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暴君蛇夫會讀心術,王妃想要逃
暴君蛇夫會讀心術,王妃想要逃 連載中

暴君蛇夫會讀心術,王妃想要逃

來源:google 作者:宇宙第一紅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鄔小閑 龍君御

【空間+病嬌+甜寵+團寵+爆笑】鄔小閑是靠寫小說謀生的,因為看了一本小說穿越書中,成了女炮灰N號!為了保命,她處處和暴君王爺逢場作戲「王爺,我能治好你的腿疾,你給我點好處」實則她心想:你一個假瘸子,看我怎麼折磨你容嬤嬤的針扎扎扎……龍君御:「……」「王爺,我對你的真心日月可鑒,我對你的愛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實則她心想:你這個每晚給我戴綠帽的老男人,老娘就是愛女人也不愛你龍君御:「……」原本是想套路這男人,哪裡知道被反套路進去,不應該啊!於是,她改變策略——「夫君,我要這顆超大夜明珠」「賞!」「夫君,七公主欺負我,給我報仇」「報!」「夫君,聽說你又要娶老婆?」「誤會」「夫君,我要生胖娃娃」「本王今晚就寵幸你」結果懷胎十月生下的居然是蛇寶寶尼瑪,這是什麼神仙操作~原著大大站出來解釋一下~保證不打死你~展開

《暴君蛇夫會讀心術,王妃想要逃》章節試讀:

鄔小閑正在看一本香艷的小說,瞬間只覺得兩股熱流從鼻孔流出來,還來不及多想,當場暴斃。

……

「奉天承運,皇帝昭曰,先皇次婚愛孫八王爺龍君御與鄔府三小姐鄔小閑,大婚在三日之後舉行,欽此!」

剛剛穿越來兩天的鄔小閑就被賜婚,決定了一生的命運。

其實她一點不意外,因為她穿越了一本被網禁的小說,成了裏面的炮灰女n號,死於第二十章。

然而更悲催的是,她因為通姦而被八王爺賜死!

那個混蛋八王爺就是故事中的男主,一個被冷落的死瘸子,仗着自己「殘疾」掩人耳目,最後和幾個兄弟上演了一場九子奪嫡的大戲!

更讓人無語的是,外界傳言他身體力不行,不能人道,哪裡知道他卻夜夜笙歌,酒池肉林,別提生活多放縱了。

這也是小說被禁的原因,因為裏面大量描寫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而她,就因為看了這本小說才暴斃而亡的。

身為一個小說作者,太了解這其中的門道。

她穿越了,成了一個炮灰,為了不犧牲掉,她必須改寫自己的命運,首先要做的就是拒絕出嫁!

八王爺龍君御是吧,她倒是要會會那男人到底多厲害!

按着劇情,今日八王爺就會來到鄔府,明面是為了他們的婚事來的,可實際上確實為了鄔靜嫻,就是她二姐。

鄔家二小姐,雖然不是女主,可她的戲份也少不了。

關於自己被賜死,她也是功不可沒。

那女人留着慢慢收拾,現在去見八王爺才是重頭戲!

幾番搗騰,一張婉如如花的臉呈現出來。

明月瞧見都不知道如何是好,「小姐,不如……讓奴婢給你改改。」

「不用。」鄔小閑對自己這個造型可謂十分滿意。

等一下八王爺會來府上,到時候她就以這樣的面貌見見他,噁心他一把,讓他死了娶她的心思。

明月是真的擔心,小姐這樣出去唯恐不妥,總覺得這小姐近來幾日有些不對勁。

鄔府,大堂中,鄔老爺子早就在恭候八王爺駕到,也就不到半刻鐘的工夫,一名男子代為開路,而身後坐在輪椅中的男子,面容俊美,器宇不凡,渾身上下散發出不一樣氣息,推着輪椅的男子更是一臉冷漠冰霜。

