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網遊動漫›池鳶霍寒辭叫什麼名字
池鳶霍寒辭叫什麼名字 連載中

池鳶霍寒辭叫什麼名字

來源:外網 作者:霍總的掌心嬌 分類:網遊動漫

標籤: 網遊動漫 霍總的掌心嬌

為了報復出軌的未婚夫,她不怕死的算計了未婚夫的小叔。 「我那侄兒不能滿足你?」 霍寒辭掐着她的下巴,腕間的黑色佛珠矜貴清冷。 人人都說他是人間佛子,不染煙火氣。 睡過一晚的池鳶表示,大佬其實很好哄。 能力強一點,嘴甜一點,這朵高嶺之花就能縱着她。 她要什麼,霍寒辭給什麼。 「霍總很快就會甩了她。」 「逢場作戲,只是玩玩而已。」 京城人人都等着看她笑話,可沒人知道的是,某天夜裡霍寒辭將人逼進角落。 「池鳶,你再說離婚試試?」 人間佛子從此被拉下神壇。展開

《池鳶霍寒辭叫什麼名字》章節試讀:

池鳶和池瀟瀟確實是一個福利院里長大的。
兩人親如姐妹。
七歲那年過生日時,小她兩歲的池瀟瀟買了一個十三塊錢的蛋糕。
那個蛋糕用的是最廉價最劣質的奶油,甚至在池瀟瀟端出來的時候還摔碎了。
兩人就那樣看着蛋糕哭,承諾以後有錢了,會買很多好吃的蛋糕,會認認真真地過每一個生日。
所以十歲那年被池家人找到後,她毫不猶豫的將池瀟瀟一起帶走了,並且央求池家人送她們一起上學。
兩人不是一個班,卻依舊形影不離。
然而貧窮和金錢會腐蝕人心,一個此前需要考慮溫飽的人,驟然被放進奢侈的環境里,心境也就變了。
變得面目全非。
「阿姨……」
池瀟瀟愧疚的滿臉通紅,急得都快哭了。
池鳶想到車上那幾個使用過的套子,還有故意留下的口紅,「媽,你這麼喜歡她,不如認她當女兒算了。」
她這是氣話。
可吳菊芳的眼裡划過一道亮光,彷彿在認真思索這個問題。
池鳶感覺到從未有過的羞辱,就像是被一根尖銳的刺扎穿了心臟。
指甲嵌進掌心,她怎麼忘了,這個家最受歡迎的是池瀟瀟。
就連家裡的傭人,提到她也是滿口誇獎。
甚至連自己,不都掏心掏肺的對她么?
池瀟瀟慣會用那副柔弱的外表騙人。
「我給你三天的時間,從那棟別墅里搬出去。」
池鳶強忍着憤懣,只覺得嘴裏都是血腥味兒。
可笑她一直覺得是自己帶了個拖油瓶回家,所以不管做什麼都要做最優秀的那個,然而一張張獎狀比不過池瀟瀟的甜言蜜語。
到最後,她竟然成了這個家裡的邊緣人物。
池瀟瀟聽到她的話,心裏冷笑。
別墅是霍明朝送她的,這個人有什麼資格頤指氣使。
心裏這麼腹誹,面上卻委屈抿唇,「鳶鳶,你別生氣,我都聽你的。」
池鳶不想看她演戲,直接起身,「就不留你吃晚飯了。」
吳菊芳在一旁看着,將池瀟瀟攬着安慰,「鳶鳶,你今晚是怎麼回事兒?」
「阿姨,是我的錯,我沒地方住,就住進了明朝在郊外的別墅里,鳶鳶誤會了。」
吳菊芳的眼裡滿是失望,「明朝那麼多房產,留一棟給瀟瀟住也沒什麼,你把人抓牢了,他的資產以後還不都是你的。」
「媽。」池鳶挺直背,冷靜道:「那乾脆讓池瀟瀟和霍明朝結婚吧。」
「你!」
吳菊芳胸膛都在抖,「你真是……越來越不懂事了。」
池鳶只覺得心臟破開了一個口子,聽話了這麼多年,池家人不允許她犯一丁點兒小錯。
