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赤焰戰尊/赤焰戰尊
赤焰戰尊/赤焰戰尊 連載中

赤焰戰尊/赤焰戰尊

來源:google 作者:清風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柳婉兒 王鼎 現代言情

一代戰尊回歸都市!為紅顏,為親情,他拔劍問蒼天展開

《赤焰戰尊/赤焰戰尊》章節試讀:

「婉兒,我會證明,我可以保護你們。」

此時的王鼎直接沖了過去,一個人卻如同千軍萬馬一般,氣勢駭人。

「砰——」為首的一個混混直接被他一拳打得倒飛了出去,砸在後面的幾個混混身上,一時間慘叫聲一片。

隨後王鼎拳腳並用,虎入羊群一般,不到一分鐘就只剩下了一幫混混躺在地上哀嚎。

王鼎看向了左飛,左飛看到王鼎那駭人的眼神之後,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柳婉兒也是看呆了,這還是曾經那個沉默寡言,唯唯諾諾的王鼎嗎?

「你——你要幹什麼?」左飛嚇得臉色蒼白,王鼎那冷漠的眼神,讓他有一種被野獸盯上的感覺。

「我自問不曾得罪過你,可是你卻要置我妻兒與死地——今日,我便讓你償還——」

王鼎一步步的朝着左飛走了過去。

「這——這不關我的事情,是我們黑虎門的門主,看上了柳婉兒,讓我逼着柳婉兒服軟,還有,當初就是王志賢在龍二面前說柳婉兒如何的天姿國色的——」

「黑虎門?什麼東西?」王鼎問道。

「你連黑虎門都不知道?」不過左飛馬上就反應了過來,王鼎這些年都在外地,趕緊說道,「黑虎門是江海地下世界四大霸主之一——」

「我明白了,看在婉兒的面子上,今天饒你一命,滾——」

左飛連滾帶爬地跑了,跑的時候還摔了幾個跟頭。

「婉兒,看到了嗎?我能保護你,我說了,這些人,不過螻蟻。」

不過王鼎卻發現,柳婉兒的眼神卻是變得越發的冷漠了。

「王鼎,你這算什麼?顯示你打架厲害嗎?現在都什麼社會了?你還想殺人嗎?」

「如果我不出手,難道任由他們欺負嗎?」王鼎有些不理解。

「是的,任由他們欺負,不然你能怎麼樣?你知不知道,他是黑虎門的,你能打十個,能打一百個嗎?你的拳頭再硬,能夠硬的過刀槍嗎?讓他們欺負一下出出氣就算了,你這樣會讓我們都沒命的。」

