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彼岸成空
彼岸成空 連載中

彼岸成空

來源:google 作者:凡塵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凌越天 凡塵安 奇幻玄幻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曾經地球上歷史上的神話傳說,是否真的存在?傳說中的那些聖人、神獸、仙人,神、魔、他們都去了哪裡?一個十六少年,莫名陷入輪迴在同一天輪迴,開啟了一步步解開探索玄黃和洪荒的那些秘密····洪荒在哪?玄黃在哪?成仙問道,道路在何處,征討蒼天,蒼天是誰?爭渡彼岸,處處都是彼岸,處處都不是彼岸·······彼岸成殤,彼岸成空展開

《彼岸成空》章節試讀:

「你說,你活了一百萬年?」

「呵呵,準確的說不是活了一百萬年,而是被困了一百萬年,而且是困在今天整整一百萬年了,每次醒來,時間都會重置到今天早上,就這樣,我已經度過了整整三億六千七八次今天!」

「被困今天一百萬年?」年幼的柳依依,雖然貴為女帝宗聖女,但是畢竟還是十三歲少女,此時好奇的問道:

「既然你說被困在這一天,那你沒試過等到天亮嗎?也許不睡覺,就可以到第二天了。」

「試過了,可是不管怎麼樣,只要天一亮,也就是接近卯時的前一刻,哪怕我不睡覺,我都會昏迷,然後很快就會蘇醒,最遲必然會在辰時蘇醒。」

「什麼?那如果提前睡着呢?」

「那就簡單了,提前睡着,卯時和辰時之間,就會蘇醒。其實對我而言,更準確地說,我並沒有睡覺,只是又回到了前一天的早上。」

凌越天的聲線透着無奈和疲憊。

柳依依渾然忘記了自己中毒了,竟然生起憐憫之心,「那每個今天發生的事情都會一樣么么?」

「當然不會,這個要跟我的選擇而定,在同樣的今天,我可以不停的重複選擇探索去做一件事,直到我探索成功為止,當然我也可以選擇做其他件事,而不管我在探索一件事之中,發生什麼,等到了我醒來,一切跟我相關的事情都會重置,我又回到今天早上!一切都會是重來!

所以,不管是東極大陸,還是玄黃世界,就算那三十三重天,我都很清楚,而且很多事情的結果我也會很清楚,比如女帝宗。」

「那如果,你受傷了,或者你被別人殺了,或者你殺了人,還會被困么?」

「受傷,殺人,呵呵,我曾經被人碾成飛灰,魂飛魄散,可是等到了卯時,一切又會重置,我就像重生了一樣,一切又回到了今天早上。」

在這一百萬年,凌越天度過無數次次重複的「今天」,期間凌越天也不知道自己殺過多少人,同樣的他也被人殺過無數次,尤其是被殺,在玄黃世界和這個弱肉強食的修士世界,凌越天以凡人之姿,去探索玄黃世界的秘密,自然失敗無數次,也被殺無數次,但是不管他殺任何人還是被其他人所殺,他都不需要有顧慮,更不需要承擔後果。

因為天亮,這一天就又開始輪迴了,一切都被重置了,根本沒有「後果」。

久而久之,他對一切都已經麻木。

在剛被困的前幾萬年,玄黃世界,天極區域、上品、中品、下品,四大區域,凌越天甚是好奇,尤其是這個世界是個修士世界,跟他的以前的世界完全不同,因此探索發現是他最大的樂趣。

在這個世界,每一處有趣的地方,他都去過,而且他不需要在意距離,因為在探索過程中,他發現這個世界有很多秘密空間隧道傳送陣。

四大區域各自有無數的傳送陣;四大區域之間,也有跨區域的傳送陣,甚至玄黃世界所有修士嚮往的三十三重天,也有一些秘密傳送陣,可以不需要等修為成為天尊境界九階巔峰破空而飛升,也可以通過秘密通道進去。

