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不裝了,穿成影帝老婆後我暴富了
不裝了,穿成影帝老婆後我暴富了 連載中

不裝了,穿成影帝老婆後我暴富了

來源:google 作者:黎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晚聽 沈醉 現代言情

【甜文+先婚後愛】擁有着平淡無奇人生的宋瓷一朝穿越,竟成了新晉頂流沈醉的未婚妻——宋瓷生前很喜歡沈醉,沈醉是她的光在她心灰意冷快撐不下去時,看到大熒幕上的男人對她笑,很溫暖很治癒從此,她便愛上了這個男人沈醉從小便和江晚聽訂了娃娃親對他來說娶誰不是娶,他們開心就好和江晚聽在一起後,他發現好像一切都偏離了軌跡排雷:不費腦小甜文展開

《不裝了,穿成影帝老婆後我暴富了》章節試讀:

飯後,江晚聽沒回房間,而是去後花園閑逛,看見一個女傭在打理花草。

江晚聽問她:「你叫什麼名字?」

「回小姐,您叫我小鄧就好。」小鄧明顯有些害怕江晚聽,眼神閃躲,不敢直視她。

江晚聽指了一下不遠處的涼亭,「過來這邊坐,咱們聊聊天。」

小鄧坐得有些拘謹,在江家千萬不能惹江晚聽,小姐囂張跋扈,性子很是奇怪,所以見到她敬而遠之就是了。

江晚聽坐在石凳上,指尖擺弄着茶杯:「你給我說一下家裡的一些事吧。」

聞言,小鄧默默地鬆了一口氣,知道她失憶了,不過她的性子倒是變了不少。

江晚聽從小鄧口中得知,江老爺子有兩子一女,大兒子江淳,二兒子就是江晚聽的父親江啟潯,很奇怪的是老爺子的女兒沒聽人提起過。

大房住在老宅的隔壁,二房也就是她的父親江啟潯,和老爺子住老宅。

大房一家有三個兒子,大兒子已娶妻,還生了一個兒子,另外兩個兒子是雙胞胎,未婚。

二房一家就她和原主的親哥江祈。

江晚聽抿了抿粉唇,陽氣很旺盛啊江家,看來她這一代就她一個女孩子。

還得知,她在H大讀大三,巧的是原主居然和她同一個專業,都是學美術的。

江晚聽看過原主的身份證,二十歲讀大三,也算正常。

翌日一早。

江晚聽吃了早飯後,司機便送她去學校。

車上,江晚聽偏頭看向窗外,這麼多天了,她還是沒能適應江晚聽這個身份。

她以前過得挺苦的,母親去世後,父親娶了白月光,那女人還帶了一個小她一歲的女孩兒進門。

記憶里,父親在她高三那年就沒再管過她了,後來的學費生活費都是她自己賺的。

高三那年她還未成年,去做兼職沒人敢收。

江晚聽眼眶微紅,半響,她垂下眼瞼,收回思緒,都不重要了!她變成百萬富婆了還差渣爹這種父愛?

沒多久,江晚聽站在校門口抬眸望着牆上的大字出神。

她深吸一口氣,從今天開始,她宋瓷就是江晚聽,以前那個悲慘的宋瓷已經死了。

「唉同學,別看了要遲到了。」門衛大叔大聲提醒。

江晚聽回神連忙提步往校門口走,剛要踏進門口,她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叔叔,請問美術學201班往哪走啊?」

門衛一臉疑惑,這不是美院的院花江晚聽?怎麼連自己教室在哪都不知道了?

江晚聽解釋:「額是這樣的,前幾天發生了一點意外,我失憶了。」

門衛詫異地看着她,見她臉色如常,沒什麼不適,「坐校車,跟師傅說地點就行。」

江晚聽道謝進了校門,她一臉茫然,話說要去哪裡坐校車?這個點已經沒什麼人了,看來是快上課了。

在她選擇向路人求助時,校車來了,在校車師傅口中得知美術學201班沒有確切的教室,在哪上課就在哪上課,江晚聽聽完懵了一兩秒。

她連忙打開手機相冊,原主應該存有課程表吧!

江晚聽翻了好幾遍都沒看到課程表,她哀嚎一聲,不是吧!這麼慘?她連忙打開微信,搜索「美術學201班」

好在搜出來了,她莫名鬆了一口氣。

連忙在群里問。

[江晚聽:那個……我能問一下今早在哪上課嗎?]

江晚聽微信發出去都快一分鐘了,群里還是沒有人回她,她往自己腦門上一拍,她剛剛就應該問那個「女大學生激情果聊」群!

[庄心怡:?]

[李雨珊:??]

[梁真:???]

[沈林嘉:大小姐幾天沒來,連上課地兒忘了?]

[陳阿凡:東11-301素描]

江晚聽鬆了一口氣,連忙跟校車師傅說,說完在群里回了句謝謝。

其實江晚聽不知道的是,她「謝謝」兩字一出來,群里就跟炸了鍋似的,他們怎麼也想不到江晚聽會說「謝謝」二字。

江晚聽到上課地點的時候,課已經上了五分鐘了。

「報告。」

眾人循聲看過去,女孩規規矩矩的站在門口,一頭黑色的長髮,那雙杏眼又黑又亮,穿着簡單的白T和水洗藍牛仔褲,腳下踩着一雙白鞋,露出一小截白皙纖細的腳踝。

「進來。」女老師瞥了江晚聽一眼,「江大小姐,說說我的課你都遲到幾次了?平時分都給你扣完了!」

江晚聽:「……」

這麼嚴重的嗎?

見江晚聽還杵在門口不動,「怎麼?幾天不見,連自己位置都不記得了?」

江晚聽咬了咬紅唇,難以啟齒地開口:「老師,我前幾天出了點意外,然後失憶了。」

眾人:「???」

江晚聽話一出,教室里有不少人目瞪口呆,什麼?江晚聽失憶了?怪不得他們覺得他們江院花跟變了個人似的。

女老師一愣,也沒管她說的是真是假,指着角落,「那就是你的位置,趕緊坐好。」

好在這個教室是專門給她們班上課用的,原主的繪畫工具還在這裡。

江晚聽對着畫板出神,原主能跟她一個專業真是太不可思議了,以前她賺的錢都不夠買顏料畫板的。

要不是對畫畫是真熱愛,她也不會堅持到大三,曾一度心灰意冷想放棄,畢竟這個世界沒有她要留戀的人。

沉思片刻,江晚聽專心地拿起筆對着雕像畫了起來。

課後,江晚聽失憶的事迅速上了學校論壇。

「晚晚,你沒事吧?好端端的怎麼就失憶了呢?」

說話的是一個黑色長髮的女生,一雙褐色的眼睛,臉上化着精緻的妝容,穿着一條白色長裙,踩着一雙白鞋。

江晚聽疑惑地看着她,「你是?」

那女生好像知道她失憶了,也不惱,「我是劉藝雯,你的好朋友。」

「哦你好!」

中午,江晚聽和這位叫劉藝雯的女生去了學校食堂。

食堂路上不斷有人投來異樣的目光。

「晚晚。」

一道字正腔圓的嗓音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