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乘龍佳婿
乘龍佳婿 連載中

乘龍佳婿

來源:google 作者:張壽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吳氏 張壽

穿越三年,長在鄉間,有母無父,不見大千就在張壽安心種田教書的時候,有一天,一隊車馬造訪,給他帶來了一個未婚妻當清俊閑雅的溫厚鄉下小郎君遭遇美艷任性的顏控千金大小姐,雞飛狗跳的故事開始了...展開

《乘龍佳婿》章節試讀:

  眼睜睜瞧見朱瑩挾持了張壽離開之後,吳氏終於忍不住使勁掙脫了朱公權按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可卻發現兩個虎背熊腰的侍衛冷不丁堵在了正房門口。這下子,她頓時怒形於色

  「這麼多年了,趙國公對我們母子不聞不問,今天你帶大小姐過來,我敬你們遠來是客,你卻對阿壽胡言亂語,還任由大小姐挾持了阿壽,你到底想幹什麼!」

  無知婦人,對朝廷大事一無所知,京中連平民百姓都知道趙國公父子情況不妙!

  朱公權心中這麼想,然而面上卻依舊顯得溫文爾雅,但說出來的話卻異常刻薄。

  「姨娘別忘了,就算壽公子將來成婚,你也不是正經婆婆。」

  聞聽此言,吳氏頓時面色煞白,隨即頹然退後,跌坐在了椅子上。

  朱公權只不過是重金買通太夫人左右,打聽到隻言片語,一語奏效,立刻趁勢緊逼:「大小姐身份何等尊貴,通行宮中,太后愛重,甚至比公主還得寵。你責備趙國公對你母子不聞不問,可你自己想一想,天下哪有未來岳父這樣對準女婿的?」

  「若沒有趙國公,你們母子能這麼平安喜樂?你還要怎樣?還不知足嗎?」

  這一字一句便猶如鎚子一般,砸得吳氏一顆心鮮血淋漓,彷彿渾身力氣都從周身抽離了似的。她死死咬着嘴唇,拚命想要找到理由反唇相譏,卻悲哀地發現腦袋一片空白。

  朱公權很清楚,把守門口的這兩個護衛自己能指使得動,但他身後另兩個護衛,那卻是太夫人派來的,他萬不能當面把退婚兩個字宣之於口。否則,回頭朱家那位老祖宗發起火來,就算二少爺也護不住他。所以,他只希望這兩人據此回去稟告,張家這對母子上不得檯面。

  此時,見吳氏已經被自己打擊得方寸大亂,他就趁勢又添上了一把火:「至於你說大小姐挾持了壽公子,呵呵,大小姐只不過是乍然聽說這樁婚約,心裏一時接受不了,所以拉了壽公子出去詢問一二而已,怎的到了你嘴裏就變成了挾持?」

  「縱使她真有什麼過分之處,壽公子既是男子,又是未來夫婿,包容忍讓不都是應該的?」

  任何一個男人被一個女人挾持,絕對會覺得羞辱,兩人不鬧得天翻地覆才怪!

  如此一來,朱瑩一怒之下,總不至於再因為那張臉而認下這種莫名其妙的婚約吧!

  說到這裡,朱公權沖兩個護衛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們讓開剛剛把守的大門。見吳氏果然起身跌跌撞撞衝到門口,他正希望人如同鄉間撒潑婦人那樣不管不顧追出去,把事情徹底鬧大,卻不想她竟是倚門站住了,滿臉都是怔忡和迷茫。

  他頓時暗暗惱火。連鬧騰都不會,果然是一介沒用的村婦!

  吳氏倚門眺望,等待了也不知道多久,這才終於看見張壽淡然若定地進了前頭大門。她只覺得剛剛空空落落的心一下子落回實處,慌忙提着裙子奔了出去。

  「阿壽!」

  見那個熟悉的人影倉皇跑來,聽到那熟悉的喚聲,張壽哪裡不知道吳氏恐怕是真的被嚇壞了,也急壞了,當下趕緊迎上前去。見她兩眼通紅,他就按着她的肩膀低聲說道:「別擔心,我沒事,娘你放心,萬事有我!」

  這兩年,吳氏已經習慣了兒子漸漸長大,最初是老往村外跑,被攔回來之後,又是在村裡自作主張,她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可此時聽到那平穩的口氣,她不知不覺就覺得一顆心安定了下來,直到她看見朱瑩也跟着進了門。

  想起這位大小姐剛剛挾持人時的霸道,又因為朱公權那刻薄的話,她不禁滿心不安。

  而朱瑩很容易就看出了吳氏對自己那帶着戒懼的情緒,她當然不後悔剛剛挾持張壽,如果不是此舉,她怎麼打探清楚張壽也不知道所謂婚約?