而這些傳送陣,十分古老,古老到無人知曉,但是這些傳送陣卻相互連接,如同一張巨大的蜘蛛網,覆蓋了整個宇宙。

天上、地下,有無數個傳送陣,連接了小門派,超級大宗,仙門,地府,禁區,甚至宇宙中那些不為人知的地方,哪怕是禁區、葬地。

所以,即便只有一天時間,他也可以用傳送陣去到任何地方。

探索發現、學習歷練以及窺探他人和這個世界的秘密。

也因此,作為一個凡人,凌越天自然有無數次的失敗,被人發現,斬殺都是小事,被那些巨頭殘忍的拘出魂魄,點天燈都有,甚至還被一些巨頭識破自己並非是這個世界的人之後,被他們拘禁起來研究。

但是不管是死亡,還是被他們殺的魂飛魄散,這一切只是讓他睡醒而已,他無法延遲重置,等到了卯時,他都會進入第二天,一切痛苦也都不繼續用經歷。

失敗?

無所謂。

死亡?

無所謂。

魂飛魄散?

無所謂。

他可以經歷無數次失敗,無數次死亡,無數次重生,無數次次重置,直到他找到方法成功!

修為會重置,時間會重置,但他的記憶不會,這也讓他的閱歷、戰鬥經驗、心機等累積了足足一百萬年。

正如今天,那個神門七階的修士,哪怕高他幾個境界,一旦輕敵,在他快速和詭異的攻擊下,必然會陰溝裡翻船,死在其手下。

但若是真實打鬥,他畢竟是凡人,必死無疑。

這一百萬年,他可不是白過了,曾經算計過無數巨頭,哪怕是那些三十三重天的大帝。

「那你這被困在今天這一百萬年,都做了什麼事情呢?」

「那可多了!」

「說來聽聽~」

凌越天的描述,成功的激起柳依依的好奇。

「比如去看玄黃世界的美山川地貌,各大門派,再比如去看玄黃世界的四大區域的美女,地府的女將,三十三重天之上的仙娥,女仙!」說到這,凌越天大有深意的看着柳依依。

柳依依一臉緋紅,「你不會說,你和這些很多女人相處過吧?」

「在我的記憶里,一般我只會跟九十分以上的美女相處!」

「你,無恥!」此時的柳依依不知道是生氣還是中毒,臉色更加紅暈,但是還是好奇問道:

「九十分是什麼意思?」

「身高、容貌、身材、能力,她們可都是高高在上的聖女、女帝、仙子,甚至別人的……」

「果然很壞!還很無恥!」

凌越天一笑置之,「除此之外,我也知道在今天發生的事情中,有很多事情如果我不插手,結果會發生什麼?」

「哦?」

「比如我們的小聖女,如果我沒插手,結果會怎樣!」

「你果然壞死~」柳依依一臉嗔怒,但卻突然問道:「我值多少分?」

「之前是七十分,現在有八十分的樣子。」

「這麼少,哼!」

「現在八十五分了~」

「嗯,為何又漲了?」

「我喜歡撒嬌的美女!」

「無恥,我才值這麼點分數!大混蛋」柳依依嘴角上揚,「你可知道,女帝宗的小聖女,早已經是七夜魔君的未婚妻,等我太上玉女神功修為大成之時,就要嫁給他,你知道七夜魔君是誰嗎?」

「東土大陸的主宰,玄黃世界中品區域最強的存在,此人心狠手辣,死在他手上的人,沒有千萬,也有幾百萬人了,只是做事太過下作,竟然使用太上玉女神功,唉~」

柳依依當然清楚凌越天的意思,此時眉眼淺揚,帶着幾分調皮,「那你猜,如果七夜魔君知道我被你搶了,他會不會放過你?」

「七夜魔君?在女帝宗眼裡或許是個遙不可及之人,但是在我眼裡,不過是個微不足道的人,我想弄死他,輕輕鬆鬆」

凌越天想說,這一百萬年來,別說七夜魔君,就是三十三重天上那些大帝、天帝,曾經比這個七夜魔君還強大千百萬倍的巨頭都被我算計過,他算什麼?

