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穿成古代假太監
穿成古代假太監 連載中

穿成古代假太監

來源:google 作者:李易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易 陸璃

一開始,穿成假太監的李易只想安分苟活着,但後來,看着高貴雍容的皇后,李易心思變了江山你坐着,皇后我替你照顧李易都跟皇帝打好了商量,奈何那把椅子,皇帝就是坐不穩啊!前有狼,後有虎,奸臣又一堆堆,眼看國不國,家不家的,李易操起了屠刀展開

《穿成古代假太監》章節試讀:

「小德子。」再見到好友,無疑讓人心情愉悅。
「李易!」全德提着掃帚就小跑過來,「你不是在昭南苑,怎麼跑出來了?快趕緊回去,叫人抓到,要受重罰的。」
在宮裡,還能有這樣為你擔心的朋友,李易心裏一暖,「哥們我走運了,現如今是坤寧宮的侍墨太監。」
李易說著抬起下巴,神氣的走了兩步。
「真的假的你。」皇后娘娘搬回坤寧宮,全德是知道的,宮裡但凡這種大事件,傳播速度都快的飛起。
「不真的,我能出現在你面前,等哥們站穩了腳,就給你也弄過去,省的你總羨慕他們。」李易說著拍了拍全德的肩膀,全德當即倒吸了一口涼氣。
「肩膀怎麼了?」李易皺眉。
「昨兒不小心摔的,可算是讓你熬出去了,我都以為你會死在昭南苑呢。」全德躲開李易的目光,笑道。
李易走上前,一把拉下全德上身的衣物,只見瘦弱的身體上,到處都是淤青。
「誰幹的?」李易眸子冷沉,「說出來,咱不受這欺負。」
「是,是海公公他們。」被李易的氣勢所震懾,全德低聲道。
在李易手裡吃了虧,高海就把氣都灑在全德身上,三天兩頭的就找他麻煩。
高海?李易眼裡浮現戾氣,他從來不是會以德報怨的人,一而再再而三,這口氣,他不忍。
讓全德帶他去找了崔內使,李易笑着開口了,「往日承蒙崔公公多關照,一直不知道怎麼報答,本以為這輩子是沒機會了,誰知道皇后娘娘會把咱家留在了坤寧宮。」
說到此處,李易看着崔公公,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
崔公公心裏一個咯噔,就他之前對李易的態度,哪可能是報答,這是報仇來了,他一個小小內使,哪抵抗得了入了坤寧宮的李易,真是讓這小子走了狗屎運!
「李公公,之前是奴才有眼不識泰山,您大人有大量,就別同奴才計較了。」崔公公說著將兩錠銀子推給李易,一臉討好道。
李易眸子在上面流連了會,清咳了一聲道:
「既然崔公公高風亮節,不接受咱家的報答,咱家也不能強逼着,咱家記得你手底下有個叫高海的,進昭南苑那會,可是給了咱家一頓好收拾,煩勞崔公公把人叫來。」
「那個有眼無珠的東西,李公公且等上一等,奴才這就讓人把他叫過來。」
自身難保的情況下,崔公公怎麼可能保高海,不過半柱香,還不知道什麼情況的高海就被叫了來,看到李易,他眼裡燃起了怒火,竟然叫這崽子活着出了來,回頭看他怎麼把人弄死。
「崔公公,您叫奴才來是有什麼要吩咐的?」高海到崔公公面前彎着腰,諂笑道。
「你還有臉問!」崔公公冷着臉,「平日總跟你說,別去難為那些小太監,你就是拿咱家的話當耳旁風,須知人在做天在看,豈由得了你糊弄!」
高海被訓斥的一臉懵,他做的事,不都是崔公公授意的,這怎麼全推到他身上了,如此不對勁的一幕,讓高海心裏泛起不安。
他偷偷往李易身上瞧了瞧,屋子裡就他們三個人,難道是因着他?
「崔公公說完了沒有?咱家可還等着回坤寧宮呢。」瞧了一會戲,李易淡淡開口。
「說完了說完了。」崔公公忙道。
坤寧宮?高海眼睛瞪大,他竟然得了那造化?!
難怪崔公公伏低做小,畢恭畢敬,高海眸子閃動,太監是沒有尊嚴的,腿一軟他就要求饒。
可不等他跪下去,李易提着椅子就把他砸翻了,「咱家不是個喜歡訓斥人的。」李易一邊笑着說道,一邊掄起椅子往下砸。
直到高海求饒聲微弱了,李易才把椅子丟了出去,「崔公公,好生管教,那個叫全德的,我不希望再有人欺負他。」
語畢,李易大步出了去,崔公公看着被砸的慘不忍睹的高海,後背已經**一片,怎麼以前沒看出來,這是個這麼手狠心硬的。
「小易子。」在不遠處等候的全德,見李易走過來,立馬迎了上去。
「放心,他們不會再欺負你了。」李易輕笑道,「再在這裡待些日子,哥哥一定給你弄出去。」
「小易子……」全德擦了擦眼睛,他和李易年歲相當,都是自小被送進宮,生活在最底層,飽受欺負,哪被人護着過,被打的時候甚至吭都不敢吭,就怕他們會打的更狠。
「你真的很不一樣了。」全德看着李易,認真說道。
「都死過一回了,再不有點改變,不是白活了,我也算看明白了,這宮裡啊,容不下慈悲的人。」李易笑了笑,歷經滄桑的樣子。
全德動了動嘴,不知從何安慰,昭南苑那幾個月,小易子一定過的很煎熬吧。
可不是很煎熬,天天想着怎麼撲倒陸璃,心火燎的跟什麼似的。
「走吧,你也知道,我什麼都記不起來了,這宮裡的事,還是得你告訴我。」
待了一個小時,李易把一錠銀子留給全德,接着去昭南苑收拾了幾件東西,這才回了坤寧宮。
從全德那裡,他知道宮裡目前最受寵的是容妃和齊嬪,也知道了大乾詭異的繼位怪事,皇帝的帝位並不穩,各地不時就爆發動亂,朝臣逼壓皇帝,讓其早日與皇后誕下嫡子,以安定民心。
這可真是不讓人愉快的事。
「怎麼去了這麼久,娘娘傳召你。」
李易剛回來,坤寧宮掌事太監王喜就讓他趕緊去殿里伺候。
陸璃不喜人多,每回留侍下來的都不超過兩個,尤其提筆寫字的時候,除了研墨的,都打發了出去。
「一直嚷着要吃香的喝辣的,這出來了,你還捨不得了?」
「那娘娘可捨得?」李易研着墨,看向陸璃。
陸璃沒有答話,將一首詞寫完,她擱下筆,「這一身衣裳可好看?」
「好看也不是穿給我看的。」話是這麼說,李易看的卻並不客氣,沒必要跟眼睛過不去不是。
「過來幫我把外袍脫了。」
「嗻。」
李易應的很痛快,這種事,他沒辦法不樂意。
一靠近,就能聞到陸璃身上散發出來的體香,李易喉嚨動了動,尤其這時他的手放在了陸璃的腰間,楚腰纖細,盈盈一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