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池夏夜爵墨
池夏夜爵墨 連載中

池夏夜爵墨

來源:外網 作者:夜少強寵:神醫嬌妻太撩人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夜少強寵:神醫嬌妻太撩人 都市言情

上擺放着幾個空酒瓶。今天是她和未婚夫陸逸塵約好在這間酒吧見面的日子。三天前,她親眼看見陸逸塵背叛了她。看在這麼多年兩家情面上,她不想和他計較,只想早點和他解除婚約。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晚上十點了,陸逸塵還沒來。她端起面前的酒杯,才發現已經空了。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外面的夜色越來越深,池夏站起身醉醺醺的準備回家。可就在這個時候,眼前一道黑影一閃而過。池夏還沒弄清楚怎麼回事,就被人直接帶進包廂鎖上了門。溫熱修長的大手捂住了她的嘴巴,一道冷冽的聲音在她的頭頂響起,「別說話!」這突然的變故讓池夏被酒精麻展開

《池夏夜爵墨》章節試讀: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5章
池夏對着夜爵墨大吼。
「那你能給自己打胎?嗯?」夜爵墨冷冷的說。
池夏憤怒的看着着呢惡魔,他真的要打掉這個孩子了!
她的人生過得有多糟糕,未婚夫嫌棄她,和妹妹在一起了。
她被人強迫懷孕,孩子的父親竟然要打掉這個小生命。
她是一個醫生,她知道打掉孩子意味着什麼。
但是在活閻王手裡她還能保住這個孩子嗎?
她只好配合醫生檢查了身體。
沒一會醫生走出去彙報夜爵墨,「池小姐目前身體營養不良,情緒激動,不適合打胎,最好讓她調養一算時間在打掉肚子里的孩子。」
夜爵墨漆黑的寒眸在面具後面泛着陰冷,「如果現在就動手後果會怎樣?」
「這……如果馬上動手,池小姐身體會虧損厲害,以後再懷孕的就很困難了。」醫生低頭都不敢看夜爵墨。
男人轉身離開。
醫生擦擦額頭的汗,趕緊走進去收起藥箱離開。
池夏面無表情的走出來,她雙手緊緊我成拳,她一定不會讓他得逞。
傭人送來飯菜,都是大魚大肉,說羅管家吩咐,讓池小姐好好補補。
池夏點頭,女傭離開,她將碗里的肉都包起來藏在床下。
她好好的吃飯,好好的休息,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
只是到了當天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候,池夏從床上起身,悄悄打開了房門。
池夏被關在這裡其實並沒有受到過任何虐待,除了沒有自由不能離開以外,好吃好喝的被招待着。
白天的時候,有傭人看着。
到了晚上的時候,池夏所在的房間門口有兩隻藏獒。
它們毛髮黑長,眼睛黝黑,站起來足有一人多高,齜牙咧嘴的很是兇狠,輕易就能將人撕扯個粉碎。
池夏早就知道這兩隻藏獒的存在。
在她被關在這一個月里,她早就想過要離開,也嘗試過逃離。
不過她只是剛走出房間就被人抓了回來,然後她的房間門口就多了這麼兩隻藏獒。
當時藏獒被帶過來時,羅松當著她的面丟給了藏獒兩大塊血淋淋的肉,只是頃刻間便被它們給吞吃了個乾淨。
羅松笑眯眯的告訴她,「池小姐,它們是吃肉的,而且你應該知道藏獒的習性和它們的兇狠程度的吧?」
「它們只認一個主人,其他人在它們眼裡大概跟剛才那兩塊肉沒有太大的區別,很快就會被它們撕碎,吐吃了的。」
「為了池小姐的安全着想,晚上的時候你最好不要一個人出門。」
從那以後池夏再也沒想過逃離,可是現在不行了,活閻王要打掉她的孩子。
這畢竟是一條小生命,她不想這樣被夜爵墨扼殺掉。
和活閻王的名號比起來,門口的兩隻藏獒又算得了什麼?
而且對兩隻藏獒,她也不是沒有一點辦法!
雖然她以前還從未嘗試過,但是萬一可行,成功了呢?
隨着房門的徐徐打開,還待在房間里並未走出來的池夏看到了那兩隻藏獒。
它們聳動着耳朵,在聽到房門發出輕微響動的那刻就已經站起了身來,此刻正兇狠異常的盯視着池夏。
「小乖乖們,你們好啊?」
池夏笑着,溫柔的和兩隻藏獒打着招呼。
然後藏獒根本就不領情,呲起了牙,喉嚨里還發出了低沉駭人的唔唔聲。
池夏是怕的,身上起了一層的冷汗,但她並沒有就因此退卻,「那個什麼,我這裡有好吃的……」
說著,池夏將之前包好的肉拿出來,上面已經塗了一層藥粉。
這些藥粉是她在那個醫生藥箱里拿的安眠藥。
當時那個醫生出去和夜爵墨彙報,她立即將她藥箱打開,看見安眠藥當即拿了一瓶。
她將葯碾成藥粉,灑在肉上面。
她的聲音溫柔而空靈,沒有一絲危險。
「小乖乖們,不,大可愛們,你們是不是餓了?那就好好吃肉,吃完睡覺吧……」
池夏將肉扔過去,十幾塊肉被兩隻藏獒五秒鐘不到就吞下去。
沒一會,兩隻藏獒呲起的牙齒閉合了起來,兇狠的眸子變的溫順。
漸漸的它們的眼皮沉重,一下一下的合上,然後又不死心的睜開。
池夏的聲音更加的溫柔空靈了,「寶貝兒們睡吧,閉上眼睛,好好的休息……」
藏獒們就那麼趴窩在那裡,閉上了眼睛。
池夏很小心的又拉開了點門,很輕很輕的往外挪動一步。
那兩隻藏獒還是在那裡趴窩着,閉着眼睛,沒有任何反應。
池夏試探的再往外邁一步,接着又是一步,藏獒依舊沒有動靜,它們睡著了。
她成功了,兩隻兇狠的藏獒吃了她調製的安眠藥肉片,真的睡過去了。
池夏嘴角揚起了笑,沒有任何遲疑的輕聲從藏獒身邊快步走過,跑下樓,朝着外面跑了出去。
她跑到了外面,她逃了出來!
她找不到方向,但是她只要跑到小島的邊緣沙灘,只要能成功找艘小船,她就能離開這裡,遠離危險嗜血的活閻王。
池夏用力的奔跑着,纖細的身影很快融入了夜色之中。
她不知道她今晚所有的行動,都沒有逃過夜爵墨和羅松的眼睛。
「少爺,要抓回來么?」
夜爵墨漆黑的寒眸看着池夏離開的方向,冷冷出聲,「她逃不掉!」
羅松點頭,也是,從來沒有什麼人或者是獵物能從少爺手中逃離過,這位池小姐自然也不能例外。
夜爵墨轉身離開,羅松跟上。
他們在島嶼的沙灘上找到了池夏,彼時池夏正在糾結着。
她找遍了所有,也沒有找到任何小船。
池夏怕水,從一年前開始就怕了。
她畏懼大海,因為一年前游輪爆炸,無情的大海吞噬了太多人的性命。
怎麼辦?跳下去么?
沒有船隻,池夏想要逃離就只能選擇游回去。
可是她真的怕,看到這大海,她就本能的犯怵。
而且她能游過去么?會不會給鯊魚當做食物。
不管了,鯊魚再可怕能有活閻王可怕么?
跳入大海她不一定會死,但是被活閻王繼續關着沒有自由……
只是想想,池夏就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她給自己做了心裏建樹,勇敢的往前走。

《池夏夜爵墨》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