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女主後王爺每天在演戲
穿成女主後王爺每天在演戲 連載中

穿成女主後王爺每天在演戲

來源:google 作者:風再淡點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曹艾妮 殷程越

【穿書+系統+雙潔1v1】曹艾尼本是一個沒上過大學的美甲店小老闆,外加短視頻仿妝博主,一次評論她穿書了本以為這樣的學歷和身份穿書後會是惡毒女配,或者不知名的npc,結果偏偏是女主;本以為憨態可掬的鳥,天真爛漫,結果卻是她的冤種系統;本以為攻略對象對自己情根深種,結果好感度負80,本以為只需要走劇情,然而劇情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處處都充滿了算計在曹艾尼女扮男裝一次次與男主的接觸中,還以為攻略對象喜歡男人,卻不料從自己開始女扮男裝時,男主殷程越就已經知曉了,卻看着自己在他面前上串下跳……我討厭被控制的人生,可要是操控的人是你,你的身邊是我,我甘之如飴展開

《穿成女主後王爺每天在演戲》章節試讀:

隨着節目的演出,曹艾妮發現領舞者,並不是朝着皇上暗送秋波,而是向王爺殷程越散發柔情。

原來不是給皇上選妃,是給王爺選妃啊。

這架勢,怕是定會給殷程越選定王妃。

想到這曹艾妮不淡定了:我靠,我這啥也不會的人怎麼脫穎而出,總不能當堂表演背誦唐詩三百首吧,雷死我算了。

如果落選了,豈不是還要破壞人家的姻緣,還上趕着給人作妾。

雖說這時代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但是上趕着做妾,這劇情恕曹艾妮不能接受。

這哪裡是女主,這豈不成了惡毒女配的標準。

就這短短彈指之間,曹艾妮已經腦補出了一場惡毒女主強搶王爺的故事。

舞蹈接近尾聲,皇后的聲音又響起了,「哪位才女先來,給我們展示展示齊蘭國兒女的風華。」

「臣女不才,給各位帶來鼓點舞,獻醜了。」

王佩研站起來緩緩行禮,舉止之間儘是世家貴女的貴氣。

曹艾妮看着斜對面的王佩研,狠狠地咬了一口糕點。

過分了,作者也太過分了,一個女二竟然比女主還美,聲音也如此好聽,感情女主是陪襯女二的?難怪追了上百章沒追上。

身着鏤金百蝶線紗裙的王佩研,在大廳中翩翩起舞,宛如真的蝴蝶在載歌載舞。

台上豎著一面大鼓,王佩研用水袖時不時敲擊鼓面,發出陣陣響聲。

這個舞蹈剛柔並濟,未敲擊鼓面時王佩研柔情似水,敲擊鼓面時那聲響又直擊人心,讓人心動不已。

待王佩研一曲舞畢,大廳發出了雷鳴般的掌聲。

但是靜觀殷程越,他全程並未給過多的眼神,就像一塊冰山毫無波動。

看着這一盛況。

曹艾妮真不知怎麼才能蓋過王佩研的風頭。

隨後越來越多的女子上台表演,大多也都是舞蹈,卻都不及王佩研。

於是,從開宴到現在一直在吃的曹艾妮終於沒了胃口,不由地有點惆悵。

曹艾妮眼神亂飄,和周麥麥眼神交匯後,勉強扯出一個笑容,隨後剛觸及皇后。

「你是曹雲卿之女曹艾妮是吧?怎麼不見你表演呢?」

二十多歲的皇后滿臉慈愛的看着曹艾妮。

「回稟皇后娘娘,臣女無才,不會跳舞。」

曹艾妮誠惶誠恐地跪下,這表演不是採取自願嗎,還帶點名的?