陣陣涼風自半敞的窗子吹進大堂,隱隱約約從這男人身上散發出一股草藥的味道。

鄔顯於一臉狗腿子的樣子恭恭敬敬的行禮參拜,「老奴見過八王爺。」

龍君御一身白衣長袍,即便是坐在輪椅中,也無法小覷這男人。

他人雖然看上去有點病態,可絲毫不缺美感,簡直就是漫畫中的翩翩美男子。

龍君御沒有說一句話,倒是一旁的鄔顯於,馬屁的話說了一大堆,這期間鄔小閑才磨磨唧唧的趕來。

別怪她,都是明月非要在她臉上遮一塊面紗,這朦朧感什麼也看不清啊。

見姍姍來遲的鄔小閑,鄔顯於臉上浮上一層不悅,「閑兒,你怎麼這麼慢才來,還讓八王爺等你,成何體統。」

面紗後面的那張臉寫滿了不屑,撇撇嘴,滿心的抱怨。

還真是一條狗腿的鹹魚,一個八王爺就把你嚇成這樣,你能有啥出息?

也是,你到後面還挺慘的,就差家破人亡了!

姑奶奶就是故意磨磨唧唧的來的,不爽別找我和親啊。

讓她嫁給一個死瘸子?就算是假的老娘也不願意!

這暗暗腹誹的聲音飄落某人的耳中,讓男人的神情微微一變,眼眸落在不遠處的女子身上。

淺藍色的長裙,將女子的身形顯得格外的動人。

鄔小閑不緊不慢的說道:「是女兒不好,耽誤了八王爺的時間,讓爹爹丟人了。」

鄔顯於怒瞪眼前的女兒,「閑兒,你說什麼胡話,沒大沒小,還不過來見過八王爺。」

鄔小閑隔着面紗只覺得眼前一片朦朧,哪裡知道什麼八王爺啊。

不過,低頭還是可以看見鞋子的,她知道這鞋子的主人不是八王爺,但就是故意作了一個禮,「小閑參見八王爺,八王爺忽然來訪有失遠迎,您倒是提前知會一聲啊。」

所以啊,你也不能怪我,誰讓你沒事來的。

病秧子不在家好好的養病亂走,萬一半路嗝屁咋整,你那些妾室豈不是要守寡了?

這些碎碎念的心裏話全部被龍君御聽到,眉宇淡淡皺着,雖然隔着面紗,可他知道她一句話也沒說。

所以……他能聽見她的心聲?

而此刻,他需要剋制的是,他聞到了荷蓮血的味道。

「咳咳咳……」龍君御捂住胸口咳嗽了幾下。

「王爺,沒事吧。」一旁的黑白關切的話落下。

龍君御抬起手示意他沒事,他眼眸暗沉盯着那女子,他居然對她的血感到渴望!

這女子的血,是荷蓮血。

得到這個認知讓龍君御大感意外!

「閑兒,你真是胡鬧,這位才是八王爺。「鄔顯於不悅的聲音帶着威嚴。

鄔小閑心裏得意的笑,心想老娘就是故意的。

「八王爺莫見怪,小閑不曾見過八王爺,這才記得王爺雙腿殘疾,不能走路。」

眾人一聽這話都捏了一把冷汗。

世人都知道,龍君御最恨別人說他雙腿有疾。曾經有一個婢女只是私下議論,結果被杖責身亡。

這女人是多大的膽子,居然敢這麼非議龍君御的雙腿。

鄔顯於撲通跪在地上,「王爺恕罪,是小女不懂規矩,閑兒,還不跪下。」

跪你妹啊,她一個堂堂21世紀的新新人類需要跪一個虛擬人物?

鄔顯於看着不動的鄔小閑氣不打一處來,不由分說起身按着她下跪。

靠,居然還動手?

鄔小閑反手一個擒拿,直接將鄔顯於的手扳在身後,老胳膊老腿的鄔顯於哪裡受得住這些,痛的哇哇大叫。

「放肆放肆,你快給我鬆手,你這個不孝女,王爺還在此呢。」鄔顯於心想這下完了,八王爺肯定不會要自己的女兒了。

可是下一秒,鄔小閑的面紗落下,看見她「鬼魅」的一張臉,鄔顯於氣得差一點當場昏過去。

在場的幾位除了八王爺之外,看見這張難以形容的臉都倒抽一口涼氣。