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沉睡萬億年,開局我就無敵了
沉睡萬億年,開局我就無敵了 連載中

沉睡萬億年,開局我就無敵了

來源:google 作者:人生醒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人生醒悟 奇幻玄幻 陳夜

【無敵➕養成➕宗門】沉睡了萬億年,打造最強宗門!在藍星的陳夜被一場車禍,意外的穿越到了修仙世界,繼承了一個小宗門,還成為了一宗之主,而這些情況對於他來說還能接受!可是,他一個單身幾十年的老光棍,在這方世界居然還有一個八歲的女兒!!!展開

《沉睡萬億年,開局我就無敵了》章節試讀:

第二天。

宗門大殿里,陳夜負手而立的走來,而大殿上方的王忠,卻正在宣讀他死去的消息。

「師兄,我還沒死呢,你就這麼著急坐上我的位置?」

全場頓時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難以置信的看向陳夜。

「宗主不是死了嗎?」

「到底死沒死啊!?」

大殿里,全是議論紛紛的聲音。

而站在上方的王忠,同樣也不可置信的看着陳夜,他清楚的記得,自己的刀確確實實刺進了他的胸膛,直到沒了呼吸,他才安心離去。

「陳夜,我真是萬萬沒有想到,你居然還活着,師尊的死已經證實與你有關,這宗主之位你不配!」

王忠此舉,讓周圍的議論聲更大了,原來他們的老宗主並不是隕落,而是被陳夜給殺害的。

眾人的目光又往陳夜這邊看去。

眼看事情越發嚴重,陳夜只好用出地魂境的實力鎮壓全場。

「給我閉嘴!!!」

威壓席捲整個大殿中,一眾人被這股力量壓的快喘不過氣來。

「這…這竟是地魂境修為!!」

「陳夜不是才聚氣境嗎?」

「地魂境的實力當真是恐怖如斯!」

千羽皇朝,由於地域偏僻,資源匱乏,導致大多數的人,境界提升困難,而地魂境在這邊,已經可以稱為最強戰力。

陳夜看效果顯著,便開口道:「師尊的死,我很痛心,但並不知情,恐怕當時有人冒充於我,希望諸位不可聽我師兄的一面之詞!」

眾人一聽,好像挺有道理,可以改變容貌的功法也確實存在。

「簡直強詞奪理,以為這樣說,我們就能相信你嗎?」

王忠連忙反駁道

「哈哈哈,師兄,憑我的實力有必要說謊嗎?」

陳夜的這句話,把王忠給整的啞口無言了,但轉念一想,好像還是有點道理。

「願意跟着我的,立馬站出來,不願意的,我不強留,隨時都可以脫離宗門。」

眾人相互看了看,便開始討論了起來。

「宗主,我願意留下」

其中一名弟子率先開口說

「我也願意留下」

「我也是」

隨着第一位弟子的開口,相繼後面的人也陸續站出來,最終一個願意退出宗門的人都沒有。

一個宗門有地魂境強者坐鎮,簡直可以在千羽皇朝橫着走了。

就連對陳夜仇恨無比的王忠,也只能就此作罷,畢竟這件事是真是假,還需要再調查一番。

其實老宗主的死,確實和陳夜有關係,只不過是原主所為,而現在的陳夜,靈魂卻是另外一個人。

「這件事就先到此為止,以後凡是真心臣服於我的,我陳夜保證,絕不會虧待他,並且我也會帶宗門,成為天下第一宗!」

這句話其實不假,以他至尊境的修為,世界天花板戰力,以及之前簽到的功法、丹藥等這些,短時間提升宗門整體實力並不難。

說完,陳夜就原地消失不見,而王忠對此事還有疑心,便當天離宗調查去了。

清晨。

在萬法宗的廣場上,一個矮小的黑袍女孩正拿着掃帚,清掃着廣場上的垃圾。

「狗東西,你弄髒本姑涼的衣服了!!」

女弟子怒喝一聲,隨後一腳將黑袍女孩踹倒在地。

黑袍女孩急忙的道歉說:「對不起…..對不起」

髒兮兮的臉蛋滿是委屈,可在宗門裏面,地位低下的弟子,從來都沒有過好待遇。

隨着女弟子的喧鬧聲,把廣場上的人都吸引了過來。

平時這些人就喜歡看熱鬧,出頭?那是不可能的,在萬法宗,實力才是王道,地位低下的人,根本沒人會關心是死是活。

陳夜在房間里,正慢慢的熟悉這具新身體,他釋放神識,將整個宗門都給覆蓋了起來。

經過一番探查,他看到了廣場上一個極其熟悉的身影。

「這不是昨天,偷偷溜進我房間,給我擦拭身體的那人嗎?」

陳夜這才想起來,於是,他直接打了個響指,本該在廣場上的黑袍女孩瞬息就來到了他的房間里。

只留下,廣場上一臉懵逼的眾人。

「我們是不是認識?」

女孩默不作聲,雙手一直死死的抓住斗篷遮住自己的臉龐,好像在故意遮掩着什麼。

「嗯?」

陳夜懵圈了,這小女孩難道是害羞了?

於是,陳夜再次打了一個響指,黑袍直接消失不見。

小女孩的模樣顯露了出來,樣子極其可愛,雖然臉黑乎乎的,但也掩蓋不住,她那絕美的容顏。

當看到小女孩真面目時,陳夜的腦海又浮現出一段記憶。

「她居然是我的女兒!!!」

陳夜非常地震驚,但也通過記憶,看到了極其凄慘的一幕。

小女孩名叫陳蘇,八歲,從小就不受父親喜歡,陪伴在她身邊的只有自己母親,在七歲那年,她母親患病離世,而她父親從始至終都沒有去看過一眼。

看到這裡,陳夜的一雙手忍不住的往陳蘇頭上摸去。

陳蘇見狀,立馬躲閃。

「爹爹….不要再打我了….我馬上就走」

躲閃的樣子,讓陳夜更加確定,這孩子,從小就受到原主非人的虐待。

「蘇蘇別怕,爹在這呢,以後沒人敢欺負你了」

陳夜一把手將陳蘇抱入懷中,時時刻刻都在安撫她的情緒。

陳蘇見自己父親抱着自己,一滴滴眼淚,止不住的從眼角里流淌出來,這是她從未有過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