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黑蓮花男主的師尊后
穿成黑蓮花男主的師尊后 連載中

穿成黑蓮花男主的師尊后

來源:google 作者:禾璧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方映池 許景珩

(1V1+雙強+打臉+沙雕+互寵)許景珩穿書了,穿成虐待男主的反派師尊,在原書中最後被男主大卸八塊丟在九州大陸各個地方,靈魂還被他抽出放在九幽業火中炙烤,永世不得超生!深知男主可怕的許景珩穿過來後勵志要做男主的良師益友,兢兢業業為他的成長之路一路護航可是護着護着,原本的黑心蓮男主漸漸變成了粘人精,畫風也越來越歪……暴躁師尊,在線寵徒兒,敢欺負他的寶貝徒兒,勞資頭都給你錘爆展開

《穿成黑蓮花男主的師尊后》章節試讀:

翌日,方映池早早的就起來了,緩步徘徊在許景珩的門口,並沒有第一時間敲門。

許景珩穿戴整齊走出來時,就看到自家徒弟守在自己門口,一時有些詫異。

「阿池,怎麼了?可是有哪裡不習慣的?」

許景珩還以為他是到了陌生環境害怕。

方映池搖頭,「沒有,弟子只是習慣起早。」

許景珩瞧他乖順聽話的樣子,心裏又是一陣心疼男主,外加鄙視原主不是人!

不過他面上還是一派溫和,「起來了正好,為師正好要出去一趟,你隨為師一起去吧!」

「弟子遵命!」

木蒼峰。

正在葯田裡勞作的木蒼峰弟子遠遠就看見了御劍而來的許景珩師徒倆,臉色不由大變,丟下手裡的活就往不遠處的閣樓跑去。

一邊跑還一邊嚎,「師尊!不好了,京落峰的許師叔他又來了!」

這時有一個看不出年紀的青年人從閣樓里走了出來,「什麼,那傢伙又來了?趕緊的把曬在外面的珍稀藥草藏起來!還有快去把煉丹房裡為師最近煉製的丹藥也收起來!」

此人正是木蒼峰的峰主柏葉,也是許景珩一脈的師兄,不過他是葯修,實力雖不如許景珩和石華清,但他的煉丹術在整個九州大陸都是排得上名的。

至於他為什麼會一聽到許景珩來了就這麼大的反應,這都得從一個月前許景珩走火入魔醒來後性情大變開始。

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許景珩就來了木蒼峰不下十次,每次都打着受傷這個冠冕堂皇的借口在他木蒼峰上搜刮一番。

上至剛出爐的丹藥,下至葯田裡剛收起來的藥材,他是一個都不放過。

柏葉每每見此心都在滴血,你說他一個劍修拿丹藥就算了,拿藥材是什麼鬼?

而許景珩給的答案是:他最近閑着沒事,想研究一下煉丹術。

柏葉:你特么一個水系單靈根修者,研究毛線的煉丹術!

也正是因為這樣,讓整座木蒼峰的人如今一看到許景珩就跟防賊一樣的防着他。

那弟子領命迅速離去,下一刻許景珩已經帶着方映池落到了木蒼峰的閣樓前。

「師兄,師弟我帶着新收的小徒弟來看你啦!」又拍了拍身邊的方映池道:「阿池,快拜見你柏葉師伯。」

方映池聞言躬身道:「弟子方映池拜見柏葉師伯。」

柏葉佯裝鎮定的看了方映池點了點頭,不過隨後就皺起了眉,「我昨日就聽人說師弟你收了一個廢靈根弟子,我那時還不信,沒想到竟然是真的!」

方映池在聽到廢靈根時頭更低了,許景珩看到他的異樣,不由道:「誰跟你說我們家阿池是廢靈根了?」

柏葉見許景珩言之鑿鑿的樣子,對着方映池又是好一番打量,隨後還抓着他的手細細的檢查了一遍。

是廢靈根沒錯啊!

許景珩知道他看不出來,正是因為連柏葉都看不出來才更棘手,所以他才會來找他幫忙。

「嘿嘿,師兄,所以師弟我才來找你幫忙啊!」

許景珩直接上前,搭上了柏葉的肩膀將他摟至一邊。

方映池在一旁愣愣的看着自家師尊的舉動,總覺得他在師伯面前跟在他面前時有些不一樣。

柏葉見他這樣一笑就知道准沒好事,忙打掉了他的手,「說吧,要我幫什麼忙,不過我只能說儘力。」

許景珩附在柏葉耳邊輕輕說了幾句,柏葉聽得眉頭是越皺越緊。

「師弟,這引靈根可開不得玩笑,需要大量的藥材不說,萬一他真的是廢靈根,你費力做這些到時候豈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引靈根的方法在九州大陸並不是什麼秘密,只不過這方法的消耗實在太過巨大,還真不是一般的仙家門派能承受得起的。

退一萬步講,就算方映池最後成功引出了靈根,若是雙靈根以下的資質,都對不起他這麼多藥材的消耗。

而且他涉及葯修這麼些年,還從來沒聽說過能從廢靈根身上引出靈根的先例。

「師兄,師弟從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我既然敢這麼做,必定有十足的信心,你就說你幫不幫師弟我吧!」

柏葉狐疑的看着他,「如果我說不幫你,你就會乖乖的放棄?」

許景珩搖頭,「當然不會!」他只會趁着夜黑風高的時候,再來把木蒼峰洗劫一遍!

反正以他現在的修為,想來木蒼峰順點什麼東西,還是很容易的。

他心裏打什麼小九九,柏葉現在是一清二楚了。

掌門之前還說他們這個師弟能有這樣的變化是一件好事,但在他看來可未必。

再這樣下去,他木蒼峰以後的日子怕是會越來越難了。

「所以我根本就沒有選擇的餘地!」

許景珩又道,「師兄,話不能這麼說,至少你還可以選擇是主動把東西給我還是我自己來取不是?」

「……」

柏葉汗顏,這貨還能再無恥一點嗎?

不過若是真的讓他自己來取,他木蒼峰怕是真的要被洗劫一空了,罷了,雖然想到那麼大批的珍稀藥材還是有點心痛,但總不能因小失大吧。

想到這,他便不再停留,只冷冷的道了一句「等着」後,便往閣樓內部走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