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悲催,我一個畫師,你讓我去捉妖
悲催,我一個畫師,你讓我去捉妖 連載中

悲催,我一個畫師,你讓我去捉妖

來源:google 作者:醒牛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花無劫 蕭知墨

老大,不好了,巫妖王來襲,已經攻佔了南門頂住,南門失守,唯你是問……老大,實在頂不住了,敵方勢大,建議退守中門也行,現將城南百姓撤離到城中老大,又不行了,妖王帶着眾妖快突破中門了不行,中門失守,我們全完蛋那老大給我們加人加個屁,連夜巡司的廚子都上戰場了不是還有個畫師嗎?也對,那個你,畫畫的,拿起我的劍,上去殺妖……展開

《悲催,我一個畫師,你讓我去捉妖》章節試讀:

隨着小丫頭將手中的飯菜打開,一陣香味在女乞丐眼前瀰漫開來。

女乞丐無神的大眼睛閃出亮光道:「這都是給我的?我可以吃嗎?」

小丫頭使勁點頭,「是的,快吃吧,小姐姐,很好吃的。」

女乞丐用髒兮兮的手飛快的拿起眼前的美食,狼吞虎咽得吃了起來。

很快,幾個打包的碗里的菜就被消滅一空。

吃完後,女乞丐抹了抹嘴,怯生生的將手中僅剩的銅錢放在蕭知墨的手裡。

「給你。謝謝你,好人有好報,這是我僅有的錢了,對不起。」

蕭知墨心中一陣心疼,抓住女乞丐的手說道:「姐姐,我終於找到你了,跟我回家吧。」

女乞丐輕輕抽出自己的小手說道:「謝謝你,但我不能跟你走,我不是你的姐姐。我是個不祥的人,會連累你的。」

蕭知墨看了看遠處那位丐頭,知道只要自己一鬆手,眼前這位女子,就會落在那丐頭手裡,說不定明早就被弄殘或者弄死了。

蕭知墨飛快的再次抓住女乞丐的手,大聲說道:「我說是,你就是,跟我走吧,從今往後,有我一口吃的,就餓不死你。」

女乞丐順着蕭知墨的眼光,轉頭看了看站在遠處的那位猥瑣丐頭,輕輕點了點頭,「那就勞煩官人了。」

蕭知墨一手牽一個,高高興興的回家了。

蕭知墨雖然是個窮鬼,但卻有一座很大的宅子,這宅子在知味街的街尾,裏面有庭院,花園,水榭,一應俱全。看來蕭家原來家底還是可以的。

但家道中落,首先是父母不知所蹤,下人全跑光了,只剩下一個小丫頭對自己不離不棄。

一到夜裡,偌大的院子一片漆黑,好像鬧鬼。

回到家中,家裡一片凌亂,院子里雜草叢生,只有自己的卧房那屁股大的地方比較乾淨,小丫頭一個人根本打掃不了這麼大的院子。

蕭知墨回到自己的卧室,開始研究丁夏留給自己的小冊子。

這是最基本的練氣心法。

這個世界是可以修行的,但不是所有人都有靈根。

所謂靈根,是對靈氣的感應,沒有靈根的人,感應不到靈氣,當然也就無法修鍊。

大多數人都沒有靈根,是普通人,蕭知墨也是。

蕭知墨開始對照心法感應天地靈氣,小丫頭和那個乞丐去收拾屋子了。

無論蕭知墨怎麼吐納,怎麼感應,筋脈里一片死寂,根本感應不到靈氣。

折騰了半晌,蕭知墨放棄了,用那種奇怪的呼吸方式,很不舒服。看來自己真的不是不具備修仙的資質。

修真,練氣只是第一步,當練氣達到圓滿的時候,會晉階成凝脈期,也就是前世小說中所說的築基。

接下來是金丹,元嬰,化神,渡劫,大乘。

這個世界,只有一位大乘,就是欽天監的監首葉天機。

渡劫晉階的修士有不少,但就卡在渡劫境界,不是他們天賦不行,也不是他們不努力,究其原因,是這個世界根本沒有雷劫,沒有雷劫,就無法渡劫,無法渡劫,那就無法大乘。

葉天機所修的是氣運,利用大衍王朝的氣運,硬生生的將自己提升到了大乘境界。

