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超品香水師
超品香水師 連載中

超品香水師

來源:google 作者:全境指揮官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王蔚然 趙陽 都市小說

【又名:都市:只有我能駕馭鬼】【爽文】【職業】【男主全面發展】一代屌絲蘊含血淚的發家史廠子里來了絕色美女經理,想不到竟然是自己的新鄰居,還時常邀請自己去家中做客從此和美女經理過上了沒羞沒臊的鄰里生活【趙陽做夢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擁有特別的死靈鍊師能力,他也會給所有受屈而亡的人,一個交代】展開

《超品香水師》章節試讀:

趙陽搖着頭苦笑着,也許自己是幻聽吧,或許只是自己YY的話,想不到自己YY的話,都快騙過自己,真以為是王經理說的了。

曾經,那個絕望的自己,竟然在這個女人來了之後,學會了期待,這是一種甜美的錯覺,也許只會讓自己摔得更疼吧?

正此時,敲門聲再次響起,此時趙陽第一反應覺得會是高強,雖然他沒有在下班路上堵他,但是也許就會帶着人來自己家找自己麻煩。

趙陽緊張起來,拎起了椅子,手心中已經全是汗水了,被他欺壓了將近三年,也是終於在王經理來了之後,他才想和高強徹底清算,內心中對他的恐懼,依舊無法完全消除。

「誰啊?」趙陽用微微發抖的輕聲問了一句,而後屏住呼吸,趙陽想,若是個男人的聲音,無論如何他也不能開門。

「鄰居!」一個悅耳的女聲傳來,這聲音十分好聽,介於蘿莉和御姐之間。

「鄰居?脆米姐不是走了?難不成新鄰居這麼快就來了?」趙陽叨咕着,她不可求是什麼美女,只要不是男人就好啊,趙陽打開了門,讓她意想不到的是,竟然是王經理?

只見王經理一身輕薄的白色西裝,可能是領子太低了,西裝竟被她穿出了另一番感覺,她的身材完全不是一身西服可以束縛的,倒是覺得她被西服裹得太過難受,有一種想要幫她釋放自己的感覺。

而她今日的裝扮也恰到好處,雙眉輕揚,伴着嘴唇上的櫻桃紅,讓她多了幾分魅惑氣息。

「王經理,你怎麼知道我住這?您……」

「趙陽?你怎麼住這?」她也瞪大了眼睛十分吃驚,而後半秒鐘之後,她竟然禮貌的笑了一下:「還真是巧啊,不過也好,省着我以後會寂寞了,遠親不如近鄰,趙陽工友,從今往後,還請你多多指教啊。」

她微微躬身竟給趙陽一個鞠躬,趙陽見狀馬上還回去一個。

寂寞 ?是不是我想歪了?我竟然可以解決她寂寞的問題?趙陽偷笑。

見多了和自己一樣粗里粗氣的鄉鎮人,第一次對大城市有些嚮往,她就是從大城市那裡來的,竟然這樣不同。

這次見面更像是一場註定,他心中卻滿是疑惑,心想着平時王經理穿的挺華麗的,怎麼也落魄到了住環境這樣差的廉租房裡?

王經理住了原來脆米姐的房間,這是個十多平米的房間,還是一臉雜亂,而他,則理所應當的被稱為免費勞工,幫她收拾屋子。

她換了一身衣服,便叫趙陽過去了,這次是一身清涼的短袖和超短褲,褪去工裝,着上了青春美麗。

在兩人的共同的收拾下,屋子重獲生機,已然成為一個女孩子的閨房,不但布置秀麗,還瀰漫著迷人的香汗味,兩人都大汗淋漓。

「為了犒勞你,我下面給你吃。」

「啊,不太好吧?」趙陽有些難為情。

「見外什麼,香着呢,別流太多口水啊。」

趙陽坐在了床上,看着蹲在地上認真的王經理,美的不可方物。

「以前有人下面給你吃嗎?」

「誰會看得上我呢?」

「那看來我拿到了你的第一次,他們沒看上你,是因為他們眼拙罷了。」王經理語氣平和溫暖,讓趙陽心中一陣暖流。

而後王蔚然準備了兩袋榨菜,這怕就是兩人的晚餐了,這一刻趙陽想都不敢想,心想着自己無父無母,連繼續讀大學的錢都沒有,在工廠還被欺負,而種種過去,若都為了換這一刻的美好,那也值得了。

兩人對着坐在床上,像是古代療傷練功,她腿很長,然而盤起來坐的筆直,身條更是美的挑,一頭長髮柔順的披散在肩頭,而有的則拂過胸前,側泄至兩旁。

「哇,真是太巧了,我們居然成為了鄰居,趙陽工友!」她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激動,讓趙陽有些受寵若驚。

趙陽還在盯着王經理看,咽了一口口水,她的一句話把他的思維拉了回來,這就是晚上的獎勵嗎?

