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被小侯爺買回家
被小侯爺買回家 連載中

被小侯爺買回家

來源:google 作者:歸鴻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世子 古代言情 謝庭益

我是罪臣之女,被小侯爺買回家當粗使丫鬟他待我極差,好在吃穿上不會剋扣小侯爺在朝堂上拒絕了皇帝的賜婚,說他不喜歡我後來,我們生了孩子,他成了坊間著名的懼內將軍那年,父親因太子謀反一案獲罪,我被罰流放和我一起流放的,還有太子伴讀謝庭益...展開

《被小侯爺買回家》章節試讀:

給各位帶來小說《被小侯爺買回家》講述的歸鴻謝庭益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
姨娘看着我,淚眼朦朧,「好孩子,委屈你了。
」我抹了一把臉上的汗,「姨娘說什麼話?
歸鴻有吃有穿有住,已經很滿足了。
」姨娘摸摸我的頭,笑而不語。
...姨娘因為沒有兒子,在婆家不受寵,我寄人籬下,便只有勤快點,不吃白食,不給姨娘添麻煩。
我幹活比姨娘家奴婢還賣力,什麼活都干。
姨娘看着我,淚眼朦朧,「好孩子,委屈你了。
」我抹了一把臉上的汗,「姨娘說什麼話?
歸鴻有吃有穿有住,已經很滿足了。
」姨娘摸摸我的頭,笑而不語。
她身子不好,站一會兒便受不住咳嗽起來,我扶她去休息。
六年後,姨娘病逝,我的日子越發不好過。
姨夫跟小妾生的兒子覬覦我許久,姨娘在世他不敢造次,姨娘還沒下葬,他就在姨娘的棺木前對我動手動腳。
這六年我干慣了粗活,不比他這個書生的力氣小,我用力推開他,他的頭磕到了我姨娘的棺木上,流了血,不知死活。
我嚇得呆了,但很快冷靜下來逃命去。
我逃往京城,在半路上遇到了柳恆。
他父親和我父親是同僚,我們算是青梅竹馬。
他說,大赦後這些年他一直在尋找我。
邊塞派人去過,我姨娘家他也來找過,可我姨夫回話說,我沒有投奔他家。
想來是那時我在姨夫家一個人干幾個人的活,還不要工錢,姨夫不想讓我回京,撒了謊。
離開京城這些年,我饞死了瀾雲齋的烤鴨,央求柳恆帶我去吃。
柳恆笑道:「你還和以前一樣,像個饞貓。
」到了瀾雲齋,走在前頭的柳恆向一男子行禮,「世子爺。
」我定睛一看,竟然是謝庭益。
我不知謝庭益什麼時候回了京城,他不是去了塞北嗎?
他亦看到了我,眉梢略挑,繼而視線從我臉上移開,「柳大人,幸會。
」「要不世子,我們一起吃?
」謝庭益舒朗一笑,「好啊。
」兩個男人在那你來我往客套的互相夾菜,敬酒。
我管你是大人還是世子,口腹之慾最大,我在一旁若無其事啃了兩隻烤鴨。
柳恆看着我不太雅觀的吃相,訕笑一下,礙於男人的面子,他跟謝庭益解釋道:「歸鴻這些年吃了太多苦,以後嫁入柳家,我再不會讓她吃苦受罪了。
」柳恆「哦」了一聲,不置可否。
我腹誹,流放途中那三個月,我什麼糗樣子這男人沒看過?
我一點沒有給柳恆丟了臉的自責感,人活在世,能吃飽喝足的日子賽過神仙,別的,都是虛妄。
天下唯美食不可辜負。
吃飽喝足才有力氣給我爹娘哥哥上墳。
當年是柳恆安葬了他們。
跪在爹娘墳前,柳恆握住我粗糙的雙手,「以後柳家就是你的家了。
」我跟着柳恆來到柳家府邸。
路上,我狀似無意問起謝庭益,柳恆說:「前兩年聖上把謝庭益調回京城,封為羽林軍首領。
」半夜,一個男人翻窗進我房裡,昏暗的月色從窗牖透進來,我持匕首刺向那人面門,卻被一腳踢掉了匕首。
那人把我圈住,我本能的屈肘往身後男人撞擊,他握住我的臂膀,輕而易舉制伏了我。
他俯首,炙熱的呼吸在我耳邊流蕩,「你鬥不過我的,別忘了,你的防身術還是我教的。
」熟悉的聲音把我六年前的記憶勾回。
「想跟柳恆成婚?
新婚夜沒有落紅你該怎麼解釋?
」我聲音冷靜,「我自然會在婚前跟他坦白,請世子放心,我不會把世子說出去。
我說在邊塞遇到了歹徒,他若不願娶我,我離開柳府便是。
」我沒什麼心虛,反正我孤家寡人的,爛命一條,誰也拿捏不了我。
「倒是世子爺您,您一個京城顯貴,干這種半夜爬牆的事情,不怕有辱名聲?
」他低低地笑了,「就是柳恆今兒發現我在你床上,他豈敢聲張。
我翻牆而入,是給他留面子。
」「世子想做什麼?
在柳府里強迫我嗎?
」他鬆開我,「敘敘舊情罷了,我從來不強迫女子。
六年前是我強迫你嗎?
」「不是,是小女子心甘情願和世子爺做交易,以我之身換大人庇佑。
」「僅僅是交易?
」「不然呢?
」他負手而立,凝視我半晌,冷冷道:「如你所願。
」言畢,他轉身離去。

《被小侯爺買回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