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超品神眼(書號:7698)
超品神眼(書號:7698) 連載中

超品神眼(書號:7698)

來源:google 作者:陸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蕭雅麗 陸沉

簡介:少年陸沉,遭女友背叛,偶得透視眼,玩賭石,品古董,包治百病?過時了,我的眼神還能看穿他人的心思!從此陸沉一入風雲變化龍展開

《超品神眼(書號:7698)》章節試讀:

吳玉兒一大早七點鐘就起床了,急匆匆的吳玉兒收拾完之後,開着車朝着監獄方向行駛而來。

去監獄的過程中,吳玉兒嘴角始終揚起一抹笑容,讓這個小子得罪我!她希望看到陸沉鼻青臉腫的樣子。

吳玉兒開車感到監獄,裏面的景象讓她大吃一驚。

陳獨眼有氣無力的坐在另一個角落中,椅子上坐着的陸沉閉目似是睡著了。

「什麼?」吳玉兒看到眼前的景象大吃一驚。

陳獨眼是雲海省有名的狠角兒,當初為了抓他,有兩名**同事都負傷了,陳獨眼的兇殘程度,她深有體會。

把陸沉扔進這個監獄中,本想讓陳獨眼教訓教訓他,但以現在這個形勢來看,吃虧的好像是陳獨眼……

這個陸沉到底是什麼來歷?連歷來兇殘的陳獨眼都不是他的對手,看這樣子,像是陳獨眼服輸了。

吳玉兒帶着驚訝的神色,抬着腳步離開了城東監獄。

早上十點鐘,一個獄警利索的打開監獄門欄,對着裏面的陸沉說道:「小子,該出獄了。」

「獨眼,我該出獄了。」陸沉轉身對着窩在角落裡的陳獨眼說道。

原本迷迷糊糊的獨眼,聽說陸沉要走了,立刻站起身,襠下隱隱作痛的他顧不了那麼多了,早點把這個瘟神送出去,早點解脫。

「是是是,林爺,您走好,歡迎下次再來。」陳獨眼點頭哈腰的說道。

「嗯?你還想讓我陪你蹲局子?」陸沉眉毛一挑說道。

陳獨眼一邊摸着頭上的汗水,一邊低聲說道:「別別,林爺,您下次會再進來了。」

「嗯?你不想在看到我了?」陸沉說道。

陳獨眼都快哭了,怎麼說都是錯,在旁邊看不下的獄警催促道:「快點,不想出去我就把門鎖上了。」

「老陳,下次我們還有再見面的機會。」陸沉笑着走出去監獄說道。

陳獨眼看着陸沉離去,吊著的一顆心沉了下來,終於把這位爺送走了,頭上留在多的汗,也抵不上襠部的疼痛。

「林警官,我沒有別的問題了吧。」陸沉依舊一副嘻嘻哈哈的樣子。

吳玉兒看着陸沉嘻嘻哈哈的樣子,很是討厭,但這件事情調查清楚後,確實與陸沉無關,這也讓吳玉兒對眼前這個無賴無可奈何。

「嗯,出去了老實做人,別在進來了。」

陸沉出了警局,搭上一輛的士,朝着古董行行去。

蕭雅麗如熱鍋上的螞蟻,在古董行急的轉圈圈,一天過去了,她還是沒有看到陸沉的蹤影,去警局也作過證了,想要找關係,可蕭雅麗一個平頭老百姓,哪有關係可以托?

就在這時候,蕭雅麗聽到門外傳來一陣陣腳步聲,走出去看到陸沉回來。

「陸沉,你終於回來了,真是把姐姐急死了,吃飯了沒?」蕭雅麗緊忙說道。

「沒呢,麗麗姐,給我熱點飯。」陸沉掏出手機發現沒電了,將手機充上電,發現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

「喂,請問你是?」陸沉撥通了那個陌生的電話號碼。

「小友,是我吳天林。」吳天林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冒了出來。

「吳老,這麼早找我有什麼事情么?」陸沉說道。

「是這樣,如果你那副錢塘觀潮沒有賣出,可以拿到我鑒寶協會來,我一定給你一個滿意的價格。」吳天林說道,隨即吳天林怕陸沉不動心,緊接着又說道,「今天來我,都是雲海市赫赫有名的鑒寶師。」

