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衝出太陽海
衝出太陽海 連載中

衝出太陽海

來源:google 作者:不知曰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不知曰期 奇幻玄幻 楊星

人類從第一個月球殖民地建造開始,已經在太陽系和平開發兩個多世紀了期間斷斷續續的戰火一直被限制在了藍星上,明面上從未染指深空,直到有一支星際海盜襲擊了一支太空無人運輸船楊星,渴望安定確不得不星海飄零凱鋒和艾麗卡雖然師出同門,確各自都走上了不同的道路在太陽系這個大漩渦中沒人能置身事外……展開

《衝出太陽海》章節試讀:

第5天的夜晚終於來臨了,慢慢咀嚼完從試驗所廚房裡,拿出來的最後一片乾麵包之後,楊星舔了舔手指,然後靜靜的等待着,外面的聲響慢慢歸於平靜之後,不得不從偷溜進來的長途貨運列車貨柜上下來,小心避開鐵路維護機械人以及安檢機械人的巡查,在一個隱蔽角落裡,從隨身攜帶的工具包里拿出一把小鉗子,在帶電護欄網上,小心翼翼的剪出個缺口後,飛似的向外頭跑去。

氣喘吁吁的楊星回頭看了看遠處的鐵路線,露出了安心的笑臉,抬起左手腕,一個看起來就是手工製作的粗糙數碼手環展現在眼前。手指頭在屏幕上劃撥了下,不由一陣皺眉,離楊星前往的城市,大概還要兩天的車程,可是他現在已身無分文,水盡糧絕,不由一陣苦笑。

一陣夏夜涼風,拂過楊星烏黑濃密的秀髮,一雙濃眉大眼格外醒目,因為少年疲憊的神態下,也無法掩蓋那雙依然閃耀着不屈的堅定目光。楊星只是低頭略微思考,就向著一個方向毫不遲疑的大步走去。

一處堆滿着,各式各樣被丟棄的電子產品的垃圾堆上,一些衣服襤褸的人們,在努力的翻找着,還能回收利用的物品,以此來向不遠處的回收店來換取可憐的報酬。

回收店的房頂、窗口、門前、牆上,掛着極其誇張的,用發光二極管圈繞成的各種圖案,不管白天晚上都一直亮着。

老闆是一個40來歲胖胖的光頭油膩臉大漢,喜歡整天戴着一副寬邊太陽鏡,這一片垃圾場都被他承包了。人們都叫他黑眼,他最不喜別人叫他光頭,聽說,有某人老是叫他光頭,之後就莫名其妙失蹤了。

楊星來到這裡已有七天了。今天,他拿着一個自己修好的小型家用機械人電腦主板,來到黑眼二手回收店裡,對着黑眼道:「你看這個如何?」

黑眼坐在一張寬大的椅子上,兩隻**叉搭在長桌上,接過楊星的主板,在測試儀器上來回擺弄了下道:「看不出來啊,你小子還真有兩下子,有沒有興趣來我這干?保你吃香喝辣的。」

「我這點本事那能跟你黑眼比那,這還不是黑眼哥賞口飯吃。」楊星一臉諂媚道。

「哈哈,你小子會識趣,不像外面那些破爛鬼,黑爺我給他們口飯吃,不領情就罷了,還妄想聯合外人把爺轟走。」「也不想想,整個垃圾鎮哪有我這店給的回收價格公道,我走了只會讓他們的生活更悲慘。」

楊星不知黑眼今天為何對自己說這番話,便微笑道: 「那是,黑眼哥可是生來就是要干大事的人,要手段有手段,要氣量有氣量,依我這外人看來,整個垃圾鎮,早晚都歸黑眼哥的。」楊星一陣馬屁不停的吹來,可把黑眼溜樂了。