而一直笨手笨腳,成績從來倒數的池瀟瀟,在他們看來卻是天性單純,需要呵護。
「是我不懂事,你怎麼不問問池瀟瀟做了什麼?順便再查查她和霍明朝在那棟別墅的床上滾過多少次。」
話音剛落,吳菊芳就氣得扇了一巴掌過來。
池鳶完全沒料到,避之不及。
臉頰上重重一疼,她不敢置信的摸了摸迅速腫起來的臉頰。
痛得渾身顫抖,甚至需要輕輕躬腰來緩解這種疼痛。
眼眶泛紅,她輕笑一聲,毫不猶豫拿過包包。
「池瀟瀟十八歲那年搬出去的時候,你們就萬分不舍,既然這樣,我不如好事做到底,把男人也留給她,正好你還想收她做女兒,簡直就是雙喜臨門,就不打擾你們慶祝了。」
「池鳶!」
吳菊芳氣得吼了一聲,不敢相信一向聽話的女兒會這麼對她。
池鳶已經走到門口,聽到身後傳來池瀟瀟的哭聲,道歉聲,還有吳菊芳的安慰聲。
吳菊芳根本就不相信池瀟瀟會做那種事。
「我真沒想到,鳶鳶會編造這樣的謊言來污衊你……」
耳邊傳來這句話,池鳶的眼裡划過譏諷,捏着包包的手指緊得發白。
上車後,她舔了舔干涉的唇瓣,果然嘗到了血腥味。
油門一踩,她將車開了出去。
到達公寓樓下,她看到那裡有一輛保時捷停着,是霍明朝的車。
霍明朝倚在車身上抽煙,看到她下來,張嘴便不客氣。
「瀟瀟不見了,池鳶,是不是你又去為難她了?我說過她和我在一起是被我強迫的,你要是有怨氣,衝著我撒就行,別去找她麻煩,她是真的在意你,把你當親姐姐供着。」
話音剛落,池鳶就抬手,重重扇了一巴掌過去。
「啪!」
霍明朝偏着腦袋,流暢的下顎已經腫了起來。
這一巴掌沒有留情,打得他有些懵。
他反應了幾秒,才抬手摸着自己的臉頰。
「你敢打我?」
「不是你說的有氣就對你撒么?」
霍明朝的嘴唇抖了又抖,「你他媽的……」
他連話都沒罵完整,氣得腦袋裡一片空白。
「感謝,現在心裏的氣順了許多。」
池鳶越過他,走進大樓。
「池鳶!!」
霍明朝怒吼,一腳踹翻了旁邊的垃圾桶。
池鳶壓根沒將他放在心上,進了公寓後,她努力平息着沸騰的情緒。
甚至打開電腦,接收了幾份公司的郵件加班。
她從畢業以來,就被安排在霍明朝身邊,此前以為霍家是把她當自己人培養。
現在才覺得陳雅茹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盤。
霍家老爺子一早就將所有年輕人都安排進了霍氏,期待他們能做出點兒成績。
池鳶作為京大金融專業的榜首,有她幫忙,霍明朝的業績是一眾小輩里最厲害的。
功勞是霍明朝的,年底分紅也是霍明朝的,她圖什麼?
將來霍明朝要是厭棄了她,霍家能以高高在上的姿態解除婚約。
她浪費的這些年,什麼都不是。
好一招空手套白狼!
池鳶抿唇,氣得指尖哆嗦,她在公司內部網絡上,找到了霍寒辭的私人頭像,把舉報信以郵件的形式發了過去。
這是她擬寫的有關霍明朝挪用公款,玩忽職守的證據。
池鳶等了很久,久到趴桌上睡著了,都沒有得到回復。
醒來時是早上六點,她揉了揉酸澀的眼睛,看到電腦頁面上顯示有新消息。
激動點開,上面只有冷冰冰的兩個字――駁回。
這狗男人。

《池鳶霍寒辭叫什麼名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