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病嬌總裁強寵妻
病嬌總裁強寵妻 連載中

病嬌總裁強寵妻

來源:google 作者:神仙愛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墨少寒 沈卿卿 現代言情

【病嬌】&【甜寵】沈卿卿是墨少寒的人,她清楚自己的地位,從不越界,但無意間打破了家裡的千年綠蘿,她以為大禍臨頭,狼狽出逃,在他勃然大怒之時,卻誤打誤撞的把墨少寒的心事撞破當男人把她抱在懷裡卑微求她別走的時候,沈卿卿才發現,原來自己早已經愛上了他展開

《病嬌總裁強寵妻》章節試讀:

帝都的夜,黑得要命,天空彷彿要滴出墨來。

此刻連月光都不肯眷顧的這片森林裏,一束又一束白色的人造燈光,從樹影的空隙中直射天空,驀地那這白色的燈光只向一-處靠攏, 聚集在一顆諾大的老樹之下,

「墨爺,沒有發現。」

「沒有? ”樹影下一個線條十分凌厲的男人站在那裡,只見他微眯這雙眼,整猶如一位帝俯視着眼前這一眾無用的手 下,勾了勾他冷色的唇。

「既然沒找到,那為什麼還敢出現在我的面前,廢物。」

男人話音剛落,黑衣男子便慌張的跪下來,不停的將自己的頭狠狠的磕在地上,向男人求饒,眼裡滿是驚恐。

但此時的男人絲毫不理會,他犀利的眼神似要把眼前的人刺穿,心裏的憤怒不斷升騰,一把抓住那彙報人的衣領,狠狠的道:「特么老子從不養廢物!」

男人冷厲的聲音就像劊子手冰冷的刀一樣,給眼前的人定了死罪。

隨着男人的動作,受到驚嚇的藏獒就要將地上的人吞噬。

彙報的人大驚失色,跌坐在地,「饒命啊!墨爺,我…我們搜了這裡,真的沒有發現…」跪着的人,冷汗就像蜈蚣一樣,一點點爬上他的頭,渾身發冷,他急忙求饒,企圖讓眼前的男人放過他。

「你該死!」墨少寒怒極反笑。

他煩躁的一腳踢在剛要接近他大腿,瑟瑟發抖的人身上。

他們該死,把他最愛的女人給追丟了。

她出事了,他們都應該給她陪葬!

墨少寒的心就像被人活生生從樓頂扔到地下般,摔得稀碎。

沒人知道此時的他有多生氣。

男人身上發出駭人的戾氣,空位瞬間降低了幾個度。

後面跟着的人,大氣都不敢出一下,雖然見慣了男人發怒的模樣,但是今天是的情緒失控讓人膽戰心驚。

「哼,看來她還是真的鐵了心的要逃走啊!」墨少寒冷哼,他表面波瀾不驚,其實內心波濤洶湧,誰也無法想像此時的他有多害怕失去沈卿卿。

所以他今晚知道她逃走後,異常兇狠。

忽然,他好像感受到了什麼似的,敏銳的向密林深處望去,果不其然一抹白色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是她,男人心裏暗道。

原來他的卿卿就躲在他的身邊,哼,想不到她還這麼聰明,記得他教她的,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他還真是沒白教啊,到頭來全用在自己身上了。

「你們都先去外面等着。」男人聲音冰冷堅硬的聲音,如帝王般下令,讓人不敢反抗。

「是。」身後的人不敢多言,恭敬退下。

此時躲在樹叢後的沈卿卿戰戰兢兢的,墨少寒的手段她一直都知道,所以當她把家裡那盆千年綠蘿打碎之後,她寧願逃跑,被野獸攻擊,都不願落到墨少寒的手裡。

她瑟瑟發抖的蹲在地上,森林裏的寒意幾乎要浸入她身體,她雙手環着膝,企圖能讓自己暖和一些。

想起以前那些和墨少寒相處的時光,她還是會對這個男人有一種錯覺,覺得他是溫柔的。

直到她把家裡的千年綠蘿打碎,被男人追殺在森林裏,她才知道墨少寒是如此的狠心,她在他眼裡不過是一個犯了錯的女僕,犯了錯就得接受懲罰。

想到這,沈卿卿身體的恐懼感就像寒冬逐漸被凍上的湖水般,漸漸冰涼。

她環顧四周,好像周圍已經沒有了搜查的聲音,整個森林安靜得好像只能聽到自己的呼吸聲。

沈卿卿驚恐的心微微下沉。

不對,她的呼吸這麼沉重的么?