「你這小型家用機械人電腦主板,我黑眼就3000龍幣收了。」黑眼道。

「黑眼哥,這小型家用機械人電腦主板的元器件,還有半成新呢,再加1000。」楊星道。

「3500,不賣就拿回去自個玩去。」黑眼道。

「扣除明天我和黃豆子兩人共100元垃圾場入場費,我還要買一大瓶乾淨的水,還有100斤乾糧,剩餘的轉入到我的個人賬戶中。」楊星道。

再一次拒絕了黑眼的入伙請求,楊星和在門外等候的黃豆子,用小推車推着水和食物,走出了黑眼二手回收店。

楊星看着自己手環上的電子錢包餘額顯示數字——1300,這就是自個人生的第一桶金了。

兩人低着頭,默默無言的穿過一排吊著屍體的路燈,向遠處一片低矮的貧民窟走去。

楊星來到垃圾鎮的第二天,就從認識的黃豆子嘴裏,得知了這垃圾鎮的混亂情況有多嚴重。

原來垃圾鎮不叫垃圾鎮,本是白鷹國阿肯色自治州的紅鐵鎮,現在基本成為整個藍星的電器廢品以及別的廢料堆積場地。

這其中的隱形利益吸,又引來了五個以回收廢品來牟利的私人公司,其中兩家是有黑勢力背景的。一家叫回爐火公司,一家叫復燃灰公司。經過這兩家公司一番血與火的融合,最終形成了以這兩家勢力為首的小鎮廢品回收業務。

隨着時間的推移,最後紅鐵鎮的名字慢慢被人遺忘而垃圾鎮就此誕生。這兩家公司為了壟斷業務,終於走上了不可調和的矛盾,都想置對方於死地。正所謂一山不容二虎,何況還是同行。

黑眼就隸屬於回爐火公司的人員。他管轄的場地正好靠近復燃灰公司的場地。所以雙方時不時來個火拚已是日常。

經過大半個小時的路程,楊黃二人來到一間鐵皮拼成的像是柜子的房子前,還沒到門口就跑出來了一個六七歲模樣的小女孩。

「楊星哥哥你回來了。」小女孩一邊說一邊拉着楊星的手開心的就往家裡走去。

小女孩名叫小月兒,還有一位重病的母親,人們都叫這個女人為張大嬸。

張大嬸看到楊星進來,便從床上支起身體道:「楊星回來了。」

楊星連忙答道:「嗯,張大嬸你身子骨不好就不要操勞了,剩下的交給我就行。」

把乾糧分還一些給幫助過張大嬸的街坊鄰里後,還剩10斤餘糧。和黃豆子相約明天到垃圾場,一起淘寶的時間後,黃豆子再三推脫小月兒的做客要求,背起他那份乾糧便離開了。

黃豆子比楊星大兩年,今年17歲,因為臉上長滿了青春痘,於是人們便叫他黃豆子。黃豆子是有名字的,叫黃有財,家裡就父子二人。

聽說,他父親前年偷偷溜進隔壁復燃灰公司的地盤撿破爛,被人發現而打斷了手腳。如今只能靠黃豆子撐起這個家了。

10斤乾糧夠楊星和張大嬸和小月兒吃三四天了,不是楊星小氣不肯買多點糧食,實在是這地方治安根本就談不上。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可是很多的,楊星可不希望月兒家也發生這悲慘的事。

楊星每每想起自己能走進小月兒這個家,或許就是命運的安排吧。身為孤兒的他對這份感情,越發的珍惜起來。

那時,楊星從火車上下來又接連趕了三天兩夜的路,才來到這片貧民窟。可是這裡的人個個面黃肌瘦臉有菜色,楊星又身無分文,強忍**疲憊的心志,稍微一松就兩眼一抹黑暈倒在了張大嬸家門口。

這倆母女雖然是過着有上頓無下頓的苦日子,但善良的她們還是把暈倒的楊星,拖回自家屋裡,再灌進半碗米粥,楊星才緩過來。等楊星醒來,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月兒那張天真無邪的笑臉。可以說這母女倆就是楊星的救命恩人。

醒來的楊星跟母女倆交談一番後很是感動,於是就在張大嬸家住了下來。

等楊星忙完活,張大嬸怪不好意思的對着楊星道:「又讓小楊破費了,這讓大嬸我如何是好啊。」

「瞧大嬸你說的,要不是大嬸你娘倆救了我,說不准我楊星已是別人碗里的糧咯喲。」

「從今往後,張大嬸你就是我的嬸,小月兒就是我的妹妹,只要我楊星有口吃的就不會讓你們餓着。」楊星一臉認真的道。

聽完楊星說的話,張大嬸沒有說什麼,只是看了看月兒就轉過身去擦了擦眼。

房子有點擠,有點熱,有點悶,還毫無隔音可言,但是乾淨整潔。如今被隔成了兩部分,裡間是張大嬸母女倆的居室,挨門口的原本當做客廳的現在是楊星的住所,也是他的工作間。衛生間在外面,是貧民窟公用的。

此時,楊星盤腿坐在臨時搭成的工作台上,整理着眼前的一堆設備零件。

月兒和張大嬸則在一邊準備着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