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冰心鎖之復國公主
冰心鎖之復國公主 連載中

冰心鎖之復國公主

來源:google 作者:唯陌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冰墨 冷依寒

一個是冰之花,一個是玉之魂一個是冰雪凝成的寒香,一個是傲然世外的玉魄同屬無涯之境,同在幻海之巔千年相思,千年相守,卻終有千年相隔當你親自把我送上迎親車駕的那一刻,你我的緣分便已盡了,你不再是我的最愛,我也不是你的牽掛,從那以後,你我都只為復仇而活......她是翼國公主,國破之日,卻變成了敵國的王后他是紅玉將軍,為了復仇,竟將自己最心愛的女人送入敵國展開

《冰心鎖之復國公主》章節試讀:

顏傾雪從驚叫聲中驚醒,餘悸未消,滿頭冷汗,呼吸緊蹙,身體還在發抖。

「公主,」見顏傾雪神色驚慌,玉兒便趕緊走上前去,「公主,你怎麼了?」

顏傾雪搖了搖頭,「沒事兒,只是做了個噩夢。對了,紅玉將軍呢,今天怎麼沒有見他過來。」

「冷將軍剛才來過了,見公主在休息,便沒有打擾,」玉兒說著從袖中取出一張便箋,遞給顏傾雪,「這是冷將軍留下的信,他說有事兒要離開京城一段時間。」

「信?」聽到冷依寒留下了書信,夢中的情形便又在腦海浮現,她覺得很是恐懼,慌張的將玉兒手上的便箋接過去,上面的居然寫着:傾雪,南部邊陲有叛賊為患,地方兵力不足以壓制,皇上派我帥王師南下平叛。所以,我們將要分開一段時間了。

邊陲叛賊,南下平叛,這,這分明與夢中的情景一樣,顏傾雪看着那萬般沉重的字句,她變得更加緊張了,她幾乎覺得那個噩夢是風雨來臨的預告,覺得那夢中悲情一定會發生,她匆匆的穿好衣裳,而後便一臉驚慌的跑了出去。

她隨便選了一匹白馬,一路狂奔向南門而去,心裏不停地在說,依寒,你不要走,等着我,一定要等着我。

她終於趕到了南門外,可他和他的大軍早就已經開拔了,她想要繼續追上去,她告訴自己一定要追殺他。

前方一人起快馬向京師而來,那是紫玉將軍梁小越,也是冷依寒和顏傾雪的好朋友。

「公主,」梁小越與顏傾雪相遇,勒馬停住,覺得有些驚訝,「你怎麼一個人跑出來了?」

「小越,依寒呢?你沒有和他在一起嗎?」顏傾雪顧不得回答梁小越的問題,那個時候,她只關心冷依寒在什麼地方。

「哦,依寒他率軍南下平叛去了。」梁小越不知道顏傾雪為何那麼緊張,很是隨便的回答着,「他去找過你的,說是你正在休息,便沒有吵醒你。對了,他不是給你留下了一封信嗎,怎麼,你沒有看到嗎?」

「信,」聽到信這個字,顏傾雪更覺得心中憂慮,「對,就是那封信?」

「什麼,」梁小越徹底被顏傾雪的神情和話語搞糊塗了,他眉頭微皺,半側着腦袋望着她,「什麼就是那封信,公主,你在說什麼啊?」

「沒時間跟你解釋了,你告訴我依寒去了那個方向,我要去追他。」

「追他,」梁小越搖了搖頭,「這恐怕有點兒困難,我回來的時候,他已經走出去很遠了,而且他們這次是急行軍,即便你知道他們走那條路,也追不上了。話說,公主,到底發生什麼事兒了,看你這樣神色慌張的。」

顏傾雪長舒了口氣,稍稍平復了下心情,讓自己冷靜下來,將那個噩夢跟梁小越講了一下,想看看他對此是什麼看法。那梁小越聽顏傾雪講完緣由之後,仰頭大笑,差點兒從馬背上摔下來。

「公主,你,你這般緊張,就是因為那樣一個夢啊。」

「沒錯,那只是個夢。」雪的心情意見平復了許多,冷靜下來想了想,自己的確是有些小題大做了,嘴角輕揚,「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事兒,跟夢裏面的情節實在是太像了,所以我才……」

「放心吧,依寒那個傢伙智慧過人、文武雙全,他一定不會有事兒的,所以,尊敬的公主,咱們一起回去吧。」

「嗯。走吧。」

顏傾雪答應了和梁小越一起回去,心中卻仍舊有些忐忑,她是一個特別敏感,特別脆弱的人。所以,那樣一個夢對她的心理衝擊一時是難以散盡的。

故事就是從那個神秘而又悲傷的夢開始的。

東南之地過去長期由雪蘭國所統治,過了三百餘年,雪蘭國皇家勢力逐漸衰落,至景帝泠楚在位時,朝權以完全落入南將軍沐文和北將軍顏藝手上,朝中耿直之士怒斥二人把持朝政,意圖謀反,結果竟落了個五馬分屍的下場。

二十二年前,景帝十三年,冬。

那是一個沒有光明的夜晚,皇宮內充斥着喊殺、哀嚎,沐文、顏藝二人聯手發動政變,將泠氏一族誅殺殆盡,將泠氏的天下分食,以中部鳴虛谷為界,各自稱帝。顏藝定國號翼,自己稱明帝,以月城為都,統治鳴虛谷以北;沐文定國號為羽,以雪城為都,統治鳴虛谷以南。

後來,翼國、羽國之間又爆發了戰爭,幾經交戰,翼國國力逐漸衰落了下來。

國力漸衰,翼國的人們的生活也算安定,尤其是國都月城,夜夜笙歌,繁華不減當年,只是這歌聲酒影之下,沒有人會去想浮華背後的命運。

「公主姐姐,」顏傾雪才回到自己的寢宮裡,就聽到外面傳來了那個快樂逍遙的聲音,「公主姐姐,今天是七夕,快別獃著了,咱們出去玩兒吧。」

一個個子嬌小的女孩子跑了進來,是夏墨,西王夏輕候的女兒,雖然喚顏傾雪姐姐,但她和顏傾雪一樣,都是二十二歲,只是生辰比她小了半個月而已。年過二十,那夏墨卻還是長着一張嬌美的娃娃臉,笑起來的時候就更是迷人了。

冷依寒對顏傾雪的形容是半分溫婉,半分孤傲,對那夏墨的評價則是,沒心沒肺、驕橫霸道,一天不惹事就渾身不舒服的傢伙。注意,這裡的驕橫霸道是褒義。夏墨表面上是個心直口快的傢伙,也的確有些驕橫,愛惹事生非,但她從不恃強凌弱,所謂的驕橫也只是平日里和他們這些個兒時的玩伴兒們一起時,總是裝出一副龍頭老大的樣子罷了。這一點兒,和那梁小越很像,他們兩個都是沒心沒肺,又愛惹事的傢伙,所以,只要他二人站在一起,爭吵打鬥是少不了的了。

顏傾雪還沒有反應過來,便被夏墨從凳子上拉了起來,因為有些突然,手上的信掉在了地上,她想要將其撿起來,卻不及夏墨的力氣大,硬被她給拽了出去去。她一邊拉着自己這位姐姐往外走,嘴裏還毫不在意地說著:「哎,不就是一封信嗎,回來之後再撿。」

就這樣,顏傾雪被她那可愛的妹妹給拉了出去,不管她願不願意,這個七夕她都必須跟這個小妹一起過了。

《冰心鎖之復國公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