「聽聞你武功不錯,舞蹈看乏了,舞一劍吧。」

「蓮頤,帶曹小姐下去換衣服。」

皇后就這麼吩咐自己身邊的婢女,絲毫沒給曹艾妮拒絕的機會。

還好曹艾妮會武功這個金手指還在,沒收回,前幾日倍感興奮,練過,不然這會可就要丟人了。

曹艾妮回憶着這幾日練過的動作,在舞台**行雲流水般的揮着劍,時而一個翻身,時而腳尖輕點,縱身一跳,時而連續幾個轉圈,那乾淨利落的動作卻也顯露着不一樣的美。

一曲畢,曹艾妮的額頭上微微有點薄汗,行完禮正打算退下。

「聽聞你愛慕安樂王?」

「是,臣女,臣女愛慕王爺。」

曹艾妮如實回答着,眼角的餘光往殷程越方向瞧了瞧,才發現他端着酒杯亦看着她。

「如此甚好。那本宮就成人之美。」

曹艾妮還沒理解皇后所說的這句話的意思,便驚在了原地。

「安樂王,曹艾妮愛慕於你,想來定能傾心照顧好你的起居,許給你做王妃如何?」

殷程越抿了抿一口酒,毫無表情地說了句,「甚好。」

曹艾妮聽見這兩個字,第一反應是,哇塞,人物攻略完成,我這一步到位,解放了。

曹艾妮的高興溢於言表,顯然一副得償所願的模樣。

在外人看來,曹艾妮是守得雲開見月明,總算抱得美男歸。

實際上。

曹艾妮本想在這裡當個不管不顧的鹹魚,每天坐吃等死就是了,偏偏系統不做人,還非讓她干實事。

這裡,培養了十幾年的世家嫡女都拿不下的人物,總不能讓她一個穿書女,抱走了吧,想想還是不切合實際。

萬一這王爺開了竅,娶上四五個女人,想想可怕的後院生活,為了榮寵,明爭暗鬥,一個個心眼能有八百個。

在那後院能活過幾天,曹艾妮自己都不知道。

曹艾妮心裏冒着泡泡:現在好了,一切結束,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不過還是要將深情女主曹艾妮的戲碼演下去。

曹艾妮滿目深情的看着殷程越,那模樣就像盯着自己的所屬物。

「皇上?」皇后拉了拉皇上那黃袍龍紋袖口。

皇上那張娃娃臉亦是笑的開懷,「既然程越都說甚好,那朕不妨成全你們這對佳偶。

「來人,擬旨,賜婚。」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茲刑部尚書曹雲卿之女曹艾妮,溫婉賢淑,美麗聰慧,品貌出眾,儀態萬方,實有王妃之范,特賜婚於安樂王,擇日成婚。

欽此。

「臣(女)遵旨,謝陛下聖恩。」

曹艾妮同曹雲卿齊齊向跪地接旨。

皇上沉思片刻,「曹愛卿,你女兒還未及笄?」

「回皇上,小女一個月後及笄。」曹雲卿畢恭畢敬的回答着。

「欽天監,一個月後可有好日子?」

「回皇上的話,十月初八全吉,宜嫁娶。」 欽天監劉燁跪拜回稟。

皇上掃了一眼殷程越,臉上的溫柔凝結於眼底,看向禮部官員的地方。

「禮部你們隨後就着手準備此婚事,時間微趕,但是皇室之禮不可費,可別讓朕失望。」

「臣等遵旨。」

不到半柱香的時間,曹艾妮的婚事已經是鐵板釘釘上的事了。

隨後曹艾妮就像踩在棉花糖上一樣飄飄然回到了席位上。

曹艾妮高興的忘乎所以,史上完成攻略任務最快的非她莫屬,就這件事可以吹一輩子了。

剛坐下曹艾妮發現,許多女子的目光都齊聚在自己身上,善意的,惡意的都有。

王佩研捏緊了手中的酒杯,惡狠狠地瞪着曹艾妮。

曹艾妮和王佩研這兩人因為同喜歡殷程越,見面就互掐。

只不過曹艾妮臉皮厚,弄得人盡皆知,王佩研則是溫婉一些,除了閨中密友少有人知。

曹艾妮微笑地看着王佩研,挑釁似的沖她挑了挑眉。

還端起酒杯,賤賤的用唇語說了句:「我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