既然無法修行,那麼蕭知墨就不再折騰。

雖然無法修行,蕭知墨還是很高興。因為他發現自己很有繪畫天賦,就算成不了修士,憑自己的手藝,養活自己和小丫頭不成問題。

此時天還沒黑,小丫頭領着女乞丐去洗澡,找了家裡原來下人的衣服給女乞丐換上。

小丫頭拉着女乞丐來到蕭知墨的跟前。

看到洗漱一新的女乞丐,蕭知墨一愣。

朦朧中,一位絕世佳人從遠方而來,帶着滿身傷痕,帶着一絲柔弱,肌膚勝雪,雙眸如水,如果不是那一臉的疤痕,絕對美艷無雙。

女子氣質清冷,半身紅塵半身傷。

看到發獃的蕭知墨,小丫頭不滿的撇嘴道:「公子,醒醒,別看姐姐,看我。」

回過神來的蕭知墨笑了笑,「敢問姑娘芳名?」

女子低頭輕聲道:「小女子姓花,名字早就忘了。」

蕭知墨想了想說道:「這樣吧,我幫你起個名字吧。你前生一定吃過很多苦,遭過很多難。願你今生再無劫難,就叫你花無劫如何?」

女子豁然抬頭,蕭知墨在女子的眼中看到一絲光芒,這光芒帶着攝人心魂的魔力,直接刺進蕭知墨的心裏,好像要將蕭知墨看透。

看到一臉坦蕩的蕭知墨,女子收回了那一絲眸光,低聲念道:「無劫……無劫,這個名字好,我以後就叫花無劫吧。」

女子一臉歡喜的看着蕭知墨說道:「從今往後,無劫就是公子的人,生死相依,不離不棄。」

蕭知墨感覺到花無劫話語中的沉重,展顏笑道:「休要客氣,我們以後就兄妹相稱吧,我應該比你小,以後就叫你姐姐。」

兩位姑娘離開後,百無聊賴的蕭知墨感覺自己還是要練練畫技,畢竟明天要幫丁夏畫像。

拿起畫筆,發現沒有墨,蕭知墨拿起硯台,去外面的井上接了點水,開始研墨。

架上畫架,望着窗外,黃昏的最後一縷陽光落在院子里,一隻不知名的小鳥站在枝頭昂着頭鳴叫。

想了想,蕭知墨還是決定放棄畫那隻小鳥,畢竟畫人才能練手。

畫誰?兩位姑娘出去收拾屋子了,那就畫自己吧。

自己房間有一面銅鏡,能照出人的上半身。

來到銅鏡前,架好畫架,右手握筆,蘸上墨汁,剎那間,蕭知墨再次進入了那種狀態。

忘我,專註,眼前的世界只剩下鏡子中那個清瘦的少年。

一筆落下,依舊是眼睛,幾筆勾勒,一隻眼睛,帶着青春,無畏的眸光,望着自己。

接着落筆,這一次是頭髮,絲絲縷縷,飄飄洒洒。

窗外有腳步聲,驚飛了枝頭的小鳥。「

花無劫站在窗外,望着已經入神的蕭知墨,愣在了窗外。

如水眸光,靜靜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少年帶着專註,溫和,帶着與世無爭的寬容,帶着青春無敵的銳氣,那麼矛盾,又是那麼和諧。

花無劫摸了摸自己的臉,一臉悲傷。

「如果不是自己的臉……」

「可惜,他沒有靈根。」

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的蕭知墨渾然不知,窗外一位佳人,正靜靜的望着自己,如水的目光已經將自己的靈魂沖刷了好多遍。

「為何?我沒有靈根?」

「為何?我無法修鍊?」

「為何,我不能主宰自己?」

「我不服!哪怕這世間的一切,與我無關。我也要在自己的世界裏成為自己的神。」

忽然,蕭知墨身上氣勢一變,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氣質出現在了蕭知墨的身上。

張揚,無敵,一往無前。

窗外的佳人痴了,口中喃喃道:「好樣的!做自己的神,自己的主宰。你到底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