面對吳天林的邀請,陸沉沒有拒絕,陸沉深深知道,有了透視眼之後,必定會在鑒寶界闖出一番名堂,現在吳天林的一番好意,讓

「好,謝謝吳老。」陸沉問吳天林要了地址,驅車朝着鑒寶協會的行駛而去。

「喂,請問你是?」陸沉撥通了那個陌生的電話號碼。

「小友,是我吳天林。」吳天林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冒了出來。

「吳老,這麼早找我有什麼事情么?」陸沉說道。

「是這樣,如果你那副錢塘觀潮沒有賣出,可以拿到我鑒寶協會來,我一定給你一個滿意的價格。」吳天林說道,隨即吳天林怕陸沉不動心,緊接着又說道,「今天來我,都是雲海市赫赫有名的鑒寶師。」

面對吳天林的邀請,陸沉沒有拒絕,陸沉深深知道,有了透視眼之後,必定會在鑒寶界闖出一番名堂,現在吳天林的一番好意,這層關係他也會把握好。

經過曾如喜的事情後,吳天林已經變的成熟起來。

「好,謝謝吳老。」陸沉問吳天林要了地址,帶着錢塘觀潮朝鑒寶協會的方向行去。

雲海市的鑒寶協會成立時間悠久,處於市中心,鑒寶協會中鑒寶專家比比皆是,比起這些最讓吳天林高興的莫過於自己幾個徒兒在鑒寶上都有着不低的成就。

「師傅,你說的那人真有這麼神奇?」一個看上去溫暖陽光的男子,說話間始終不抬頭看着吳老,反而一直看着自己的手指。

「劉銘,我感覺他的鑒寶能力不在你師兄之下。」吳老正色的搖頭說道。

哦?那溫暖如玉的男子眼中閃過一抹異色,要知道他師兄可是伊利斯頓大學鑒寶專業畢業的高材生,即便是高傲如他也有些略有不足,吳老竟然會這樣評價一個人,讓他不禁升起了一絲爭強好勝的心思。

陸沉下了的士,入眼處是一座金碧輝煌的房子,上面墨寶寫着六個大字『雲海市鑒寶協會』,這幾個用毛筆寫的大字,出筆鋒利,字跡剛正有力,一看就是書法大家所寫。

「你好,請找一下吳天林吳老。」陸沉點頭說道。

「找吳老需要預約,吳老忙着呢。」前台小姐看了一眼陸沉沒好氣的說道,繼續擦拭起嘴上的口紅。

能做前台小姐的服務員,眼光一般都不差,有能力玩鑒寶這一行的至少都是一些小老闆什麼的。

現在陸沉一身行頭不過幾百來塊,這種人在前台小姐心中已經被劃分為屌絲行列。

預約?陸沉微微愣了一下。

正在這時,一個穿着西裝革履的男子從門外走了進來,看向前台小姐問道:「小李,吳老在辦公室?」

見到那個穿着西裝革履的男人,前台小姐立刻換了一副嘴臉:「在,在,吳老正在辦公室里。」

陸沉聽到這個穿着西裝革履的男人,竟然也在找吳老,想要跟這個西裝革履的男人上去,卻被前台小姐攔住,「你可不能上去,誰知道你是不是騙子。」

「小段,你也來了,還有一人,我們等會一起欣賞錢塘觀潮。」吳老看着那個穿着西裝革履的男人說道。

嗡嗡!這時候吳老的手機響了起來。

「什麼,你被攔住了?我下去看看。」

「我說的那人來了,他就在樓下,我下去看看。」吳天林站起身對兩個男子說道。

「真……真是吳老。」正在塗口紅的前台小姐,看到吳老從二樓下來,驚訝的將,「小李,怎麼回事?你怎麼攔着客人,不讓他到我辦公室里去?」看見陸沉站在門口,臉上閃過一抹蘊色。

小李看到吳老臉上帶有慍色的目光,知道吳老真正生氣了,吳老脾氣很好,很少生氣,這也是他們覺得在鑒寶協會工作是一件十分輕鬆的工作。

難道眼前這個相貌平平的大學生真的是吳老貴客?

摸着口紅的前台小姐沮喪的看了一眼陸沉,所幸陸沉並沒有為難她。

「走吧,跟我上樓。」吳老領着陸沉朝着二樓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