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北冥仙緣
北冥仙緣 連載中

北冥仙緣

來源:google 作者:一蹦三寸高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一蹦三寸高 奇幻玄幻 姜昊

友情提示:本書非爽文,無系統主角就是一個完完全全的江湖小白,而他有的,卻只是一部北冥神功功法展開

《北冥仙緣》章節試讀:

小角溝,

又名沈家溝。

其左右大山夾抱,出入難行。

在村尾竹林之中,依稀可見一所竹木結構的精緻小閣樓。

此時,在這閣樓小院葡萄架下的躺椅上,一個十七八歲眉清目秀的少年正摟着一個和他差不多大小的少女躺在其上假寐,一起享受午後林間的山風。

這少年名叫姜昊,一個孤兒,同時也是一個來自於地球的孤獨過客。

他懷中摟着的少女,名叫曦兒,同樣也是一個孤兒,更是和他青梅竹馬相依為命的夥伴。

八年前的一個傍晚,獨自在家玩着江湖遊戲的姜昊,正處在習得北冥神功進階先天的喜悅之中時……

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

高空墜物砸落到他家正開着的窗戶上,其上支架順着打開的空隙就飛了進來,將他就地處決……

再次醒來時,已是到了此處。

好歹系統大神給留了條褲衩,那款江湖遊戲他所創建的人物所學那些武學,都留存在了他的腦海之中。

而得益於現在這個世界充沛的元氣,使得他所修鍊的北冥神功已經處於一種飽和狀態,周身經脈穴位更是已經全部貫通。

就這麼卡在了後天巔峰這一步,快有一年時間無所寸進。

休恬之中的姜昊睜開了眼睛,看向懷中的少女。

唇紅齒白,細眉挺鼻,面容清秀,一頭及腰青絲隨意披散。伴着這恬靜的睡姿,活脫脫一個睡美人。

看着看着,不由得有些痴了。

不知是過了多久,天上的太陽移到了山巔之處,對於山溝里的居民來說,日落已經不遠了。

懷裡的少女睜開了眼睛,透着一股子慵懶。

抬頭看見姜昊正微笑着看着她,不由有些嬌羞,低聲叫道:

「昊哥哥。」

姜昊先是在她額頭上輕輕吻了一下,又用手捏了捏她的鼻子。

「我家的公主既然已經睡醒了,那就出去轉轉。」

說著從躺椅上站了起來,伸了個懶腰,拉起還躺在椅子上的少女。

這才關好院門,牽着手順着竹林之中的青石路向著村子的方向走去。

穿過竹林,行走於一段田間小道,一眼就看見前方二十幾所房屋的微小建築群。

還沒走到頭,村口就出現了一個精瘦的小老頭。

背着手彎着腰,身後牽着一頭老黃牛,嘴裏還叼着一個小煙斗。

姜昊趕忙走上前打了個招呼:「幺公,你這是牽着你家老黃出來遛彎呢!」

只見這小老頭點了點頭,取下嘴裏的煙斗,打趣着道:「嗯,你不也是牽着你家曦兒出來遛彎了嗎?」

「瞧您老說的,這牽牛和牽人他能一樣嗎?」語氣頗為無語。

小老頭撇了他一眼。

「咋就不一樣了,同樣是一個在前一個在後。」

這天沒辦法聊了,我倆這樣走還不是因為那道太窄了嗎。

旁邊的曦兒看着姜昊吃癟的樣,捂着嘴直樂。

就在曦兒偷樂的時候,這小老頭又開始作了,對着她擠了擠眼,口裡逗樂似的說道:

