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團寵文惡毒真千金後
穿成團寵文惡毒真千金後 連載中

穿成團寵文惡毒真千金後

來源:google 作者:縱目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君承御 慕歸荑

【1V1+SC+穿書+打臉】慕歸荑胎穿後活了十四載,突然有自稱是親生父親的人來接她回家,直到這時,她才忽然察覺,自己居然是以前看過的一本團寵假千金小說里的惡毒真千金親生父母和三個哥哥都將假千金女主寵上了天,而她這個真女兒回府後卻是人嫌狗憎,下場凄慘在繼續當平平無奇小農女和換地圖找樂子的兩種選擇中,慕歸荑選擇了後者展開

《穿成團寵文惡毒真千金後》章節試讀:

忙碌了整整一夜,取出那男人胸口處帶着倒刺的箭矢,又守了他一夜確保不會發高熱感染後,慕歸荑終於在晨光微熹之際,踏上了下山的路。

當然,臨走前她也沒忘收取昂貴的醫藥費。她救了那人,那人給她支付救他的報酬,如此銀貨兩訖,以後便再不相干。

清晨的山林不時有輕柔的風吹過,慕歸荑很喜歡微風拂面的感覺。

混雜着草木花香的清風,味道真是好極了。

只是,慕歸荑美好的心情並未持續太久,她一臉陶醉清嗅清風的表情,也在聞到一股刺鼻腥臊的惡臭後,霎時間凝固了。

緊接着,慕歸荑便聽到一陣獨屬於動物的,攜卷着疾風而來的腳步聲。

她循聲看去,便見一頭體長近兩米、尖利獠牙外露的棕黑色野豬,正朝自己狂奔而來。

慕歸荑不驚不懼,不閃不躲,在野豬就要撞上自己的前一瞬,抽出腰間軟劍,一劍下去,血花四濺。

被齊生生斬了四個豬蹄的野豬,摔倒在地,巨大的身軀因為劇烈的疼痛,在地上痛苦地翻滾着哀嚎着,驚走了棲息在附近的一眾飛鳥。

一直在暗中跟隨慕歸荑的黑衣人,見她如此乾脆的出手,不由得手腳一涼。這小姑娘,出手還真是乾脆利落。

慕歸荑很是嫌棄野豬的哀嚎,一劍封喉,下一秒野豬脖頸間的血柱足足噴了一米多高,染紅了周圍的草木,也濺到了她本就沾了人血的衣衫上。

雖然衣服染了血變髒了,但慕歸荑的心情卻很好。她用草葉將軟劍擦乾淨纏回腰上,便用藤條綁了野豬屍體不緊不慢的往山下走去。

臨走前,她狀似無意的視線朝着黑衣人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便頭也不回的下山了。

隱在暗處的黑衣人很確定,自己的行蹤暴露了。只是,他素來是最擅長隱匿的,這個小姑娘,又是如何發現的他?

慕歸荑可不知道黑衣人是怎麼想的,拖着野豬屍體行了一路,在山腳下的小溪邊簡單洗漱了一番,便繼續趕路。

「慕丫頭,你昨兒個上山,怎麼今早才回來?今兒一大早村裡就來了一行貴客,指名點姓要找你呢。」

慕歸荑剛拖着野豬進了村子,王大娘咋咋呼呼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見她一夜未歸竟從山上帶回這麼個大傢伙來,村民們眼中羨慕有之,畏懼亦有之。

兩年前這小丫頭來這村子定居,等和她一起來的大人離開後,沒了庇護,見她模樣長得好,也不是沒人打過她的主意,只是,後面那些人的下場……罷了,這些事不提也罷。

「貴人?」慕歸荑面露疑惑,師父師母雲遊在外,而其他人又不知她在這個村子,誰會來找自己?

不過當下,她也沒有在意,只是繼續拖着野豬往自家走。

一路上,村民們看到被她拖着的野豬屍體,還有她被血染紅的衣衫,都忍不住往後退了退。

走到家門口時,慕歸荑一眼便看到了停在家門口的兩輛低調而不失奢華的馬車,以及斂息順目垂手而立的青衣侍從們。

原本關合的木門是開着的,一眼便能看到底的小小庭院里,此時坐着一名身姿挺拔,面容剛毅,下巴處蓄着短須的中年男人。聽到門外的動靜,他如炬的銳利目光落在了慕歸荑身上。

見她一個不過十四歲的小姑娘居然渾身是血,面不改色的拖着巨大的野豬屍體回來,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幾下。

慕歸荑看到坐在自家院子里的中年人,腳步頓了頓,而後面不改色的拖着野豬屍體進了門。

然後,像是沒看見坐在院子里的男人一般,起鍋燒水,準備給野豬褪毛。

這種自己被徹底無視的舉動,讓中年男人有些坐不住了。

他走到把野豬擺上案台,正在燒水的慕歸荑面前,開口道:「你就不好奇我來這裡是為什麼?」

「為什麼?」慕歸荑手上的動作不停,繼續給灶上添柴。

「我是你親生父親,而你,不是這鄉野間的小村姑,而是我武國公府的大小姐。」

慕正則一邊說著,一邊觀察慕歸荑的反應,見她在自己說完後仍是一臉平靜,不免有些氣餒。

正常人聽說自己家世顯赫,並非鄉野村姑,不該激動萬分嗎?怎麼這丫頭一點反應都沒有?

「我就一平平無奇的小村姑,你是怎麼一眼認定我是你女兒的?」在現代社會確認親緣關係還需要親子鑒定呢,在這古代,他們是怎麼這麼確定自己就是他們要找的人?

「尋親蠱。」慕正則也沒打算隱瞞,「此蠱專能助人尋親。」說著,他伸出手,手上是一個透明的水晶瓶,裏面裝着一大一小兩隻青色的蠱蟲。

慕歸荑去過南疆,見過這種蠱,自然也知道這種蠱的神奇之處。

不過,保險起見,她還是當場和這男人又驗了一遍親緣關係。

「你的身世,說來話長,等回去的路上我慢慢告訴你,現在,你便隨我回京吧。」

慕正則並沒有在這裡久留的意思,而且他也不想繼續待下去,親眼看着自己失散多年的女兒像個屠戶一般殺豬。

「回京嗎?」慕歸荑看了眼自己住了兩年多的房子,以及滿院子的花花草草,有些遲疑了。

她記得師母說過,撿到她的時候,她是被扔在青樓門口的,裏面的老鴇正打算把她抱進去。

當時師母生怕她這麼小就要陷入那骯髒的地方,於是從老鴇懷裡抱走了她。

當時師母只以為她是被哪個窮苦人家丟掉的孩子,可如今看來,這裏面存在很大的問題。

慕歸荑不敢想像,自己若非被師母救了,如今又會是處於怎樣凄慘的境地。

看來,這公府她必須得回去一趟,至少,自己為什麼會在出生不久後就被扔到青樓門口,這件事必須要查個清楚。

「好,那就回京吧。」正巧,她如今閑來無事,也該換個地圖去找些樂子了。

慕歸荑決定回去,慕正則鬆了口氣。來的路上,他以為自己會看到一個面黃肌瘦怯懦不堪的孩子,可很顯然,慕歸荑不是。

這樣也好,看她如今的狀態,這些年生活的不錯,讓他心裏的愧疚也少了幾分。

野豬最終被慕歸荑分給了村裡的人,而她則簡單收拾了一些自己的東西,又洗了個澡。一切收拾妥當後,慕歸荑坐進馬車,踏上了回京的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