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陳風柳婉
陳風柳婉 連載中

陳風柳婉

來源:外網 作者:廢少重生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廢少重生

新婚之日,為妻頂罪入獄! 四年後歸來,家產和妻子卻盡落兄弟之手......展開

《陳風柳婉》章節試讀:

第6章一群蠢貨
隨着陳風的推拿,林老爺子那異常的臉色竟然肉眼可見的迅速恢復過來,呼吸和心跳也逐漸變的均勻沉穩。
片刻之後,林老爺子臉色突然急劇潮紅,身體顫了顫,猛的坐起身來,張口噴出一大股暗紅污血。
郭懷仁正好伸着腦袋在錄像,猝不及防下,被噴的滿頭滿臉都是。
「吐血,爺爺怎麼又吐血了?」之前那個桀驁青年驚慌大叫!
「大言不慚的東西,你不說能治好老爺子嗎,現在這是什麼情況?」還有林家人怒喝。
「那誰?我要你給個解釋!」林老太太雙目狠狠盯着陳風,一張臉陰沉的幾乎滴下水來。
「一群蠢貨,淤血吐出,病人數息之內就會醒來!也罷,既然你們如此懷疑,那我又何須自作多情?」
陳風眉頭皺起,收回手掌,抽身而退。
「留下病根,讓這老頭每日正午子夜承受一番非人痛苦,也是你們咎由自取!」
「想走?爺爺被你弄成這樣,不給個明明確確的交代,你認為自己能走出這個大門嗎?」
桀驁青年看陳風拉着小雨要走,臉色一沉,立刻上前想要阻攔!
其他林家人,在老太太的示意下,也紛紛上前,準備攔住陳風的去路!
「就你們,還想攔我?」
陳風面露冷笑,手中拉着小雨,身形微微一晃。
眾人只覺眼前一花,再次看去,兄妹二人已經出現在了醫院大門之外!
「那個誰,記住你的話,欠我一跪一磕頭!」
站在大門口,陳風回頭瞥了一眼郭懷仁,邁開腳步,揚長而去!
林家眾人反應過來後,已經不見了陳風的身影,這讓他們羞惱萬分。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堂堂林家,何曾這麼丟臉過?
「呃……」
這時,病床上一直寂然不動的林老爺子,口中發出一聲低吟,身體顫了顫,睜開了雙眼!
眾人見此,當即將陳風之事拋之腦後,紛紛圍了上來!
老頭並無一般病人那樣,存在什麼虛弱期,醒來之後,直接坐起身體,活動了一下手腳,滿臉都是欣喜。
「我這……身體好了?」
「爺爺,這都是郭老醫生的功勞!」桀驁青年及時湊上前道。
他對陳風為人處事的行為極其不滿,索性將功勞一下子推到了郭懷仁身上。
「郭老,你對爺爺的後續治療,沒問題吧?」
如此好事,郭懷仁豈會拒絕,當即連連點頭:「當然沒問題,救死扶傷是醫者的天職,我豈敢居功,接下來的治療自會竭盡全力!」
林老太太目中閃過一絲異色,並沒有開口揭穿林浩。
老太太不說,其他人自然也不會多嘴。
之前陳風的傲然態度,實在讓他們這些自以為貴族的人有些反感。
自稱林老五的精瘦中年聞言,眉頭微蹙,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說。
「哦?」
林老爺子看向郭懷仁,臉上並無感激之意。
「郭醫生,不知我這是何病症?」
「老爺子是心腦血管上的問題,今天這危險期已過,接下來很快會康復的!」
郭懷仁自信滿滿的說,彷彿一切真是他所為。
「放屁!」
林老爺子臉色驟然一沉,滿目怒色。
「你們真以為我老糊塗了?告訴你們,我意識一直都在清醒着,救我的明明另有其人!」
「而且,我的病也絕對不是心腦血管的問題!」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說到最後,林老爺子已是雷霆震怒。
眾人見此,齊齊傻眼,一個個噤若寒蟬,誰也不肯先說。
「父親……」最後林五爺忍不住,無奈上前,將事情經過快速說了一遍。
「一群蠢貨!」
林老爺子恨鐵不成鋼的掃過自家眾人,老牙緊咬!
「立刻都給我滾去跟小醫生道歉,哪怕下跪磕頭也得把人重新給我請回來,不然就不用回來見我了!」
「爺爺……」
「父親……」
眾人聞言,齊齊愣住了!
「一個無名小子而已,老頭子,這樣有些小題大做了吧?」
林老太太不解的看着老頭,滿是褶皺的臉上,透着幾分不滿。