「啊……啊……是啊,怎麼會這麼巧!對了,經理,你怎麼搬到這裡來住了?」

她聳了聳肩,並未遮掩的開始和聊起講她的經歷。

在趙陽面前,她像個大姐姐,絲毫沒有經理的感覺。

「我家也是這個鎮上的,不過距離工廠遠了點,我一個女孩,也不方便走夜路走那麼久,所以就住這了。」

「您也是鎮子上的?我聽工友說,您來自大都市?」趙陽好奇的問。

王經理笑了笑:「我在A市的共和國理工大學畢業了,本來在A市,在策劃工作混得還行,可是家裡父親突然生病,我不得不回來,也在這找了部門經理的臨時工作,照看住院的父親,如今這個廉租房距離鎮醫院和工廠都近,對我來說是個不錯的選擇。」

「那,王經理,您多大了?」

「22,怎麼了?要給我介紹對象啊?你這小子,不知道女孩子的年齡是秘密嗎?問的這麼唐突。」王蔚然白了她一眼,又不忍心的放了些電。

雖然隔着飯桌,但是趙陽很想直接把她抱在懷裡,不知道是心中的衝動,還是本能的衝動。

雖說年齡是秘密,但是王經理卻毫無隱藏的告訴了他。

趙陽今年19歲,算起來她比自己大三歲,正所謂,女大三抱金磚,趙陽忍不住笑,王經理也被他逗笑了。

「我的問題這麼好笑嗎?」

「沒有,沒有。」

王蔚然看趙陽的傻樣子,更是笑得前仰後合。

「我去盛面。」王蔚然端起了小電鍋放在桌子上,剛要盛,卻把手燙了一下。

「啊!」她高聲叫了一聲,嚇了趙陽一跳,定神一看,才知道,她被熱水燙了一下。

玉手上多了個紅包,趙陽順勢拉過她的手,吹了吹,那細膩的皮膚和他粗糙的手形成鮮明的對比,趙陽怕是玷污了這手卻又貪婪的想要多握一會兒。

「王經理,沒事吧!」看到王經理髮紅的手,趙陽的心裏像是被熱水燙了一下似的。

「啊啊啊,我快被自己笨死了,好痛啊!」王經理自責說道,可愛的嘟着嘴,讓人有一種想親上去的衝動。

「我屋子裡有蘆薈膠,我去拿來給你抹點。」趙陽剛剛回憶起脆米姐給他的蘆薈膠,想不到這麼快就派上了用場。

趙陽將蘆薈膠順勢遞給了王經理,而她擰開,開始自己給燙傷處塗抹。

蘆薈膠給出去的時候趙陽就後悔了,應該直接自己給她抹上的啊!真是笨死了。

她抹完之後,雙手將蘆薈膠還給了趙陽。

趙陽接過蘆薈膠,她卻把燙傷的手伸到了他面前。

「還有點疼,你再給我吹吹好不好!」

當她把手伸到趙陽面前的時候,趙陽先是一愣,後來又馬上回過神來,望着她水靈靈的大眼睛,趙陽知道,自己不是在做夢。

「當然好!」趙陽躬身又一次溫柔的吹了吹小紅包,想不到王經理反手用拇指和食指掐住了趙陽的下頜,一邊搖晃着,一邊道:「你真好!」

好?

「臉還疼嗎?」王經理怒着嘴,看着趙陽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不忍心的關切着,而她的手,也在趙陽的傷口旁,輕輕的撫着。

「額?」雖然臉上被打紫了,但是這種疼痛趙陽早就習慣了,不過看着王經理的表情,倒是很難適應。

剛要說不,王經理卻豎起了食指勾了勾。

「近一點,再過來一點,幹嘛那麼拘謹,我又不吃人。」王蔚然的雙眸美麗極了,趙陽陷在那雙眸子里,如同海洋深處見不到光亮卻生命力頑強的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