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不敗狂婿
不敗狂婿 連載中

不敗狂婿

來源:google 作者:岳不群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陽 田德勝 都市小說

窩囊上門女婿,一夜間封禁解除,坐擁千億資產,丈母娘大哭:「好女婿,求求你別和我女兒離婚!」展開

《不敗狂婿》章節試讀:

第七章 丈母娘住院

掛掉電話,葉陽立刻出門攔了一輛的士。

坐在的士里,葉陽眉頭緊皺,丈母娘張艷的身體一直都很好,沒聽說有什麼隱疾。平日里嘲諷他的時候更是中氣十足,怎麼好端端的就會住進ICU呢。

因為平日里的所作所為,葉陽對張艷自然沒什麼好感,但畢竟是妻子的母親,自己的丈母娘,突然出事,葉陽還是有些擔心。

正值早高鋒,葉陽足足用一個多小時,才趕到第三人民醫院。

進入急診大廳,直奔ICU,偏偏今天電梯維修,葉陽只好爬樓梯。

第三人民醫院是華海最有名氣的醫院,醫學資源非常雄厚,光急診大樓就有十層樓高。

ICU重症監護室則在八樓。

葉陽一步三個台階,只用兩分多鐘,就爬上八樓。

ICU病房之外,葉陽一家的親戚、家人,隔着玻璃門望着裏面的張艷。

蕭雅和蕭月姐妹早已到了,小姨夫田德勝在一旁坐着玩手機。其餘的一些親戚,七大姑八大姨的也都趕了過來,坐在一起說著閑話。

葉陽的出現,頓時讓眾人將目光放到他身上。

「這倒插門,怎麼才來?」

一個表姨撇了撇嘴,一臉的鄙夷。

「老公!」

蕭雅撲倒葉陽懷裡,淚如雨下:

「說是突發性的腦溢血,幸虧送診及時,要不然恐怕就……嗚嗚嗚嗚……」

說到最後,蕭雅再也忍不住,抱着葉陽大哭。

葉陽抱着妻子,手掌在她後背緩緩撫摸,平復着蕭雅心情:

「沒事沒事,哭出來好一點,你不要怕,一切有我。」

「喲,好一句一切有你。」

蕭月面色譏諷地看着葉陽,「我媽都進去快兩個小時了,你這個好女婿才趕過來,也不知道是你故意的,還是根本就沒往心裏去。」

葉陽無奈:「小月,現在是上下班時期,堵了一個多小時的車。我也不想……」

「遲到就不要找借口,因為這改變不了事實,也不知道我媽哪裡對你不好了,你這麼晚才過來,是盼着她死呢?」

一旁,那些湊熱鬧的親戚們也跟着摻合進來:

「是啊。這葉陽,真是沒往心裏去啊。」

「可不是……難怪平日艷姐不待見他。」

「上門女婿,心有反骨。」

「沒有蕭家,這葉陽早就餓死街頭了。」

「這有的人,天生就是忘恩負義的。」

……

蕭雅擦着眼淚,氣的渾身顫抖:

「你們說話怎麼這麼難聽!」

「好了,都別吵了,現在可不是爭論這些的時候。」

田德勝皺着眉頭,故作不悅地瞪了一眼葉陽,「遲到總比不來的好。是吧,葉陽小弟。」

葉陽沒有理他。

田德勝呵呵一笑,自顧自說道:

「既然人都到齊了,那就說說我的意思吧。」

「ICU一天是三萬塊出頭,媽的病情耽擱不得,需要儘快手術。而且,我們要請京城的名醫過來,開飛刀!這樣才能最大限度的保證媽的健康!」

「我打聽過了,飛刀的價格在十萬左右,加上一些其他的接待應酬之類的,以及這些天ICU的花銷,輸液輸血各項檢查什麼的,總共在四十萬上下。」

田德勝看着葉陽,露齒一笑,眼睛裏滿是戲謔:

「四十萬我是有的,但咱媽畢竟有兩個女婿,這錢,可不能我一個人全出了。葉凡你這個做女婿的,怎麼也該意思一下吧。」

「四十萬一家一半,怎麼樣?」

「公平合理,沒欺負你吧。」

「二十萬!」

蕭雅瞪大眼睛,她和葉陽哪有那麼多錢,如果昨天不買首飾,倒是夠了,可現在……

葉陽默不作聲。

田德勝目光一閃:「葉陽小弟,不是吧,你連二十萬都拿不出來?」

「不過想想也對,你天天在家混吃等死,連個像樣的工作都沒有,拿不出,很正常。」

「要不然,我借你好了?你就給我打個五十年欠條,都是一家人,每年湊合還點就行了。就算還不上,也沒關係,畢竟你也就那樣!」

蕭月一把攔住得意忘形的田德勝:

「那怎麼行!雖然是一家人,但也得明算賬。這錢,葉陽一家,一分都不能少!」

「他葉陽就是砸鍋賣鐵,也得把這錢出了!」

說這話的時候,蕭月望着葉陽,帶着鄙夷:

「葉陽,女婿也算半個兒。你入贅我家幾年了,也是你盡孝心時候了。我媽如今重病,你要是不拿出點誠意來,還有臉呢在我們家呆下去嗎?」

「小月……」

蕭雅臉色難看地望着妹妹,二十萬,她們一家真的拿不出來。

田德勝則一臉玩味道:「算了,如果實在拿不出來的,我可以借你們的。」

「大家都是一家人,不要為了這點小錢鬧得不愉快。」

聽到這話,那些親戚都是開口。

「哎呀,還是德勝會做人。小雅啊,如果實在拿不出,就讓葉陽低個頭,給德勝開個口唄。」

「是啊,人和人那是不一樣的,有的人天生能幹,有的人生下來就是廢物,這都是命中注定的。」

「窩囊就窩囊一點,只要人心地好,也是可以的嘛。」

周圍的親戚,明裡暗裡說著貼心的話,但話里話外的味道,都聽着不對。

蕭雅沒有搭理這些親戚,深吸口氣,一言不發的拉着葉陽就走到樓梯口。

她紅着眼睛,默默流着眼淚,半晌之後,終究是哽咽起來:

「老公,不如我們把昨天的項鏈賣了吧。賣下的錢,差不多夠ICU的錢了。」

葉陽搖了搖頭:「你別擔心,這錢我有的。」

蕭雅一怔:「二十萬呢,你哪裡還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