「哦?你這麼自信?」柳依依流露出期待的眼神,似乎是在鼓勵他一樣,讓凌越天無法抵抗。

凌越天順勢走了雲嵐的練功床,霸道的壓了過去。

柳依依忍不住花枝亂顫,似乎受到驚嚇,但是沒有反抗,道:

「困在今天百萬年的無恥傢伙,你都是這樣對其他女人的嗎?」

「不是,我是凌越天,豈會隨意,但是我知道每個女子會喜歡什麼?」

柳依依臉紅心跳起來,「那你覺得我喜歡什麼樣的?」

「那要試過才知道,離卯時還有四個多時辰,我們可以有六次。」

「什麼六次?唔~···」

「慢着~,你真的是叫凌越天?」

「如假包換~」

三個時辰後,柳依依終於知道什麼叫「六次」了。

……

當晨曦第一縷陽光灑進來的時候,凌越天以為又回到了一處破敗的土廟裡,孤零零地醒來。

土廟,乃是他被困在玄黃世界五月十一日的起源地方。

而土廟也是詭異的地方,每次隨着凌越天蘇醒,土廟的位置都不一樣,這也讓一開始的凌越天萌生了隨機探索這個玄黃世界奧妙的興趣。

「今天又要找什麼事情呢?」

「大騙子!你不是說天亮就會重新回到昨天的嗎?」

凌越天話音剛落,忽然身邊卻傳來秦依依嬌怒的聲音!

嗯?

凌越天不可思議的看着身旁的柳依依,嚇得一下子彈跳起來,問道:「你怎麼在這?」

「你~,無恥~」

凌越天趕緊環視一周,發現竟然是女帝宗女帝雲嵐的練功房,瞬間想到了昨天發生的一切,但是凌越天還是不敢相信自己,連忙向略顯疲憊的柳依依問道:「今天是幾號?」

柳依依翻了白眼,本不想回應,但是看着凌越天期待的興奮眼神,還是如實回答:

「五月十二號!」

「五月十二號,哈哈,五月十二號!」

凌越天不敢置信的看了看柳依依,呼吸急促,興奮的道:「五月十二號,呵呵,出來了,我終於出來了,不用再輪迴了,不用重置了!」還沒等柳依依反應過來,凌越天一下子抱住柳依依,激動的流出淚水,像個瘋子喊道:

「我出來了~,我真的出來了!哈哈哈」此時的他,如同是個淚人。

柳依依莫名其妙,看着「瘋癲」的凌越天,柳依依有點擔心道:「你,你沒事吧~」

「沒,我正常的很,哈哈!整整一百萬年了!」

整整被困一百萬年,三億六千五百多天,而且他還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凌越天清楚的記得,一百萬年前,自己還是個剛畢業不到七年的地球單身狗,因為自己的性格問題,再加上自己時運不濟,畢業七年,一事無成,連個女朋友都沒有。

再一次與公司領導鬧翻後,凌越天憤然離職,決定選擇外出旅遊,便決定買一輛車去西藏自駕游

結果在前往西藏日喀則半路上的時候,由於準備不足,自己誤打誤撞,半路上選擇在一處土屋休息,結果醒來後就突然穿越到了玄黃世界的一處土廟裡,更讓他感到奇妙的是,當他醒來發現這個陌生世界的時候,他自己也從三十歲竟然變成十五歲少年,從此開始被困在玄黃世界的日子,而且是被困在同一天,一直輪迴,一直重置。

輪迴、重置整整一百萬年。

凌越天清楚的記得,離開地球的那一日是地球農曆2032年5月11日,而穿越到玄黃世界也剛好是五月十一日。

從此,就在五月十一日這一日,他凌越天不斷輪迴,不斷重置,不斷重生,不斷循環。

《彼岸成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