沈卿卿下意識的抬頭,下一秒就對上了籠罩着寒潭般深邃的眸子,她看不清他眉眼間的絲縷情愫,他的整個人,就像他冷峻的眼神一樣高冷,望塵莫及。

「爺?」沈卿卿彷彿是看到了魔鬼般,下意識往後退,冷感不斷爬上她的背,心也逐漸冰涼了起來,她不斷後退。

但男人顯然不給她這個機會,他步步緊逼,最後沈卿卿無路可逃,只能被墨少寒堵在樹下,進退兩難。

果然,他還是如此的狠厲。

墨少寒輕笑,她還是這麼愛逃跑。

他雙手一伸,輕輕鬆鬆的把沈卿卿抓住,困在樹下。

沈卿卿此時被堵在樹下,心臟都要蹦出來似的,緊張至極。

但又忍不住懊悔,她多麼的不自量力,居然想從他這個閻王爺眼底下逃走。

想到這,沈卿卿忍不住看向男人。

「還跑么?」墨少寒眸子微沉,看着她,抬起骨節分明的手,一把捏緊她精緻的下巴。

沈卿卿可能是瘋了,她此時此刻居然還從他的眼裡看出了一絲心疼。

那次在門縫裡看到男人大發雷霆的樣子,他心狠手辣的把人一腳踢飛,眼神狠厲無比沒有一絲波瀾的樣子,真令她害怕。

他可以如帝王般的居高臨下,俯視所有人,而他們都得為此感到榮幸。

沈卿卿自嘲般笑了笑,隨後仰起高傲的頭直視男人寒星似的眼睛,「是的,我不跑了,任憑您處置。」

「是啊!你是犯了天大的過錯,自然要受罰。」墨少寒狠厲的眸子帶着深不可測的幽光。

一股莫名的寒意頓時從心中隱約泛起,沈卿卿認命的低下了頭。

就像搖搖欲墜的心終於被人踢下,死心了般解脫。

她果然還是要死在他的手中。她萬念俱灰,雖然早已經知道結果,但從他的口中說出來,還是讓她忍不住委屈。

眼淚無端的湧上來,像洪水猛獸般襲來,從眼角滑落,狠狠的砸在地上。

但下一秒,男人的動作讓沈卿卿驚呆了。

墨少寒一把撈起她的腰,擁她入懷,惡狠狠的開口道:「哭什麼?惹我生氣還想逃?」

沈卿卿獃獃的,就這樣被墨少寒擁入懷中,毫無反應。

「你知不知道,老子今天的心情是怎麼樣的?」她聽到男人的聲音從她頭頂傳來,忽的柔聲細語:「就像被人活活捏碎般痛苦,無法呼吸,我想着,只要你道歉,老子肯定能立刻原諒你。」

他的聲音絲絲入扣,讓沈卿卿眷戀無比。

「爺,你……」沈卿卿此刻忘記了呼吸,緊張的說不出話來,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墨少寒就這麼輕易原諒自己?

她原本萬念俱灰的心,居然在男人的話說出口的瞬間死灰復燃般砰砰跳動起來。

她不懂。

這男人什麼意思。

但心底的熱血像熱浪般,陣陣翻湧而上,直摧深處的心房。

沈卿卿就這樣被男人抵着,動彈不得,男人身上熟悉的味道撲入她口鼻,莫名讓她覺得安心萬分。

沈卿卿感受到男人狠狠的把擁緊她,隨後瘋一般的想把她融入血脈。

「別再惹我生氣了,嗯?」

沈卿卿一臉無措,猶豫了一下,最後小心翼翼的回抱了下,正擁緊她的男人。

墨少寒空虛的心一下子就被填滿了起來,隨即熱浪翻滾,在心裏滾燙得一發不可收拾。

「沈卿卿,這是你自找的!」

男人沙啞的聲音中充斥着隱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