還有一條狗。

寧萱暗暗思忖:原主從未離谷,心思純良怪不得涉世未深被人欺騙;隻身一人,勢單力薄也難怪堂堂藥王谷傳人最後被逼的以身殉陣。

想到書中女配的結局,寧萱不禁一陣唏噓,天資卓絕,本該擁有不凡一生的女配,卻被人哄騙利用,死在了最美的年華里。繼而想到了自己現在就是這個苦逼的原主,寧萱整個人都不好了。

不行不行,不能坐以待斃,想到原主的結局,寧萱打了個冷顫。思索再三,決定跑路!

原主雖然是藥王谷的傳人,但是現在勢單力薄,根基尚淺,修為也不高,在這兒不是任人宰割嗎?與其坐以待斃,不如主動出擊。

原主現在才14歲,修為築基中期,這在修仙界也算是天賦異稟了,但是在有心之人眼裡,現在的寧萱,就是個隨手拿捏的小弱雞。要不是藥王谷蹤跡難尋,鮮有人知,且有護山大陣加持,不然早被有心之人一鍋端了。

寧萱決定,在自己還沒有能力自保之前,去抱一條粗壯的金大腿!

有了進一步打算,寧萱苦悶的心情平復了一點。來到這個世界已經兩三天,也不知道還能不能不回去,所幸的是寧萱是個孤兒,並沒有太多的牽掛。

隨着記憶的完全融合,寧萱越發心疼原主。兩位師叔離開後,小姑娘孤身一人,寒來暑往,四季更替陪伴她的只有日復一日枯燥的修鍊,看着記憶里小女孩倔強的臉,寧萱回憶起了小時候那個同樣孤單的自己。

「放心吧,我絕對不會讓你是這樣的結局」,寧萱右手緊握,在心裏暗暗下定決心。

這對於自己或許原主或許是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既來之,則安之。今天就先休息吧,寧萱起身往妝台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