  因此,當看到朱公權從廳堂出來滿臉堆笑叫了一聲大小姐時,她壓根沒理他,而是直接走到了吳氏跟前,微微屈了屈膝:「對不住,剛剛是我不該行事衝動,我賠禮道歉!」

  張壽抬起頭來,看到朱公權那面色僵硬的樣子,彷彿完全沒想到這位美艷大小姐會開口道歉,他不禁對人大有深意地微微一笑。

  而吳氏更是措手不及,她下意識鬆開張壽,伸手想要去攙扶朱瑩,可手伸到一半卻又縮了回去,當她猶猶豫豫打算依樣畫葫蘆屈膝還個禮時,卻沒想到張壽搶了先。

  張壽用一種非常自然的態度對朱瑩笑道:「一點小事而已,放心,娘不是計較的人。」

  見吳氏慌忙擦掉眼淚,點了點頭,朱瑩心中一松,隨即竟是看也不看朱公權一眼,昂起頭旁若無人地進了廳堂,而張壽則是不慌不忙,慢慢吞吞扶着吳氏踱了進去。

  眼看張壽經過自己身側時,什麼都沒說,空等一個時辰,此時正飢腸轆轆的朱公權不禁臉色愈發難看。

  進了廳堂,張壽扶着吳氏坐定,自己堂而皇之地也跟着坐了,等到朱瑩已經坐定,沉着臉進來的朱公權目光不住往自己和朱瑩臉上打量,他就神情自若地笑了笑。

  就當朱公權以為,這個只不過仗着一張臉蠱惑人心的鄉下少年又要對自己冷嘲熱諷的時候,卻不料朱瑩竟是先開了口,簡簡單單幾個字,卻偏偏語出驚人。

  「我不回去了。」

  沒等朱公權阻止,朱瑩便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說:「剛剛朱先生不是說,這附近都屬於我們趙國公府嗎?既然如此,我順便代替爹在這兒巡視幾日。朱宏,朱宇,你們回去稟告祖母一聲,就說我主意已定。」

  那兩個護衛吃驚程度一點都不遜色於朱公權。然而,見大小姐一副我吃了秤砣鐵了心的表情,他們不由交換了一個眼色,竟然應了一聲是,但隨之就雙雙看向了若無其事的張壽。

  大小姐倔脾氣又犯了!要不是太夫人事先召他們去時悄悄囑咐過,他們還沒法相信!可太夫人和老爺到底是怎麼想的?張壽生得固然不錯,長居鄉下,也委實太配不上她了!

  面對兩個護衛偷瞥自己的那古怪眼神,張壽着實無奈。

  我已經說了婚約可以作廢,是你家大小姐自己要賴在這的!再說,你們有本事就攔着你們家大小姐,看我幹什麼?她不回去你們可以綁她回去啊!

  等聽到朱瑩下一刻說出來的話,他更是頭疼地覺着,就算能夠隨隨便便在那茅草堆上坐下,可她到底是個千金大小姐!

  「你們兩個回去之後,把我書房裡東邊書架上從上往下數第三第四第五排的書全都裝箱子送來,再把我常騎的小紅好好地送過來。我記得馬廄里還有兩匹溫順的馬,是爹當初送給我的,一併帶來。」

  「還有我房裡那兩個大丫頭湛金和流銀,讓她們把我常用的鋪蓋、夏衫、秋衣和冬衣,都用箱籠裝了,首飾匣子不用都送來,挑個十幾件日常簡單的,她們一塊帶來就行了,再有爹送給我的刀劍和弓箭……」

  還秋衣和冬衣……大小姐你準備呆到什麼時候啊!

  那長長的需求單子聽得張壽忍不住在心裏哀嘆,名門大小姐和鄉下小地主,果然一點都不搭……更何況,他這小地主還是假的,實則是個窮光蛋!

  而朱公權聽到朱瑩只對着朱宏和朱宇吩咐,完全撇開了自己,心下自然又驚又怒。然而,等末了聽到一個名字時,他更是整顆心都吊了起來。

  「再有,請祖母發句話,把花叔叔調到這來。」

  朱公權失聲叫道:「大小姐你瘋了不成!花七那是瘋子……」

  「你既然說我瘋了,那花叔叔過來豈不是正好?」朱瑩冷硬地挑了挑眉,隨即竟是越俎代庖下了逐客令,「好了,時候不早,朱先生你可以走了。這地方太小,容不下大菩薩!」

  張壽簡直哭笑不得。大小姐,你還真不把自己當外人!這是我家!而且,要說大菩薩,難道不是你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