「我堂堂林家的人,怎麼能輕易向他人下跪磕頭來乞求原諒?若是傳出去,林家以後還如何立足?」
對於陳風,她心中實在不喜,人走就走了,何須再去理會?
林家其他人,心中同樣有着幾分不解。
「只能說你們無知!枉你們還是大家子弟,目光短淺的簡直可憐!」
林老爺子皺眉掃了眾人一眼,神情之間滿是凝重。
「知道我為什麼突然生出這種怪病嗎?」
眾人聞言,頓生好奇。
沒錯,老爺子平時身體一直好好的,怎麼會突然生出這樣的怪病?
林老爺子並沒有當即開口,而是掃了一眼圍聚四周的其他人!
林家和醫院方面的人會意,立刻將林老爺子推回了就近的病房。
「走火入魔!我是在研究那套殘缺的功法時,走火入魔了!」
待四下無其他不相干的人員後,林老爺子深吸一口氣,臉上閃過一絲心悸,繼而又化作難以言喻的激動。
「那個醫生能治好我,絕對不是一般人,年紀輕輕能力就如此出眾,身後肯定有高人存在!如果能交好他,對我林家而言,或許是個天大的機遇!」
「另外,我尚有病根殘留,你們不把人請回來,是想讓我死嗎?」
聽老爺子這麼一說,眾人這才意識道了事情的重要性。
別看老頭年紀大了,卻依舊是林家的脊樑,一旦出現變故,林家也就完了。
深吸一口氣,老爺子目中閃爍着堅定的光芒,再次鄭重重申了一遍。
「無論如何,必須儘快把人給我請回來!你們所有人,誰如果先找到人,我老頭子給他記大功一次!」
……
此刻,陳風和妹妹正坐在一個美女的私家車上!
說來也巧,就在他們二人出了醫院大門等候的士時,恰好遇見了駕車經過的高中同學。
盛情難卻之下,他也不好拂了人家的好意。
美女名叫李佳佳,陳風記得當初這個小妞胖乎乎的豆包臉,幾年不見倒成大美女了!
「陳風,去哪?回家嗎?」
向前行駛了一段距離後,李佳佳微微扭過頭,面帶笑容問了一句。
「家?」
陳風面露苦笑,搖了搖頭。
「隨便找個酒店吧!」
他怎麼也沒想到,為愛頂罪四年,換來的卻是一無所有。
「你這今天剛出來,有家不回,幹嘛要住酒店?」
經過之前的聊天,李佳佳知道陳風今天剛剛出獄歸來,所以心生疑惑。
但當通過後視鏡,看到陳風嘴角那一抹苦澀時,她似乎明白了什麼,面露一絲猶豫。
「陳風,你……你不會已經知道柳婉和顧海之間的事情了吧?」
李佳佳不但是陳風的同學,當時柳婉也在同一班級,所以相當熟識!
四年前陳風突然入獄,同學們都知道為什麼!
而在這期間,柳婉做的事情,大家更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甚至有在酒店上班的同學,曾經親自看見二人去……
本來李佳佳不想提及此事的,但現在看來,陳風似乎已經知道了!
「呵呵!」陳風嘆了口氣,自嘲一笑:「我這算不算自作自受?」
「哪有?不過是遇人不淑罷了!真搞不懂柳婉怎麼會是那種人!」
李佳佳搖搖頭,秀眉微微皺起,透着些許擔憂。
「你妹妹這種情況,一直住酒店怕是不行吧?倉促之間找房子也是麻煩,要怎麼辦呢?」
說到這裡,她猶豫了少許,似乎權衡再三,隨即再次開口!
「要不……要不先去我那住着吧!反正我租的房子是三室一廳,另外兩個房間本來要租出去的,現在給你倆住着好了!」
「這怎麼好意思?還是先在酒店住兩天,待隨後我再想辦法就好!」陳風搖頭。
「行了,不要推遲了!你這剛回來,手頭也緊,能想出什麼好辦法?就按我說的,先在我家住下來,等穩定之後再說吧!」
李佳佳擲地有聲,不容人有回駁的餘地!
陳風認真想了想,點頭道:「也好,就當我租的吧!」
「切,什麼租不租的,你也太把老同學看扁了!本姑娘可不是那麼小氣的人!」
……
到了李佳佳家裡,一切安置妥當,陳風囑咐李佳佳幫忙照顧妹妹,準備回老宅把自己和妹妹,以及父母的東西拿出來。
「陳風,去了千萬別衝動啊!」
李佳佳對他此去有些擔心,特意提醒道。
「放心吧!沒事!」
陳風淡淡一笑,開門而去。
郊區,三層獨棟別墅前,陳風負手而立。
看着這棟父母給自己留下的房子,曾經住了多年的家,他心頭有着說不出的滋味。
房子未變,人卻不復從前。
別墅前,幾輛轎車依舊停在那裡!
陣陣歡笑之聲,不斷傳來。
看來,今天自己的出現,並沒有對他們造成什麼影響。
深吸一口氣,陳風定了定神,邁步走了過去。

《陳風柳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