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吃軟飯的人不配說愛
吃軟飯的人不配說愛 連載中

吃軟飯的人不配說愛

來源:google 作者:粥添鹽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劉斌 粥添鹽 都市小說

如果不是因為沒有錢,誰會願意吃軟飯?我叫劉斌,如果這個月再沒有業績,我就捲鋪蓋滾蛋,故事要從我拒絕美女客戶的請求卻慘遭女友的背叛開始……展開

《吃軟飯的人不配說愛》章節試讀:

「今天的事情謝謝你了,該說請你吃飯。」我不知道怎麼開口,但是基本的社交能力還是有的。

「你在哪呢?今天店裡事情多,沒給你打電話。」李夢婷沒有接我的話。

「我剛剛下班,回去的路上。」看着一片狼藉的出租屋,我說不出口。

「給我位置,我來接你吧。」

「姐,你在哪,我過來吧,就不麻煩你了。」或許是虛榮心作祟,我不想讓她來到這個城中村,並且那天巷子口陳敏和那個姓沈的模樣在我心裏是個坎。

李夢婷說去她家,我掛了電話,沒有第一時間離開,好好的看了看一片狼藉的出租屋,整個人都在崩潰的邊緣,穩住這個情緒之後才離開了。

李夢婷的車停在小區門口,似乎就是故意等我一般,是一輛紅色凱迪拉克,與今天早上帶我去的售樓部的不是一樣,這讓我對這個女人的財力有了更深一步的認識。

「怎麼魂不守舍的?」李夢婷在駕駛位上面,我上了車,她直接把嘴裏的點燃的香煙喂到我嘴裏。這個動作好像又化解了好多尷尬。我狠狠吸了一口,李夢婷就繼續開口了。

「你們公司是不是有一個叫做賀亮的同事?」沒想到她第一個問題居然是這個,我愣了一下另一個團隊里是有這個人,不過存在感太低,再加上我這種吊車尾,只能有一個模糊的印象。

「怎麼了姐?」

「下午我有事,你這個同事給我打電話說,明天讓我去一趟售樓部,說是只要承認,上個月二十號我第一次來售樓部的時候他接待的,就給我一萬塊錢,還問我方不方便,今晚吃個飯……我也不知道裏面的規矩,問問你。」李夢婷的解釋說著,一切我都理解了,一切就是那麼明了。

不是我跳別人的單,而是別人跳我的單子。這個叫做賀亮的,老子特么與他無冤無仇,他為何要這麼對我?

「李姐,我……」

「別叫什麼李姐了,你怎麼了,我看你魂不守舍的。」李夢婷打斷了我的話,我給她大概的解釋了一番,雖然我也不是太清楚裏面的道道,因為面前這個女人,是我開的第一單。

「哦?還有那麼多規矩啊,沒事沒事。」李夢婷聽完饒有深意,若有所思。我不知道怎麼說,李夢婷叫我放心,明天跟着我售樓部,然後問了我一下我有沒有吃飯,我是一點胃口也沒有。

我從來沒有被那麼溫柔的對待過,我以為上樓之後就是做苦力,但是我想錯了,她一點這樣的意思也沒有。

已經有過一次的經驗了,上樓她給我倒了一杯咖啡,然後洗了個澡,我們坦誠相見,她笑得很好看,吻了吻我的額頭

「小弟弟,趕緊睡覺了……」我突然有一種被呵護的感覺,伸手死死的抱住她,很用力,李夢婷笑得花枝亂顫,什麼也沒幹,一夜無話。

鬧鐘響起來,李夢婷開口了「不要急,讓子彈飛一會,一會再去……」她伸出玉手,一把把我攬了再睡下,夜裡她告訴我,我的想法太膚淺了,如果這件事真的會影響我的領導,又是兩個團隊的事情,那麼徐勇罵我歸罵我,但是肯定是護短的。李夢婷只說了一句,這樣的油條都這樣,讓我放心。

我心裏急,但是沒得選。李夢婷不慌不忙的,起床,化妝,吃早餐。我就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坐立不安。

最後快十點多了,我的手機都幾十個未接電話了,就是李夢婷叫我不要接,我才忍住的,一直等這個大姐弄了半天才出門。

當我還沒有出現進到售樓部的時候,就看到大廳里的氣氛不對,幾十雙眼睛朝我看過來,還是徐勇第一時間出來了,像是來迎接我一樣。

但是我想錯了,他們根本不是在等我,而是在等着李夢婷,我對於他們來說,狗屁不是,

這也是李夢婷下車前告訴我的,我還要工作,如果八點鐘成雙成對的兩個就來了,我的同事怎麼想我?

她說的時候我心裏咯噔一下,這個話題我覺得特別的敏感,但是她好像不在意,說的很大方。

「你是這裡的負責人吧?」李夢婷眉頭一皺,非常不悅的朝着徐勇就開口。

我們這個行業,顧客就是上帝,別看幾十萬上百萬的單子。成交,終歸還是服務行業。

「嗯嗯,我是劉斌的主管,徐勇。」徐勇自我介紹了一下,點頭哈腰的,這也是我們這一行該有的態度。

「如果不是小劉大清早去等了我半天,說是我不來他就要丟了工作,我才不來,你們這是幹什麼?錢是我沒有付完么?」李夢婷繼續那一副很不爽的態度。

但是這句話說的太漂亮了,一語雙關,我明顯感覺到徐勇鬆了一口氣,姿態更加的謙卑,還朝我看了幾眼,那個眼神我知道,這個事情幹得漂亮。

李夢婷就被徐勇還有另外一個團隊的領導迎進了售樓部,當李夢婷說了一句把小劉帶上之後,我看到徐勇的眼神都眯了起來,另外一個團隊主管臉拉了下來。

我突然之間有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跟在後面,我看到段茹的表情也輕鬆了起來,她和徐勇是老相識了,兩人之間非常的默契。

「李姐,我是賀亮。」看到賀亮,我感覺這個人長得像煤氣罐一樣,還黑不拉幾的,真是晦氣,也不知道客戶見到他會不會噁心,當然這是我心中的想法。

李夢婷靠在椅子上,翹着二郎腿,雖然這樣,但是每個動作都充滿着優雅,這不是我認為,而是我從徐勇的眼神中看到的。

我站在徐勇身後,賀亮站在他們領導身後,桌子上只有三個人坐着。

「你就是賀亮啊?我說你們公司怎麼辦事的?我昨天談着業務,一個電話接着一個電話打,說什麼二十號你接待的我,只要我承認,給我一萬塊錢,怎麼?你們公司是有多看不起我,看我這樣是差一萬塊的人?」

卧槽,有范,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