「你是這麼想的?別人欺負你,你一忍再忍,他們只會變本加厲。」

「變本加厲?我一個女人,帶着孩子,不這麼卑微的活着,難道我去還手?我柳婉兒可以死,可是思雨誰來照顧?我的母親誰來管?你只為了逞一時之快,可曾想過後果?」

王鼎心痛如絞,他已經不知道今天他是第幾次心痛了,因為他,柳婉兒背負的太多了。

「我說過,我回來了,就不會讓他們再欺負你。」

「呵呵——」

柳婉兒冷笑了一聲,聲音之中帶着凄涼,帶着哭腔。

「你?拿什麼讓我們不受欺負?憑你的一雙拳頭?還是覺得你能夠斗得過黑虎門?你再看看孩子。」

王鼎下意識的看向了思雨,思雨趴在柳婉兒的懷裡,嚇得瑟瑟發抖。

「你展現給孩子的只有你的暴力嗎?」

「我——」

「王鼎,如果你還有一點男人的樣子,就請你趕緊走吧,不要再來打擾我們了,對你,對我們都好。」

王鼎沒有想到,自己回來,竟然這麼糟心,不過他覺得自己是不該在孩子面前這麼暴力了。

「好,你要我走,可以,不過請你再給我一次機會,我已經讓帝國最好的醫生來給你母親看病了。」

柳婉兒一聽,根本就不理會王鼎,抱着母親就要進家門。

「婉兒,你相信我一次,相信我,我立即就走,行嗎?」

「你說話算數?」

「是的,我說話算數,這個木牌你拿着,上面有他的聯繫方式,明天你直接聯繫他就行了。」

王鼎把一塊木牌塞進了柳婉兒的手裡。

柳婉兒愣了一下,還是把木牌放進了自己的口袋。

「行了,東西我已經收下了,也相信你了,你還是趕緊走吧,左飛肯定會讓黑虎門的人來找你的,我畢竟是柳家的人,他們不敢強來。」

「黑虎門——今天晚上,黑虎門就會消失了——」

「你——我看你是瘋了,王鼎,你要找死,不要拖累我們,你知不知道,你一旦去黑虎門鬧事,他們肯定回來報復我和思雨的——」柳婉兒頓時急了。

「我說了,我會讓黑虎門消失的——」

王鼎直接轉身離開,隨後摸出了電話道:「羅天,通知戰龍小隊——江海黑虎門,今晚除名——」

「…………」

此時江海的一座豪華會所內,一個中年光頭,正在和一群人,邊上一邊坐着一個美女,看起來愜意無比。

這個光頭就是黑虎門的門主,他的對面跪着一男一女,正是左飛和柳夢兒。

左飛的頭上纏着繃帶,柳夢兒更是腮幫鼓起。

「怎麼回事?你們兩個不是告訴我,說柳婉兒馬上就會來伺候我嗎?」

「門主,屬下無能,那個柳婉兒的野男人回來了,就是那個王鼎,十分的厲害——我們十幾個人都不是他的對手。」

中年光頭一聽,頓時勃然大怒道:「說的什麼東西?我就要結果,還有,左飛,你這幾個月上交的錢也是越來越少了——」

左飛一聽,頓時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門主,現在生活越來越好了,小乞丐很難找了——」

「難找就不找了嗎?柳婉兒生的那個野丫頭,不就是最好的人選嗎?現在回去告訴柳婉兒,不來把老子伺候好,我就讓那個野丫頭變成人棍——另外我會讓血虎跟你們去,收拾那個野男人的,我看上的女人,敢拒絕,我要她生不如死——滾吧——」

左飛和柳夢兒趕緊連滾帶爬的走了。

「哼,柳婉兒,老子遲早要你主動來求我——」

「是嗎?」

就在這時,一個突兀的聲音響起,光頭頓時嚇了一跳,再一看,窗口不知道什麼時候坐着一個人。

「你——你是什麼人?」

王鼎的目光掃過了這個光頭,一臉玩味的笑容:「我不就是你找的那個野男人嗎?你剛剛說要把我閨女變成人棍是嗎?」

「哦——原來你就是那個王家廢物,當初被綁在石頭上,丟進大江里的那個?」

「是的,我想問你一個問題,你見過人棍嗎?」

「沒見過——不過我想我馬上就要見到了——來人——」

光頭頓時大吼,可是外面卻沒有一點動靜。

「來人——人都死了嗎?」光頭再次怒吼,可是依舊是一點動靜都沒有,他頓時感覺出事了。

就在這時,門口一幫黑衣人走了進來,為首的是一個青年,帶着一種高位者的氣質,正是羅天。

「戰尊大人,黑虎門頭目全部抓起來了——」

此時的光頭頓時感覺脊背發涼,隨後趕緊問道:「你們幹什麼?你是什麼人?」

「連我你都不認識,還好意思在江海混嗎?」羅天頓時笑道。

邊上的一個黑衣人頓時笑道:「這時就是江海的新主人,羅天先生——」

「啊?」

這一下這個傢伙頓時嚇蒙了,江海的新主人,掌控着江海的生殺大權。

「好了,把這個光頭,給我削成人棍——」王鼎頓時冷聲道。

「是——」

「不——不要——求求你放過我——我知道錯了——」

光頭嚇得趕緊求饒,可是已經遲了,兩個黑衣人已經把他押出去了,隨後傳來了光頭如同殺豬一般的慘叫聲。

「戰尊大人,其他的頭目怎麼辦?」

「押入大牢,擇期按律宣判,該關的關,該殺的殺,另外,羅天你安排一下,他們抓了不少孩子用來乞討,妥善安置——」

「明白了,這幫混賬,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

解決了黑虎門之後,王鼎迫不及待的就想要回到家裡,他覺得,柳婉兒這一次該相信他了。

誰知道他剛出大門,就看到了一個胖子站在門口。

「老五,沒想到真的是你啊」

「你是?」

王鼎愣了一下,突然臉色一變道:「大哥,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