「曦兒呀,你看你年歲也不小了呀,也該請幺公喝你和昊哥兒的喜酒了吧,我這可都等了好些年了啊!再等下去可就是你先和我的酒啰!」

在那偷笑的曦兒瞬間一張臉通紅。

姜昊趕緊回道:「快了,快了!」

他這才笑呵呵的牽着大黃慢悠悠的向著山道走去。

路過村子裏,一幫大嬸子們已經開始出來活動了。

看着他倆,遠遠的就開起車來。

「昊哥兒,看你家曦兒那臉紅的,你剛剛不會是幹什麼壞事了吧!」

有個領頭的,馬上就有人接話。

「他能幹什麼壞事,晚上找你家男人去問問不就知道了嗎!」

「呸,說的好像是你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一樣。」

姜昊有些受不住這些黃包車,每次都拿他倆開涮,牽着曦兒就向著水壩方向跑了過去。

身後只傳來一片鬨笑之聲。

到了水壩之上,兩人誰都沒有說話的就這樣靜靜的走着。

眼前一汪碧潭,山水相連。白鷺停於翠竹,野鴛飛行於天。

姜昊此刻心中只想着,就這樣和旁邊的人兒相守一生,終老於林泉也不枉此生了。

就在這時,曦兒的聲音響了起來。

「昊哥哥,快看天上!」

姜昊抬頭望去,瞬間整個人就目瞪口呆愣在了原地。

只見遠處天空之中出現了兩個追逐打鬥的身影。

其中一個是面容清癯的青年男子,另外一個看着妖嬈嫵媚,風韻十足的三十來歲的美婦人。

只見那飛遁在前的美婦人突然停下身來,轉過身去。

手裡握着一個精緻的蒲團扇,向著後方就那麼輕輕一揮,九道淡紅色的光標突然出現在她身前,組成一個九宮之勢,化作驚鴻的向著身後那男子激射而去。臉上帶着無比的媚態,檀口輕啟。

「姓祝的,你都糾纏了老娘半個多月了,我倆都是元神初期,誰也奈何不了誰。有什麼好鬥的,你又何必這麼死纏着不放呢?」

面對激射而來的驚鴻,也不見這男子有何動作,只見他身前升起一個半圓形的光罩。

那激射而來的九道鴻光擊打在其上,泛起陣陣漣漪,雲淡風輕的就將這一招攻擊化解掉。

同時面無表情的對着面前的美婦說道:「花憐月,你冷月妖宮做下了什麼事情,我想你應該比我更加清楚!」

看着面容好似青年的他,聲音卻是異常的蒼老。

兩人這時也停下了激斗,就這麼站立在空中對峙了起來。

好半晌,這個叫花憐月的美婦才開口說道:「呵呵,不就是一個女人么,我宮中多的是。你如果看上了誰,老娘直接送你就是!」

聽見這話這祝姓男子語氣變得有些落寞的說道:「夕研以不到百齡之數進階金丹,可謂是天賦卓絕,而她更是老夫後人之中唯一一個有可能成就元神之人,卻落得這樣一個下場。」

說到這裡,他猛的向著花憐月露出狠絕之色。

「你冷月妖宮常行奪人根基之事,已是犯了修仙界大忌。有這半個多月時間,我想足夠師弟他們剷平你妖宮了!」

花憐月原本滿是媚態的臉上瞬間變得陰沉起來,語氣森寒。

「你們竟敢毀我冷月仙宮,就不怕老娘的報復么?」

那祝姓男子呵呵一笑,祭起一件有些破損的塔型法寶,口中喝道:「那也要你能活着離開才行!妖婦,我今天就是拼着這身修為不要,也定要將你滅殺於此!」

這美婦看着他手裡祭出的寶物,眼中帶着驚恐的大聲叫道:「鎮星塔!祝天星,你不要命了!」

面對花憐月的喝問,祝天星語氣平淡,不急不緩的開口說道:「呵呵,老夫今年已經一千一百有餘,壽元也就那麼幾十年了,何惜生死!」

花憐月不敢再有絲毫的停留,收起圍繞在身邊散發著紅色光韻的雲帕。

同時祭出一個飛梭型的法寶,激發全身真元向著法寶上輸入,飛梭瞬間化作一道流光向著兩山之間激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