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重塑天地奇觀,從蹭修仙開始
重塑天地奇觀,從蹭修仙開始 連載中

重塑天地奇觀,從蹭修仙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太原教主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太原教主 奇幻玄幻 程靈逍

「汪!汪!汪!」「咦?系統,你怎麼不說話?光學狗叫!」「汪!汪!汪!」「果然是狗系統!」「汪!汪!汪!」……「不好,蹭修仙快遲到了!」展開

《重塑天地奇觀,從蹭修仙開始》章節試讀:

擎天峰,雲海宗外門十三峰最高的那個仔,也是一座歷史悠久的煉器峰,其山腳有一處長青坊。

這一天,日暮時分,只見長青坊的大門處,緩緩踱進來一風度翩翩的男子,臉罩楊過同款半遮面具,身穿雲海宗制式白袍,腳踏紅黑相間追雲靴。

人靠衣裝馬靠鞍,翩翩濁世佳公子。

一雙靈動秀澈的雙瞳,透過半遮的面具,好奇地打量着面前的集市,人歡馬叫,好不熱鬧。

「白龍馬,白龍馬!性格溫順,耐力好,跑得快,價格還優惠!」

「瞧一瞧,看一看啦!上等水屬靈器雲雀刀!」

「回元丹,回元丹!丹塵法師出品,必屬精品。」

「金蠶寶衣,水火風雷皆不侵,出自中等血脈異蟲琥珀金蠶。」

……

嘈雜的叫賣聲一聲比一聲高,不絕於耳。

程靈逍傻眼了,想不到這個集市裡竟聚集了這麼多人,來的路上明明都冷清清的。

兜兜轉轉間,他在那個叫賣雲雀刀的攤販前停下了腳步,「這把刀怎麼賣的?」

鷹鼻攤主一看來了客,立馬勾着身子媚臉相迎,夸夸其談:「這位道友,這把雲雀刀可是東海戰場的戰利品,小的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盤來的。」

