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成女配後我鹹魚了
穿成女配後我鹹魚了 連載中

穿成女配後我鹹魚了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水果點心的金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七夕 現代言情 秦修竹

林七夕睡了一覺之後發現自己穿書了,穿成一本完結甜寵文的惡毒女配,多了個便宜老公和便宜兒子最初她沒想攻略,只想鹹魚,但為什麼最後便宜老公抱着她不撒手,便宜兒子也不撒手了展開

《穿成女配後我鹹魚了》章節試讀:

林七夕突然有些傷感,站起身來,不好意思的說道:「那個,我看秦煜也沒什麼事了,我就先回家了。」

聽到她的話,秦修竹的臉色一沉,目光深沉的看着她,只不過是待了幾個小時就想走了,她到底是不是秦煜的親媽。

如果林七夕能聽到秦修竹的心聲,一定會回他:不是!

秦修竹走到她的身邊:「我送你。」

他的聲音聽在林七夕耳朵里,帶着莫名的寒涼,林七夕下意識的後退一步,「不用了,我認識路,我自己回去就行了。」轉身就想離開。

秦修竹並沒有把林七夕的拒絕當回事,而是直接拽着她的手腕走出了別墅。

林七夕被他拽的一陣踉蹌。

王姨此時正在客廳收拾,看着他們的動作,露出詫異的眼神。

在她的印象里,秦修竹和林七夕關係用相敬如「冰」來說已經算是好的了。更多的時候是秦修竹的厭惡、林七夕的攀附。她不止一次聽過他們爭吵,互相謾罵、指責。

林七夕的手腕被攥的生疼,被秦修竹這麼拽着,林七夕也生了氣。她猛的甩開秦修竹,站在原地。

她用另一隻手揉着自己被攥疼的這隻手腕,不理解秦修竹又在發什麼瘋。

但是她還是壓抑住自己情緒,抬起頭,語氣溫和的開口:「秦先生,你有什麼事情嗎?」

她溫溫柔柔的問話,卻讓秦修竹更加生氣了。憑什麼,憑什麼他的兒子在房間裏面生病受罪,而林七夕卻可以像個沒事人一樣。

秦修竹忍不住質問道:「林七夕,你到底有沒有心,如果有,你怎麼可以……」怎麼可以在答應了小煜之後,卻又不當回事的離開。

他承認他不一定是一個很好的父親,最初他也不是很喜歡那個孩子,畢竟不是在他期待下生的孩子。但是他看着那個孩子從嗷嗷待哺的嬰兒到牙牙學語的幼兒,再到現在這個稚氣小小少年,他是真的用心愛他的。

但是林七夕呢?從一開始小煜就被她當做用來攀附的工具。為了讓小煜開心,即便知道她是在做表面功夫,他也忍了、讓了,林七夕想要的他也都給了。是她越來越過分,甚至已經嚴重到雇凶傷人,他實在是對她忍無可忍才離婚的。他不覺得自己做錯了,最初兩個人就是個錯誤,他是受害者,他只不過讓所有人重回正軌。

但是她呢?在看到無法挽回的情況下,連表面功夫也不願意做了。難道小煜不是她的親生兒子嗎?不是她十月懷胎上下來的嗎?她怎麼可以如此狠心。

林七夕看着秦修竹猩紅的雙眼,無奈的問:「我又怎麼了?」看也看了,秦煜的燒也退的差不多了,她留下來也不能幹什麼。她不過就是說要回家而已,她啥也沒幹啊,她又怎麼他了。

「你知道小煜怎麼發燒的嘛?」秦修竹沒有回答林七夕的話,繼續問道。

林七夕怎麼知道,無外乎着涼之類的,小孩子發燒不是很正常一件事。

很快,秦修竹給了她答案:「小煜想見你,所以昨天晚上自己泡了冷水澡。」

說完,秦修竹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小煜從小到大的身體素質都挺好,和他完全不一樣,這次發燒這麼嚴重是從來沒有過的。

他一開始以為是王姨照顧不當,查了監控才發現是小煜自己泡了冷水澡。發燒之後一直叫着:疼,想見媽媽。他便知道小煜自傷行為的目的了。

如果不是這樣,這輩子他都不會讓林七夕見小煜。

林七夕怔住了,她不知道事實是這樣,「我,我不知道……」

說完,落荒而逃。這樣的愛,太沉重,她有些接受不了。

秦修抓住她,眸光幽深:「我把你帶來的,自然要把你送回去。」

「好!」

本來秦修竹還在想林七夕會繼續拒絕他,沒想到她只是簡簡單單一個「好」字。

林七夕坐在副駕駛上,目光茫然。

她真的不知道,不知道事實是這樣的。這件事稍微一想,林七夕就知道是怎麼回事,無外乎秦煜想見她,所以採用自傷的行為。

可是秦煜想見的是原主,不是她。原主早就不在了,現在這具身體里的人是她。

是現實世界的林七夕,不是這個世界的林七夕。

小煜在乎的、愛的也不是她,是原主,是小煜的親生母親。

林七夕突然悲上心頭。

在自己的世界裏,雖然也是孤身一人,但是她還有外婆,有相識多年的摯友,情感有可以安放之處。

就算是外婆去世,還有她自小生長的地方,那裡有她最溫情的回憶。偶爾看看舊東西,回到舊地方,依然可以化解她的煩悶憋屈。

可是這裡不一樣,她雖然還是林七夕。但是這裡的一花一木,和她沒有任何關係。所有的人認識的是都原主,不是她。

這次她真的是孤身一人,浮萍當如是。

悲上心來,林七夕突然落下淚來。

到達目的地,停車。久等不見林七夕下車,秦修竹拉開副駕駛的車門,映入眼帘的就是林七夕淚眼模糊的樣子。

結婚四年,無論怎樣的爭吵、怎樣的齷齪,林七夕從來沒有哭過。

這是第一次,秦修竹見到她的眼淚。

秦修竹突然有些無奈,伸手輕輕拍了拍林七夕的肩膀,小心翼翼的問道:「你怎麼了?」

半響,林七夕語氣悲哀的開口:「秦修竹,我什麼都沒有了,從今以後,世上只剩我,只我一人。」她什麼都沒了,沒有可以回憶的地方,沒有熟悉的地方,只有腦海里那些久遠的記憶。

她怕她會忘記,等她把自己的回憶都忘記的時候,她真的徹底不存在了,從此世上再無她。

世上有林七夕,卻再也無林七夕。

秦修竹聽到她的話,怔了一下。

是了,她是孤兒院長大的,沒親朋好友。現在能稱之為親人的只有和她一個戶口本上的他和秦煜。

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他和林七夕名存實亡,秦煜也和她不甚親厚。

她今年也不過二十六。

秦修竹突然有一瞬間的懷疑,他是不是做錯了,是不是不該這麼做。但是只是一瞬,秦修竹告訴自己——這是假象,林七夕在騙他,她想要獲得利益,不要再被她騙了。

秦修竹站在原地,沒有動。

秦修竹看着她收回眼淚,恢復如常,然後下車、進樓。

直到林七夕的背影再也看不清,秦修竹才收回視線,開車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