「多少錢?」程靈逍眉尖一挑,打斷道。

聞言,鷹鼻攤主臉上的笑意更濃了,五根剛欲伸出的手指,瞬間蜷了回去,眯眯眼似是看獵物般重新打量了一下來人,片刻後,果斷將十根手指全部甩出。

「道友若是喜歡,可以給您個折扣,一口價,十枚靈石!」

看着鷹鼻中年那副熱情的模樣,程靈逍也不好還價,索性伸出右手直接探向那四尺長刀,「我試試看!」

「請!」

入手的瞬間便覺一股涼意襲來,冰冰涼涼的,卻是頗為舒服。凌空揮舞了兩下,程靈逍舉刀向天,默默運轉法訣,頃刻間一個籃球大的水球凝聚而出。

「水球比往常大了一半,前搖也縮短了!」

「嗯~,就這把刀了!」

付完錢,程靈逍又來到另一間商鋪前。

「老闆,你這裡能不能定製一些特殊靈器?」

「祖傳手藝,千年保證。道友,你今天算是來對地方了。煉器一道,整個雲海宗,我王保保稱第二,沒人敢稱第一!」

一張AK48的圖紙旋即遞到了老闆的手中,也不廢話:「老闆!兩個月內,我要見到成品!」

前世的程靈逍,是個軍事迷,對於各種槍支構造略懂一二,再加上這個世界的煉器水平很高。眼看大戰在即,便萌生了打造AK48靈器的想法。

身為穿越者,知識就是力量。

……

一圈逛下來,程靈逍這才發現腰包里的靈石已然少了三分之一,不由感慨,看來今晚又要去找師兄師姐們借點靈石了。

夜色漸深,眼看着集市上的人流越來越少,程靈逍也不再流連,收拾收拾,便是悠哉悠哉地離開了長青坊。

月色朦朧,晚風徐徐,夜獸啼鳴。

偏僻的羊腸小道上,正悠哉哼着小曲的程靈逍,猛的察覺胸口一涼,錯愕的目光下,黑色箭矢穿胸而過,帶出一絲晶瑩的水花。

「淦!是哪個撲街!」

「宗門裡都敢突施冷箭!」

程靈逍捂着胸口,左搖右晃,噗通一聲就是栽倒在地,掙扎一番,便是沒了動靜。

隱藏於黑暗中的兇手卻是並未輕易現身。

俄頃,但見又一發箭矢,穿透黑夜,襲了過來。

「尼瑪,我都死了,你還射?」

倒地不起的程靈逍,心頭萬馬奔騰間,任由那箭矢射在自己的肩膀上,衣衫下,水化能力早已應心開啟。

沒等他吐槽完,又是一發箭矢射在了他的右大腿處。

接着,又是一發。

……

直至數十發箭矢貫穿程靈逍的全身,將他紮成了刺蝟,那隱藏在黑暗中的人影才緩緩踱步而來,臉罩黑布,一襲黑衣,渾身上下只露出一雙賊溜溜、水潤潤的大眼睛。

黑衣青年一言不發,小心翼翼地踢了踢看似死透的「屍體」,旋即將貪婪的目光投向「屍體」腰間那鼓鼓的儲物袋。

這個「肥羊」,她盯梢一整晚了,出手實在闊綽,一晚上少說花了三百靈石,足足她五年的俸祿。身為山賊出身的她,殺人埋屍這種事也不是第一次幹了。

現如今,雲海宗忙於跟海蛇族的戰爭,無暇內顧,管理缺失,正是她「大顯身手」的好時機。

正當黑衣青年彎腰伸手摸向那儲物袋之時,卻見那本該死透的「肥羊」猛地探出左手,牢牢地錮住了她的右腳踝,同時響起一聲暴喝。

「水牢重壓!」

天地間的水元素瞬間**而來,附着到黑衣青年的周身。

黑衣青年簡單的愣神之後,便開始了瘋狂的掙扎,雙腳猛踹,拼了命地想要掙脫束縛,卻是徒勞無功。

一息,兩息,三息後。

等人高的水球終於凝聚成型,牢牢地將黑衣青年大半個身子困在其中。

無數細小的波紋自水球的表面漾起,股股的壓力由外及內,遞增而去,直叫裏面的黑衣青年驚慌失措間又動彈不得。

「喜歡放冷箭是吧!」程靈逍冷笑着,拔出一根貫顱而過的箭支。

「你是人是鬼?」黑衣青年瞪大着瞳孔,語氣中盡顯不可思議。

「呵呵,你猜?」聽着那動聽的女聲,程靈逍愕然,卻不打算廢話,抽出雲雀刀就要宰了這腹黑女,卻見其猛地大叫起來,「師兄,救我!」

「還有同夥?」

雪白的刀芒加速着一閃而過,白皙的脖頸處,鮮血登時噴涌而出,不過須臾便是將大水球染得通紅。

程靈逍環顧四周,警惕的神經下,除了沙沙的風吹草木聲,偶爾響起的夜獸啼鳴聲,哪裡有半個人影。

「嚇唬我?」

氣管斷裂,黑衣女子的口中只能發出嗬嗬之聲,似是在哀求,卻換不來程靈逍的一絲同情。

血,越流越多,女子的氣機也越來越弱。

死亡,將不可避免。

雪白的刀芒再度一閃,斗大的頭顱便拋落在地,翻滾着,死不瞑目。

處理完腹黑女,程靈逍也懶得埋屍,水化能力應心發動,加速逃離了現場。

半個時辰後,才見一黑衣人從遠處茂密的樹梢上躍下,走到死去女子的面前,緩緩替其撫攏了雙目。

「師妹,我早就勸過你不要這般貪心,能隨手拿出那麼多靈石的,怎麼可能是等閑之輩!」

「水屬法術,約莫術士中期的實力,卻偏偏戴着個面具。」

「還有那詭異的『不死』能力,這般天驕在雲海宗不該是籍籍無名之輩才對,會是誰?」

死亡的黑衣女子,好似從來沒出現一般,並未捲起任何風波。

時間一晃,壽命又短了兩個月。小丫頭也終於接到了自己的第一次宗門任務:鎮守蘭陵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